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城隍-鬼月特輯.鬼門開(5) END


 

梁炫收回視線,沒有再關注那些惡鬼們會有何下場,那是不言而喻的事。

 

「妳好,梁炫將軍。」文判極力維持著鎮靜,衷心希望能拖一秒就是一秒。

 

「妳好,文判。抱歉搶了你們的工作,但是我家大人前往閻王殿開會,又不讓我等陪同,無救他們幾個悶壞了,所以才……」梁炫的目光不經意地往貨櫃屋的方向一掃,隨後她的話頓住了。

 

文判等了一會,卻沒等到下文。她不由得訝異,然而當她一抬起眼,就發現事情有異。

 

那名黑衣女子竟是睜大了眼,臉上血色褪去,彷彿目睹足以令她顫慄之景。

 

文判的心裡一沉,急忙一回頭,原本想說的「該死的」,卻在下一瞬間變成了「這真是殺千刀的……」。

 

貨櫃屋前,最後一名噬魄以著人形姿態舉著兩把槍,槍口分毫不差地對著兩人後腦。在他的脅迫下,小艾和老趙不得不背向他,雙手交叉置於腦後。

 

「文判,這是怎麼回事?這句話,稍後我等定會問出。」梁炫慢慢的說,語氣聽起來平靜,但嗅得出暴風雨欲來前的危險。她舉起手,做了個攔阻的手勢。

 

倘若沒有這個手勢,恐怕那將三惡鬼支解完畢,落足於梁炫身旁的五人,就會殺氣暴溢地疾衝出去。

 

「通……通通不准動!」阿峰掩飾著聲音的顫抖,粗暴地大聲吼道:「誰亂動,我就轟了他們的腦袋!」

 

在親眼看見自己的兄弟只不過是一轉眼的工夫,就成了身首異處,阿峰不可能不明白,單憑自己一人之力,是絕對打不過那些人的事實。

 

可是,他也不笨,他知道要將關鍵人物做為人質。先不論老趙那老頭,那個叫小艾的女孩子,鐵定有著不一樣的身分──他聽得很清楚,那個套裝打扮的女人,是叫她「大人」。

 

把重要的人抓住,就不用擔心自己逃不了!

 

「放趙爺爺走,吾……我可以當你的人質。」就算被冰冷的槍口抵在後腦,小艾還是鎮靜如昔,「你抓他無用。」

 

「閉嘴!誰叫妳說話的!」阿峰就像是受不起丁點的刺激,猛然暴怒地用槍托打上了小艾的頭。後者在無防備之下,登時一個重心不穩,往前跌跪。

 

同一時間,老趙甚至感覺到前方的殺氣宛如實體,強烈得足以使人窒息。但是他沒多想原因,他只知道自己不能錯放過這個機會,他一定要保護小艾。

 

趁著阿峰分神的這一瞬間,老趙轉身撲向了阿峰,奪走了其中的一把槍。可是就在他要搶得第二把槍的時候,面前那年輕人的身影竟然無預警地拔高茁壯,轉眼又成了巨大的漆黑惡鬼。

 

「我要先捏死你這個老頭子!」阿峰咆哮。

 

老趙看見黑影罩下,他心想,自己定是逃不過這一劫。可他總算是幫了小艾,那名年紀和他孫女相仿的女孩子……啊啊,可惜沒辦法再回去探望小希一面……

 

「趙若希安然無事,已脫離險境,自車禍造成的昏迷中甦醒。」

 

有誰這麼淡淡的說。

 

什麼?老趙呆住,不由自主地張開眼──他本來不想目睹自己被捏碎的場景──卻萬萬沒想到,居然會看見一幅超乎想像的畫面。

 

阿峰的大掌停在半空,沒有壓下。而在他的正前方,小艾就站在那。

 

黑髮黑眸的清麗少女舉高一隻手,那模樣簡直就像是憑靠著那隻纖弱的手臂,便阻止了阿峰的拍擊。

 

老趙吞吞口水,阿峰驚駭的神色明白地告訴他,這並不是他的錯覺。

 

「若希……小艾,妳認識我們家小希?難、難道說,妳是小希的朋友?」老趙結結巴巴地脫口道。

 

小艾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她只是仰高頭,黑眸內納入阿峰猙獰的臉。

 

「噬魄,爾等欺瞞初入地府之魂,扭曲事實,只為將其吞吃為食。」那道平靜猶帶青稚的嗓音,卻有種不容撼動的威嚴,「多少無辜新魂因爾等而消逝,此罪重極,斷然無從原諒。」

 

老趙張大了眼,震驚地看著小艾的指尖散發出光芒,銀光迅速擴大,一下就包圍住她的身形。

 

