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者基地(PIXNET)
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8177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t城隍-鬼月特輯.鬼門開(2)



如果世間哪裡有賣後悔藥,老趙一定會樂意花大把錢購買。只可惜就算是地府,也不會擁有這種東西。

 

「唉唉……」老趙現在是後悔得連想死的心情都有了,不對,他早就已經死了。

 

用力地抓抓所剩不多的白頭髮,老趙無比抑鬱地唉聲嘆氣,一張老臉都皺了起來。不敢相信自己當初怎麼就糊里糊塗的聽信阿峰的話,傻傻地跟了他走,才會落得如今的下場。

 

老趙此刻待的地方,是一個像是監牢的房間,裡頭空無一物,連扇小窗也沒有,完全隔絕了外界的連繫。

 

說明白一點,就是被關在這裡出不去了。

 

那時候,老趙答應參與偷渡的計畫,隨著阿峰離開咖啡店,在一陣左彎右繞後,阿峰忽然不見蹤影,緊接著他就被人從後偷襲,失了意識。等醒來後,就發現自己被關在這個房間。

 

現在想想,他和阿峰的交情也不是非常深,他也沒給過阿峰半點好處,對方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幫他做這麼危險的事。

 

「唉……」想到這裡,老趙又嘆氣。接著他環視四周,目前他唯一能苦中作樂的,就是安慰自己並不寂寞。

 

除了他以外,這個活像監牢的房間裡還待著不少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有的人試過大聲咆哮抗議,或是大力地撞擊門扇,但在一切都是徒勞無功後,也紛紛的放棄希望;有人像老趙一樣唉聲嘆氣,有人陷入恐慌的哭泣。

 

老趙真希望那名穿著套裝的年輕OL可以別再哭了,連他都想哭起來。

 

事實上,老趙問過不少人了,這才知道原來他們也都是剛到地府不久的鬼,對許多事還一知半解,都是聽信阿峰的話才上當,天真的以為對方真的會幫助他們偷渡回到人間。

 

這麼好的事,怎麼可能會發生呢?

 

老趙不免要感到慚愧,在活著的時候都沒有被詐騙成功過,死了後倒是狠狠地被騙了一回。

 

就不知道阿峰做這些事的目的為何?總會不是鬼口販賣吧?像他這麼老的鬼,估計也不會有誰要了。

 

唉唉,也不曉得是將他們關在這幾天了……

 

「趙爺爺,還好嗎?」

 

就在老趙要陷入不知道第幾回的自怨自艾的時候,一道沉靜的少女嗓音響了起來。

 

老趙回頭,看見的是他在這認識的年輕女孩子。穿著簡單樸素的T恤,一頭過腰長髮不染也不燙,黑亮光滑得驚人;潔白的臉蛋清麗又帶著一絲稚氣,眼眸黑得像水潭。

 

和其他人的反應比較起來,這名女孩一直平穩得不可思議,沒有顯露出被綁架的慌亂。

 

老趙甚至要湧出對方比他這老頭子還成熟的錯覺。

 

女孩的名字是「小艾」,或許是她的年紀和自己孫女差不多,所以老趙忍不住也將她當成孫女看待。

 

「沒事的,就只是擔心……擔心阿峰那混蛋到底是想做什麼?」老趙還是嘆氣了,「小艾,妳年輕又漂亮,萬一他想對妳怎樣……呸呸呸!我在說什麼?才不會發生這種事,就算拚著這把老骨頭,趙爺爺也一定會保護妳的!」

 

老趙奮力提起精神,對小艾露出豪氣的笑容,隨後往口袋裡掏掏,張開掌心,上頭是幾顆糖果。

 

「來,小艾,這給妳吃。哈哈,大概是以前常買糖給小希,就算是死了還是一時改不了這習慣……小希是我的小孫女,妳們要是認識的話,一定能成為好朋友的。」

 

「謝謝你,趙爺爺。」接過糖果的小艾露出小小的微笑,這使得那張看似缺乏表情的白瓷臉蛋,添了一抹符合她年紀的孩子氣。

 

老趙忍不住想摸摸小艾的頭,沒想到就在這時候,房間的門忽地被打開了。

 

並沒有任何人走進來。

 

這奇異的狀況讓所有被關著的人都愣住了,連那名哭泣的年輕OL也不哭了。他們屏著氣等待,當發現真的一個人也沒有後,顧不得多加思索,立即爭先恐後的往外衝了出去。

 

「小艾,我們也快走吧!」老趙心裡覺得有一絲不對勁,可是也不想放過這機會,連忙拉著小艾的手,跟在其他人的身後,一併離開了這宛如監牢的房間。

 

然而一跑出大門,老趙頓時愣住了。

 

不僅僅是他,包括那些比他快跑出來的人們也一樣。

 

所有人都以為他們是被關在哪棟建築物裡,還可能是地下室。可是一出大門,才赫然發覺自己竟身處在一片荒野上,四周是樹林環繞。

 

昏暗的天空更使得此處增添了陰森詭異的氣息。

 

而在他們的身後,也就是他們原本被關的房間,竟是一間貨櫃屋!

 

「這……這是哪裡?」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有人驚慌地大叫道,有人面露不安地環視周圍。

 

老趙不敢隨意放開小艾的手,眼下的情況實在太奇怪了。他緊張地東張西望,總覺得那些密林裡會跑出什麼嚇人的東西。

 

突然間,一抹人影真的從樹林中走了出來,登時讓本來急著想先逃離這裡的一些人也停下了腳步。

 

那人外表年輕,染著一頭金髮,穿著打扮流行,正是──

 

「阿峰!」老趙暴喝了出來,滿臉的怒氣沖沖,「你這混小子……你在搞什麼鬼!」

 

「說我在搞什麼鬼就太過分了吧?」阿峰攤攤雙手,聳了下肩膀,一派不以為然的態度,「想要偷渡才跟著我過來的,不就是你們嗎?難道我有拿著槍逼你們?」

 

「但是,是你說我們根本回不了人間的啊!」一名長髮女子尖銳地喊,正是那位在貨櫃屋不停哭泣的年輕OL,「是你說七月一日鬼門開根本就輪不到我們回去,而且我們根本不知道會被關起來!」

 

「沒錯、沒錯!」

 

「如果不是你這麼說……」

 

「我們只是想回去看望家人,並不是真的想犯法!」

 

頓時間,受騙的人們氣憤的拉高聲音,你一言、我一語的嚷道。

 

「這真奇怪,是你們自己要上當的,那別人叫你們去死也去死嗎?」阿峰露出嘲諷的表情,嘴巴彎成一個惡意的弧度,「我忘了,你們已經死了。不過呢,我可以讓你們徹徹底底再死一次,連投胎的機會也沒有。」

 

這話是什麼意思?不祥的預感衝上老趙的心頭,腦海中有個聲音叫他快逃。

 

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