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者基地(PIXNET)
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8177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是魔法少女-第一章3


   新工作、新氣象……才怪!

進入審稿部門的第一天,夏品就驚恐的發現他居然是無所事事的渡過一個下午。他也不是沒有開口詢問過前輩們是否有哪些工作需要他幫忙,可是那幾人卻都只是露出或意味深長或不懷好意的笑,不然就是高深莫測的說「你的工作還沒開始」。

就連看起來像是工作狂的梅芯也對他的偷懶不聞不問。

雖然夏品生平最大的願望是當個薪水小偷,但這種暴風雨前的寧靜氛圍卻讓他毛骨悚然、心裡直打鼓,總覺得下一秒就會發生什麼大事一樣。

可是直到下班的鐘聲響起,世界沒有毀滅,地球沒有爆炸,辦公室裡仍舊平靜得不可思議。

梅柑關掉電腦,梅吠收拾稿子,吳椋已經打完卡了。梅芯似乎還在整理資料,並沒有離開的意思,不過鏡片後的那雙美眸卻在夏品從她桌旁經過時驟然抬起。

「午夜十二點,綠水公園見。」

聽起來沒什麼真實感的一句話只被夏品惦記了幾秒鐘,很快就讓他拋到腦後了。

回到家之後,吃飯、洗澡、看個愛情動作片,再將電腦裡的遊戲破個幾關,對於時鐘上的短針越發的往十二這個數字推進,夏品並不在意。

畢竟在這個夜深人靜、微風徐徐的夜晚,是個人都會選擇窩在房間裡,約定什麼的偶爾遺忘一、兩次是可以被原諒的吧。

更何況,新上司要求你半夜前往公園,怎麼聽都有種犯罪的味道在裡面。身為一位健康又有為的好青年,夏品決定待在家裡心安理得的繼續與被子好好纏綿一番,最好夢裡再來個御姐跟他玩一場妖精打架。

可是這點小小的心願卻在夢裡的御姐變身為貧乳美少女──這點也不是不能接受──撩起她的裙子,露出尺寸驚人的凶器之後就完全破滅了。

最、最、最可怕的是美少女還笑容可掬的告訴夏品,如果不準時赴約,那麼她不介意替夏品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操!」夏品根本是罵著髒話從床上跳起來。他還在室耶!前面都沒用過後面就要被開苞了,天理正義何在!

在看到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未接來電十五通──手機被調成了無聲──以及一封寫有「不赴約就裁員」的簡訊之後,夏品再也沒有比這個時候更加清醒了。

哆哆嗦嗦的穿好外出服,夏品一邊問候夢中美少女的祖宗十八代,一邊跳上小五十機車,發動引擎,可憐兮兮的在大半夜乘風而去。

在經歷了野狗狂追、野貓突襲,還因為太想睡了而差點掉到水溝裡、撞到電線桿,總之費盡千辛萬苦,夏品終於可喜可賀的順利抵達了目的地,綠水公園。

這座公園園如其名,綠意滿地、樹影婆娑,晃漾的湖水在月光映照下閃動著粼粼光影。

如果是平常時候,夏品一定不吝惜抱著欣賞的心情稱讚幾句,但是他現在心裡只有滿満的幹意。

因為放眼望去,整座公園空盪盪的,連個鬼影子都沒有。路過的野貓像是在嘲笑夏品一般,在發光的綠眼睛特意瞅了他幾秒,接著就甩了甩尾巴,輕飄飄的不帶一片雲彩離去。

催命般的電話沒有再打來,夏品瞪著手機,猶豫要不要回撥給梅芯。對方應該不會用無情無義的冷酷聲音說「這是菜鳥必須接受的考驗」吧?

就在夏品的手指剛要按下數字鍵之際,一道清冷又帶了點沙啞的女音忽然自後方傳來。

「遲到十分鐘,薪水扣一千元。」

「什麼?!」夏品大驚。他的薪水已經夠微薄了,再被扣一千元的話是要他舔花蜜兼喝風嗎?

他忙不迭轉過頭,想要替自己申訴一番,卻愕然的看到圍著湖水的欄杆上或坐或倚著四道人影。

其中一人他是認識的,長直髮、充滿知性與銳利感的金邊眼鏡、被墨綠色套裝包裹著的傲人身材讓人一見難忘。

先不論大半夜的為什麼他的新上司會維持著與白天同樣的狀扮,另外那三名髮色奇特的少女又是誰?

蓬鬆的白色長髮綁成兩束垂在身前,有著一雙灰色眸子的女孩正對著夏品露出溫柔笑意。

束著高馬尾的紅髮少女好似一點也不在意曝光的危機,蹺著二郎腿,如火焰灼燒的赤瞳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夏品,最末嫌棄的發出嘁的一聲。

有著一頭短翹藍髮的少女則是笑嘻嘻的朝夏品眨了一下眼,夏品覺得那抹笑容有點眼熟。

雖然性別、年齡不同,但是他居然想到了梅柑那個娃娃臉……嗯,他一定是睡眠不足才會開始胡思亂想的。

夏品很快就將腦海裡的想法抹煞掉,他看了看三名容姿出眾、服裝款式相似的少女,又看向一臉淡漠的梅芯,天平迅速且沒有任何猶豫的往著上司方向傾斜。

「芯姐,現在不是上班時間妳不能扣我薪水啊!」夏品嗷嗷慘叫。

「你不是答應過要替公司做牛做馬嗎?既然如此,你的每一分每一秒當然都是公司的。」梅芯雙手環胸,白皙的下巴抬起,有著睥睨人的高傲味道。

「欸?可是那不是……」在冰冷的注視下,夏品聰明的將「隨口虎爛」四個字吞了回去。

「咦咦?小夏你為什麼沒有問我們是誰?難道你一點都不在意、不好奇嗎?我還以為美少女是男人的浪漫耶。」藍髮少女嬌俏的嗓音忽地插入了對話,湛藍的眸子閃爍著古靈精怪的光芒。

「貧乳不是我的浪漫。」夏品飛快的瞄了一眼對方平坦的胸口,接著就轉回頭,繼續將心力放在爭取薪水上。最重要的一點,誰知道她是不是偽娘?

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已經快要成為現代趨勢了。

「芯姐~拜託啦,求求妳啦,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遲到的。」夏品擺出可憐兮兮的表情,以求博取同情。

「嗯……」梅芯沉吟,一會過後,她忽地朝夏品勾勾手指,「過來。」

夏品依言往前走了幾步,隨即梅芯忽地猝不及防的捏住他的下巴,左右擺看著他的臉。

「看在你是初犯,我就大發慈悲的原諒你吧。不過做為代價,你必須將我接下來所說的每一個字都重復一遍。」

「絕對沒問題!」夏品點頭如搗蒜。

「我,夏品,在此宣誓,我願意為了公司成為魔法少女,以狩獵作者為己任。」梅芯的每一字都帶著力道,敲落在夜色裡,振動著空氣。

這是什麼欺負人的最新手法嗎?夏品的臉孔扭曲了一下,但是面對著梅芯比劍尖還要鋒利的眼神,他不得不乾巴巴的開口。

「我,夏品,在此宣誓,我願意為了公司成為魔法少女,以狩獵作者為己任。」

當他依樣畫葫蘆的說完整句話之後,公園裡的氣氛驟然變了,湖面的水不再平靜,枝葉發出吵雜的沙沙聲響,氣流在湧動、匯聚。

然後,一抹耀眼的光芒無預警湧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