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歡迎光臨恐怖屋-第一章4


         在聽到門板被拉上,而夏蘋與馬克的腳步聲也越漸遠去之後,祥仔才咂了下舌,將緊緊貼在電腦桌前的身子往後退了些。

「真是的,午休不睡覺,居然跑來茶水間談情說愛。」祥仔嘴裡嘮叨著,手裡的動作也不慢,移動著滑鼠,將他特意縮得很小的視窗再拉大。

如果夏蘋方才再走近一些,就會發現螢幕上其實開啟了兩個視窗,一個是購物車後台,一個則是線上遊戲。

祥仔有事沒事的時候總喜歡窩在這台電腦前,假裝自己在處理訂單,實則在掛網打怪練等級。

今天可是新副本開放的重要日子,差點就被那兩個菜鳥耽誤到了。到時候就去老大那邊投訴他們一下吧,不認真工作,老是膩在一起,看了就煩。

而且居然還問起了地下室的事……

想到地下室,祥仔的表情就無意識的沉了下來。

在公司要搬家而在尋找新地點的時候,祥仔也曾經陪老闆一起來看過這棟屋子,自然清楚它的一樓隔局。

雖然現在大家都不將會議室隔壁的木門當一回事,只以為是原本就在那邊的,但是只有幾個資深員工才知道──

這棟建築物一開始的時候是沒有通往地下室的那扇門。

突然出現的地下室,讓祥仔等人都心裡發毛,也曾經不只一次建議過老闆要不要換個新地方;但是便宜的租金顯然讓老闆難以割捨,最後一夥人還是從舊公司搬到了這裡。

地下室的門除了被反鎖之外,還特意放了一堆東西堵在門前,讓人不會過於意識到它的存在;再加上也沒發生過什麼怪事,久而久之,幾個知道內幕的人也就不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只是沒想到,今天又被小說部新人提起了。

一邊在心裡思索著該如何讓夏蘋與馬克的日子不要太好過,祥仔一邊挪動螢幕,讓它跟門口呈死角,以免有人一進來倒茶會瞄到他在做什麼。

正在喬位置的時候,祥仔突然感到脖子涼涼的,像是有水滴在上面一樣,他隨手往皮膚上一抹,果然摸到了濕濕的感覺。

「奇怪,怎麼會有水?」祥仔仰高頭,往上方看了過去,髒髒灰灰的天花板上有著幾灘明顯的暗褐色汙漬。

之前也不是沒有同事抱怨,那些汙漬讓人看了覺得不舒服,但是只要一想到公司搬家打掃全都要員工自己來,如果真的跟老闆提起,到時候說不定就得自己挽起袖子去清理天花板。

做了這些雜事也不會加薪,到後來大家也就視若無睹了。

不知道是不是祥仔的錯覺,那些暗褐色的範圍似乎變得更大了,而且顏色也變得越加深沉,就好像被水弄濕了一般。

「被水弄濕」這個想法讓祥仔忙不迭將剛剛摸向脖子皮膚的手指伸到鼻下,試探性的嗅了嗅,無法形容的異味從上頭傳出來,讓他噁心得一皺眉,反射性就往褲子擦去。

「靠靠靠!該不會漏水了吧?」祥仔連人帶椅往旁邊移了去,不讓自己待在汙漬底下;而就像在呼應他這個動作一般,又有好幾滴水從天花板上落下來,啪噠的砸在地板上。

雖然只是一滴兩滴的汙水,但是如果放著不管讓它繼續滴下去的話,到時候第一個遭殃的一定是放在茶水間裡的機器。祥仔可不希望這台可以讓他玩線上遊戲的電腦被弄壞。

「煩死了,都是阿卡那王八蛋,沒事搞什麼失蹤,害得一堆事落在我頭上。」

祥仔想起一年前突然下落不明的同事,一位叫阿卡的男編輯。當初公司還沒搬過來,這邊只是一棟空屋的時候,老闆有派阿卡去做最後一次場地勘查,但是那天過後,阿卡就像從人間蒸發一般,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

對於阿卡的失蹤,大部分的員工都是無感,畢竟阿卡在公司裡不太受歡迎。他說話總是唯唯諾諾的,但是暗中放冷箭的小手段卻層出不窮,不少人都吃過他的虧。老闆就更不用說了,直接認定阿卡根本沒去場勘,而是中途溜去別的地方,他的下落不明自然與公司無關。

雖然祥仔跟阿卡的年資差不多,不過兩人的交情也沒有多好,只是有阿卡在的時候,老闆使喚的第一個對象通常是他;而祥仔就只要裝裝樣子,表示自己有很多訂單在處理,就可以逃過一劫。

但是自阿卡失蹤後,打雜的人就換成了祥仔。比起去在意阿卡究竟到了什麼地方,現在是否安好,祥仔更在乎可不可以把手上的工作分攤出去。

煩躁的看了天花板一眼,祥仔耙耙頭髮,不是很情願的離開電腦桌,往辦公室裡走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