待光芒消隱,站在那的已不再是打扮樸素的黑髮少女,而是外貌年齡更為稚幼的黑髮小女孩。

 

紅黑衣飾包裹住那具嬌小的身軀,袍袖長及地,腳踩紅色繡花鞋;原先披散的髮絲如今是梳綁成兩個垂髻,莊重頭冠覆於之上;一身威凜氣勢,宛如截然不同的兩人。

 

「妳是……您是……」阿峰的臉因懼意扭曲了,聲音拔尖彷彿悲鳴。

 

「梁炫、長照、羅剎、阿防、必安、無救,聽吾之令,將噬魄──處以極刑!」黑髮小女孩毫不猶豫地一揮袍袖。

 

「『屬下遵命!』」

 

說時遲那時快,六條黑白身影快如鬼魅衝出。他們的掌生黑氣,黑氣瞬化為鎖鍊,迅雷不及掩耳地全竄射向最後一名噬魄。

 

「請饒命、請饒命……將軍大人……城隍大人──」

 

那是阿峰留下的最後一句嘶吼。

 

 

 

老趙覺得自己頭很暈,像做了一場不可思議的夢。接著他才發現到,那陣暈眩不是錯覺,是因為眼前的黑髮小女孩將手置放他額上,讓他的眼皮莫名的也越來越重。

 

「小艾……」老趙含糊的吐出這個名字。

 

「若希姐姐都喊吾『艾草』,然,吾也喜歡『小艾』這名字。」艾草露出了小小的笑容,就和她從老趙那收到糖果時是一模一樣,「趙爺爺,七月一日已到,該是爾等返回人間,探望親人之刻。這次,由吾來替爾等引路。凡是無大罪、無大過者,皆能過鬼門,回人世。噬魄的說法皆是謊言,勿再多信。」

 

老趙感覺到意識更模糊了,他瞥見從貨櫃屋飄出眾多的白色光點,他沒注意到自己的身體也在化成光點。

 

「吾將保爾等歸途平安、順遂。」艾草說,在她面前的老者已然消失,成了大量光點中的一份子。

 

「大人,剩餘的部分就交由我處理即可。」閻王的心腹,同時也是重要左右手的文判走近說道:「看樣子,羅言大人已發現計畫生變,緊急派第二批人過來支援了。」

 

「此非閻王之錯,是吾自願當誘餌,以解決新魂無故失蹤之事。」艾草嚴肅的說。

 

文判明白,這話自然也是說給她的六將軍聽,以防他們找閻王殿的麻煩。

 

但是文判清楚,六大將軍表面聽從,暗地裡絕不可能任憑此事被一筆帶過。

 

「文判,再麻煩妳向羅言說一聲,日後我將找他促進姐弟之情。」梁炫溫和的一笑,只不過眼中一閃而逝的冷酷,文判當然不會錯認。

 

文判推推眼鏡,頷首表示明白。同時心裡知道,他們閻王殿的八重防護門又要不保了。

 

「其他事之後再說。羅剎、阿防,還不替大人備轎?大人說了,要幫這群新魂引路過鬼門。」梁炫驀地再一聲令下。

 

「『收到!』」羅剎、阿防咧開興奮笑容。兩人臂上黑鍊驟成黑氣,再飛快凝聚出新的形體,赫然是一座可供一人坐上的精巧小轎。

 

轎上的座椅鋪著軟墊,椅背、把手皆是黑金色澤裝飾,轎下黑霧湧動,竟似層層雲浪。

 

真實身分是城隍府執掌者的小女孩坐上轎。

 

面貌如出一轍的兩名高大青年屈膝蹲踞轎桿左右,腰間短叉抽出,瞬變為各一面巨大令牌,黑底金字,一為「肅靜」,一為「迴避」。

 

頭戴高帽的秀美女子手持白羽毛扇,和展開黑紗摺扇的野性女孩負責前頭開路。

 

而在最外,則是英氣煥發的黑衣女子與斯文俊秀的白服少年各立一側。前者手抵腰間刀柄上,後者手持一盞紅燈籠。

 

不論是羅剎、阿防、謝必安、范無救或是長照,他們的眼中都帶著熱切的欣喜,就連將軍之首的梁炫也是掩不住笑意。

 

回頭望了一眼轎上的嬌小身影,梁炫收到指示,毫不猶豫地抽出腰間刀柄,朝前方一揮指。

 

「就由我等日夜遊巡、范、謝、牛、馬,替大人開道!動身!」

 

瞬間,無數幽紅燈籠憑空冉冉升起。

 

文判微彎下身子,一手置於胸前。

 

荒野上的螢白光點剎那間向上飛升。

 

七月一日,鬼門開,城隍現,六將開路,眾魂返世。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