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者基地(PIXNET)
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8177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是魔法少女-楔子

   
   如果人生能重來,你會許什麼願望?

 

「神啊,求你讓我離職吧……」頂著一頭亂髮、眼下的陰影重得都要由青轉黑的男人絮絮叨叨。

這裡是大樓頂端,周邊圍了一圈半米高的矮牆當作防護,幾座水塔架設在角落位置;而方才在祈求著上蒼的男人就蹲在水塔所製造出來的碩大黑影底下,如同要將自己藏起來似的。

事實上,在這個夜深人靜的時候,這樣一名拿著公事包、襯衫皺巴巴的男人出現在這個地方,很容易讓人的腦內出現以下選項。

一、他為情所困,想要自殺。

二、也許他是來看夜景?

三、他要從頂樓潛下去偷女性的內褲。

但是男人既沒有男朋友也沒有女朋友,數女爭一男或是後宮天下之類的男性向福利從來沒在他身上發生過,如果真的會因為「情」這個字踏上絕路的話,大概是他的好人卡已經收集了上百張,讓他心如死灰、生無可戀。

至於在這個月黑風高、天空沒有半顆星星只有愛爾普蘭星偶爾閃過的夜晚,別說看夜景了,不要被風吹下樓去就不錯了。

而這棟大樓一至五樓是分租給各家公司,六到八樓則是充當員工宿舍,而且是男性專用的宿舍。就算拿刀抵在男人的脖子上,他也不想要從頂樓潛下去偷那些瀰漫著雄性賀爾蒙的內褲。

就在男人身邊低迷的氣氛濃稠得快要實體化的時候,一道清脆嬌柔的女性嗓音宛如喪鐘般的敲擊在男人的心臟上。

「討厭啦,夏品,你怎麼還蹲在這裡?老大說一分鐘內沒有開工的話就要扣你薪水喔。」

被喊作夏品的男人抬起頭,他看見一名少女倒勾在水塔的支架上,圓滾滾的藍色大眼睛正瞅著他猛瞧。

少女有著一頭深藍色的短髮,皮膚白嫩、鼻子挺翹,噘起嘴的模樣更是足以萌煞不少男性同胞。

但夏品的眼裡非但沒有出現任何的驚豔感,他的表情反而變得更加萎靡了,簡直像是人生慘淡再無希望的模樣。

他瞄了一眼那件微微合攏宛如花苞一般的超迷你短裙,對於少女採取這樣的倒掛姿勢與他說話卻沒有曝光危機一事已經放棄了探討。

因為那是魔法少女們的傳說神器──鐵壁裙。

一言以蔽之,就是不管做出什麼樣的動作,這件裙子都可以保護好少女們的可愛小褲褲──當然,也許有的人是穿著性感蕾絲內褲或是丁字褲。

夏品也曾經好奇過會不會有人是崇尚天體自然,仗著鐵壁裙護體的關係而不穿內褲,不過一想到對方的真實身份,想要探究的火花就啪滋一聲熄滅了,取而代之的是頭暈目眩反胃等不舒服感。

抹了一把臉,夏品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看到他有所動作之後,藍髮少女往上一翻,柔韌的腰肢一使力,瞬間就將她纖細的身形帶離了鐵製支架,轉而靈巧的站在水塔最上方。她食指與姆指圈起,搭在嘴邊,吹出一個響亮的哨音。

水泥製的矮牆上頓時翩翩落下一道、兩道、三道身影。

分別是紅髮如火焰燃燒的野蠻少女、白髮蓬鬆像棉花糖的溫柔女孩,以及身形高挑修長的綠髮男子。

女孩們的髮色各異,唯一相似的就是她們都穿著一身似制服又似戰鬥服的俏麗服裝,腳蹬短靴,色澤粉嫩的過膝襪洋溢著青春氣息。

看著一字排開宛如偶像團體的兩女一男組合,夏品的表情不自覺的扭曲了一下,剛從陰影處探出來的身體頓時就想縮了回去。

可是一隻手無預警的抓住他的衣領,以著普通人類絕對不會擁有的力氣,輕輕鬆鬆的就把夏品拎了起來,如同丟垃圾般的拋到了圍牆邊。

「臨陣退縮可是不行的啊,吾友。」藍髮少女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她拍拍手掌,幾個縱躍就來到了牆垛上。

「吾你媽啦!」夏品沒好氣的對著少女豎了一記中指,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只是頭才剛剛抬起,他就看到綠髮男子鋒利的視線正好落在他身上。

