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城隍-鬼月特輯.鬼門開(3)



阿峰的話聲剛落下,他的身體就迅速的漲大,瞬間把他的衣物、皮膚都撐破。只不過是眨眼的工夫,站在那的已經不是一名金髮年輕人。

 

是一名頭生獨角,皮膚黝黑,身形起碼有兩人高的猙獰惡鬼!

 

「妖……」

 

「妖怪啊!」

 

恐懼的尖叫剎那間劃破了黑暗,一群因為受騙上當才會身處此地的人們扭曲了臉,驚恐地就想往各方逃竄。

 

「妖怪?哈哈哈哈哈!我們是鬼,最喜歡剛死不久的新鮮靈魂的鬼!我們是『噬魄』,快讓我們享用美味的大餐吧!」阿峰大笑,粗重的笑聲就算說是接近咆哮也不為過。

 

老趙沒有漏聽那句話,他反射性煞住想奔往樹林的腳步。

 

我們……阿峰用的是「我們」!

 

「別跑進樹林,當心有其他的埋伏!」老趙刷白了臉,急忙扯著嗓子喊。

 

就像在呼應他的那一句話,最先有人逃竄進去的樹林方向猛地傳來一聲慘叫。

 

頓時再也沒人敢隨意動彈,一律都是僵著身子。

 

砰!咚!地面像在震動,沉重如雷的腳步聲自樹林內傳出。

 

一、二、三、四……又有四抹同樣漆黑高壯的身影出現,他們的相貌甚至比阿峰更恐怖,頭生三角。其中一名惡鬼的手上還抓著一人,竟然是那名穿著套裝的年輕OL。

 

所有人都被包圍了,被五隻惡鬼包圍在這片孤立無援的荒野上。

 

「原來如此,利用力量天生弱小的噬魄進行拐騙,城中卒差才難以察覺。」有誰平淡輕聲的說。

 

「小艾?」老趙聽見了,他詫異地回過頭,然後更加詫異地見到自己抓著手的那名黑髮少女,居然是一絲懼色也沒有,如同此刻所見之物,一點也構不上可怖的邊緣。

 

但是……那明明就是模樣嚇人的惡鬼啊!

 

就算是老趙自己,也被阿峰的那一聲咆哮嚇得僵住身體。

 

「趙爺爺,你和其他人先躲至貨櫃屋去。在吾……在我說能出來之前,爾等……你們都別出來。」小艾抽出自己被握著的手,接下來的舉動竟是越過老趙上前。

 

「什……等一下!小艾,小艾!」老趙一頭霧水,不禁懷疑小艾是不是太害怕了,才整個人陷入反常。

 

可是還未等到他緊張地想再抓住小艾的手,那名黑髮少女已經先無預警地揚聲一喝。

 

「所有人,進入貨櫃屋,立刻!」

 

那一聲高喊清亮又蘊含著某種威嚴

 

老趙是軍人出身的,他不敢相信自己都差點要做出立正稍息的服從舉動了。

 

而其他人更是不用說,他們怔愣一瞬,隨後馬上慌亂地衝回貨櫃屋。一來是小艾的聲音像是令人難以反抗;二來是他們也發現到,現場唯一的藏身所,的確就只剩那個貨櫃屋了。

 

「喂喂喂,阿峰,你拐來的這個小姑娘靈魂是怎麼回事?摔壞腦子了嗎?」手中還抓著年輕女子的惡鬼重重地咋下舌。

 

「我也不曉得啊,大哥,她嚇到腦子都不正常了吧?」阿峰撓撓頭說,「畢竟是剛死不久的新魂嘛。」

 

「管她是不是傻了,她這樣就破壞我們狩獵的樂趣了。」另一名惡鬼不滿的說道,嘴中噴出硫磺般的惡臭氣體,「我想看獵物一邊尖叫一邊逃竄的景色,那才叫作有趣。」

 

「一群狗娘養的死變態!」

 

老趙注意到荒野上忽然一片死寂,全部惡鬼的目光都盯著自己,這才察覺到自己無意中將內心話脫口說出來了。

 

被那麼猙獰嚇人的巨大生物緊緊盯住,老趙不免冷汗直流。說不害怕是騙人的,可他還是奮力筆挺著背脊,拉高音量大聲斥喝。

 

「老頭子我有說錯嗎?你們根本是心理不正常!還抓著女孩子當人質,是不是男人啊,你們這群混帳傢伙!」

 

「啊啊?」面對老趙那一番劈頭蓋臉的怒喝,抓著年輕女子的惡鬼歪了頭顱,咧開嘲弄的笑,「人質?你說錯了吧,菜鳥魂魄,這可叫食物、食物。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去把那個貨櫃屋裡躲著的人都倒出來,然後那個愚蠢的老頭和那個摔壞腦子的小姑娘留給我。我要獨自享受,咬斷他們的骨頭,咀嚼他們的魂魄!」

 

惡鬼首領放聲咆哮,抓著年輕女子的手臂往空中大力揮舞。

 

如同受到鼓舞,其餘的四名惡鬼也興奮喊叫,立即從各方衝向了孤零零的貨櫃屋。

 

與此同時,惡鬼首領的雙眼放出殘暴的光芒,改將年輕女子用兩隻粗大的手指拎住,高高舉起,張開了血盆大口。

 

「至於妳,就是我今天值得紀念的第一頓食物。三個月沒吃到新鮮魂魄了,我會好好品嘗妳的!」

 

在震耳的嘯聲以及刺鼻的硫磺惡氣中,另一道冷靜、鋒利,簡直令人想到剃刀的嗓音驀地響了起來。

 

「請恕我拒絕,而且我忍耐你那骯髒的手指以及嘴巴已經夠久了,那可真是令人反胃。」

 

咦?惡鬼首領一愣,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因為說出那陣苛刻又冷酷話語的人,居然就是被他拎在指間的女子。

 

女子年輕白淨的臉上,已經不見先前那番驚慌失措,相反的,她的眼神也正如剃刀一樣,讓人不由得心生寒意。

 

不,這怎麼可能……他可是堂堂的噬魄!哪可能會因小小的人類靈魂就感到害怕……惡鬼首領想否認這個念頭,但是下一秒,他拎抓住的女子竟是身形崩散成無數張鋒利白紙。

 

白紙有大有小,像道旋風地颳過,眨眼就來到地面上,再度聚出人形。

 

女子還是一副套裝的打扮,只是頭髮挽了起來,臉上多出一副眼鏡,衣前佩有一個小小的名牌,好似在閃著光。

 

女子輕推鏡架,矗立在她身旁的巨大漆黑身體登時就像失去平衡的積木塔,嘩啦地垮了下來,數大塊的身軀散落一地。

 

而這一切,只不過是瞬間發生的事。

 

其他四名惡鬼甚至都還沒來得及靠近貨櫃屋。

 

老趙目瞪口呆,以為自己生了幻覺,否則那名之前還歇斯底里的年輕女子,怎麼轉眼就像換了個人?而且一出手,就輕易地將那麼高大的敵人打倒了……

 

目瞪口呆的還有阿峰等四名惡鬼,他們不敢置信自己看到什麼,也難以相信,因為這不可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