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35

         夏恬反射性按下通話鍵。

 

喀。本來不管怎麼轉都沒有動靜的把手驟然讓她轉到底,門板應聲而開,閃爍的日光燈光芒就像潮水般潑灑進來。

 

夏恬只感覺到有誰架住她的身子,強硬的將她扯了出去;在她回頭的那一秒,映入眼底的是阿卡不敢置信的扭曲表情,然後斑駁木門碰的一聲被關了起來,阻隔了濃厚的霉味,也擋住了一片深沉幽暗,阿卡歇斯底里的嘶吼變得越發模糊。

 

因為強烈的作用力的關係,夏恬被拖進了一個懷抱裡;與此同時,她看到有一隻手臂從後方伸出。手捻著什麼貼到了門板上。

 

那是一張黃色的符紙。在符紙貼合在門上的瞬間,她彷彿感受到整棟屋子搖晃了一下,發出憤怒的咆哮。

 

「茶茶,快去打前鋒!」

 

清脆的嬌喝聲砸落在耳邊,夏恬正想抬起頭的時候,身子驀地被人往旁邊一扔,讓她狼狽的摔跌在地,屁股撞得發痛。

 

一道頎長身形快速掠過眼前,夏恬不敢置信的張大嘴,劫後餘生的喜悅還來不及體會到,就讓驚嚇給取代。

 

夏恬還記得那個叫做茶茶的男孩子模樣,個子矮小,一頭褐髮,俊秀的臉龐上鑲著一雙古靈精怪的大眼睛,很是讓人印象深刻。

 

但是眼前依著少女指示而行動的茶茶,卻是一名成年男子。

 

「嘿,姐姐,還傻站著做什麼?快走啊!」莉莉出聲催促,眼見夏恬像是被嚇傻了一般,咋了下舌,乾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扯著往前跑。

 

夏恬踉蹌一兩步,隨即就回過神來,不敢多作停留,跟著莉莉的腳步一路穿過走廊。

 

頭頂上的日光燈在瘋狂閃爍,每一次光線亮起,牆壁上彷彿有無數人影在扭動搖晃,尖叫、咆哮此起彼落的響起,夏恬根本不知道那些是誰的聲音,只知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跑在最前方的是被稱作茶茶的男人,他與莉莉邊跑邊快速誦念著什麼,那些古怪的音節夏恬聽不懂,但是只知道隨著兩人的聲音越發高亢,那些蠕動著的黑影就像是被釘在牆上一般,只能發出更加淒厲的嘶吼。

 

走廊轉眼就到了盡頭,一踏進最前方的大辦公室,夏恬驚愕的發現玻璃拉門居然是敞開的,就連鐵捲門也高高的懸在上頭。屬於夜間的清新空氣不斷湧入,可以聽到車子呼嘯而過的聲音,以及街燈照進來的光線。

 

「走了!」莉莉拽著夏恬,一張黃色符紙順勢貼在牆壁上,又是一聲低低咆哮,撼動著屋子內部。

 

裡與外就像是兩個世界,那些駛過的車輛,沒有哪個駕駛發現這邊有什麼不對勁。

 

夏恬本來是要跟著一塊跑出去的,可是從茶水間那邊卻走出了一道搖搖晃晃的身影,那人的身形高大,周身卻被黑氣所繚繞,每走一步彷彿要耗盡極大的力氣。

 

「等下!」夏恬想也不想的掙脫了莉莉的手,拔腿就要往對方跑過去。還是男人眼明手快,一把扯住夏恬衣領,將她往後一扔。

 

夏恬再次感受到自己的屁股又與地板做了一次親密接觸,顧不得疼痛,她慌慌張張的撐起身子,但是桃紅髮色的少女與褐髮男人已經站在夏恬的前方,警戒審視的看著逐步往這裡接近的身影。

 

如果扣除掉那些黑氣與蒼白臉色,那是一個看起來俊朗高大的男人,只是斷續從眼角流出的黑色液體,卻讓那張英俊的臉孔變得古怪詭異。

 

「馬克?!」夏恬不敢置信的倒抽一口氣,一眼就認出的對方的身份,忙不迭又想要再往前衝,急著探看同事的狀況。

 

「這還真是……停下來,姐姐,妳不要給我添麻煩。」莉莉就像感到吃驚般的低喃,但是夏恬的舉動讓她不得不伸手扯住對方,同時對著男人下達指示,「茶茶你過去。」

 

「你們想對馬克做什麼?」夏恬不安的瞠大了眼,忍不住掙扎起來。

 

「當然是救他啊。」莉莉對著夏恬安撫的笑了笑,露出了兩顆小虎牙,「好了,妳安份一點,我們時間可是不多了。」

 

褐髮男人沒有去搭理夏恬跟莉莉的對話,他向前走了幾步,在馬克與他只隔著短短距離時,猝不及防的一拳擊向馬克腹部。

 

「噁……嘔!」突來的重擊讓馬克痛苦的呻吟一聲,突然彎身嘔出了一大灘黑色液體。

 

夏恬緊張的一顆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幾次都想甩掉莉莉的手,衝上前一探究竟。但是理智還是制止她這麼做。

 

她看著馬克狼狽的咳了又咳,直到再也嘔不出那些黑色液體之後,就被褐髮男人一把扯住衣領往外拖去。

 

「莉莉。」低沉的聲音呼喊著少女的名字。

 

桃紅髮色的少女將夏恬也推給了男人,居然是接下了墊後的位置。她從口袋裡掏出數張符紙,驟地咬破手指,豔紅的血珠子沁了出來,以血代每筆,每畫完一張符就將其斜射出去。

 

房子搖搖晃晃的震動起來,掛在牆上的白板、時鐘都砸落在地,一本本小說也從書櫃裡傾倒而出;在閃閃爍爍的日光燈照映下,整個辦公室看起來正飽受地震的侵襲。

 

可是被男人丟摔在柏油路上的夏恬卻絲毫感覺不到任何震動,就連周邊的民宅也沒有一個人驚慌失措的跑出來,彷彿地震只發生在公司裡一樣。

 

莉莉的背影沒有先前那麼挺直了,彷彿有東西重重壓在她的肩頭上。夏恬聽到那些古怪的音節越念越快、越拔越高,厚重的玻璃門開了又合、合了又開,門框彼此撞擊的聲音砰砰砰的響起,吵雜又刺耳。

 

屋子裡不斷傳出乒乒乓乓的重響,又有什麼掉落在地,甚至隱隱約約可以聽到那些淒厲尖銳的咆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