「嗨,老大……」夏品嚥了嚥口水,心虛的擠出一個討好的笑臉。

綠髮男子也跟著揚起了一抹很淺的弧度,就像冰雪遇到陽光融化般的讓人驚豔。

可是落在夏品的眼裡只讓他感到驚嚇,他心驚膽顫的揩著額上冷汗,心跳速度開始加快。

「遲到一分鐘,扣一百元。」男子的笑意瞬間收斂,冰渣似的一行字敲落在空氣中。

「不要啊老大!」夏品慘叫的跳起來,「我上有一堆A片要買,下有一堆抱枕要養,房貸還欠了兩百六十八萬九千四百二十七元!求求你放過我吧!」

在夏品的手就要成功抱住男子大腿的前一秒,一柄散發著冷光的劍刃無預警抵在他的喉嚨前。

「九五二七,加上剛剛的一百元,你總共欠了兩百六十八萬九千五百二十七元。」男子冷冰冰的說道,「時間就是金錢,身為你的上司,我有必要讓你切身體會到這句話的重要性。」

夏品淚流滿面,在心裡哀悼著債務增加的同時,還小心翼翼的將脖子前的長劍推開,劍刃只要再往前挪個零點幾公分,他就可以直接領好便當,下台一鞠躬了。

「少在那邊囉囉嗦嗦浪費時間了。」紅髮似火焰的少女不耐煩的瞪了夏品一眼,「再不快點開工,小心我先燒掉你家那堆猥褻物!」

夏品看了看少女手中倒提的三叉戟,再看看自己僅有一件皺巴巴襯衫保護的胸膛,想要回嘴的勇氣迅速萎縮了下來。也許他家裡的聖物還沒被燒掉,他這個做主人的就先被一刀兩斷。

「小夏不喜歡跟我們合作嗎?你就那麼討厭我們嗎?」白髮少女露出了傷心的表情,五根細白的手指揪著衣領,如同受了什麼委屈一般。

美少女的柔弱攻勢讓夏品心臟一跳、小鹿亂撞,差點就要棄械投降,但是下一秒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忙不迭搖搖頭,命令自己清醒過來。

眼前的美少女都是浮雲啊,千萬不可以被假相所矇騙。

就像看夠了鬧劇一般,綠髮男子對著夏品下達指令:「上來。」

「遵命,老大。」夏品臉色發苦的做了一個行禮的手勢,再手腳並用的爬上圍牆,只是他站在一排宛如偶像的美少女們身側,卻是怎麼看怎麼突兀。

就像是把一個猥瑣大叔丟進女高中生裡頭一樣的讓人想打電話報警。

看著夏品就定位,一身墨綠色軍裝的英氣男子勾起嘴角,長劍驟然往牆垛上一拄。

喀!

「開始狩獵作者吧。」

清脆的聲音彷彿是一個信號,打扮相似但髮色各異的少女們或是戰意高昂、或是笑容滿面,在綠髮男子的一聲令下,纖細的身形頓時如同疾射而出的光矢,朝著底下黑暗一躍而下。

只有夏品還在磨磨蹭蹭,腳尖往前挪了幾公分又退了回來,本想趁著所有人都不在的時候趁機溜走,沒想到一轉頭就看到綠髮男子似笑非笑的神色。

夏品心滿頭大汗,心中的警報器正在嗚嗚作響。

「雖然我不喜歡窩囊又猥瑣的男人,不過看在你費盡心思都想要與我獨處的分上,我會好好獎勵你的勇氣。」綠髮男子手中的劍柄一轉,劍尖側挑起夏品的下巴。

「不不不,老大你誤會了,我對你是抱持著比山高比海深的崇高敬意,絕對沒有任何暗戀你的不純潔心思。」冰冷的金屬貼在皮膚上,讓夏品的寒毛都一根根豎起來了,他心驚膽跳的抬高下巴,試圖不著痕跡的拉開與劍刃的距離。

「是嗎?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麼我不做點表示就未免太說不過去了。」綠髮男子微笑,細長的碧眼好似浮現春天般的溫柔。

下一瞬,他猝不及防的將長腿一抬,對著夏品的屁股就踢了下去。

「拿出你對我的崇高敬意,為公司奉獻出你的血與汗吧。」

「喔咿啊啊啊啊啊啊──」突然的失速下墜感讓夏品發出歇斯底里的尖叫,「這個世界有沒有天理!有沒有正義!老子明明是編輯為毛還要兼差魔法少女──!」

伴隨著夏品淒厲的慘號,淺黃色的光芒驟然從無名指上戴著的戒指湧現出來,化作一縷縷光絲,轉眼間就將夏品的身影全數包圍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