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西方角色人氣投票獎品文-白蛇


 

 

 

對於城隍府來說,今日是個和以往沒有太大差別的一日。

 

眾將軍們各自執行肩負的職責。

 

夜遊巡將軍前往閻王殿處理事宜;范、謝兩將軍上校場訓練兵足;牛、馬將軍則是率領其餘鬼差,在酆都城進行慣例的巡視。

 

唯獨日遊巡將軍,是留在城隍府裡專司文書類的工作。

 

噢,前陣子和城隍大人以及將軍們一塊回來的黑色巨犬,則是一早就化成了人形,被諸位將軍請(趕)去學習博大精深的中文。

 

畢竟這裡可是東方地府,要是沒有一個共通語言,基本上兩方實在很難順利達成溝通。

 

 

 

城隍府內

 

長照的眉頭在看見這一天送來的公物破壞請款單時,瞬間皺得緊緊,握著筆桿的手指微收,隱隱可見手背上有青筋浮現。

 

「又是羅剎和阿防,還有范無救……」外貌看似眉清目秀的少年咬牙低語,深吸一口氣,努力使自己不要因為上頭的數字而胃痛。

 

他最近的胃疾毛病好不容易因為能夠天天陪伴在他們家大人身邊而有所好轉,怎麼能又因為這點該死的小事再度發作?

 

一手無意識的按著胃部,長照在心裡默想著這座宅邸主人的名字。

 

他們的大人,他們的小姐,誰也無法比擬的珍貴存在──艾草。

 

當那張稚氣又帶著威凜的小臉一浮出腦海,長照頓時覺得胃部的收縮疼痛似乎也跟著減緩了。

 

他正想露出一抹笑容,卻沒想到書房外突然傳來了通報。

 

「報!有城隍大人的信函來自西方!」

 

長照差點將手中的筆桿捏成兩截。該死的西方!那群對大人有企圖心的害蟲又寄了什麼東西過來?

 

讓府裡的僕役將信件,或者說小包裹送上,長照捏捏眉心。就算他和梁炫等人都不想讓自家大人在這段時間和賽米絲學園的人有聯繫,但是他們終究無法做出將信件毀屍滅跡的手段。

 

因為這樣做,那名小女孩知道了會難過。

 

長照明白,他們的大人是將那些人視做了朋友──即使那些人所抱持的才不是什麼單純的友情!

 

告訴自己要冷靜,長照暫且擱下公文,帶著來自西方的包裹前往了艾草的寢室。

 

 

 

由於當時在賽米絲學園和雷文哈特對戰,在那一役,艾草強行過度使用力量,使得身體呈現崩潰,因此不得不先中止學業,回到東方地府好好休養身子。

 

如今經過好一段時間,她的身體已無大礙,只是仍虛弱了些,也造成府裡的六大將軍們個個恨不得都黏著她不放,就怕一不小心又出了什麼差錯。

 

艾草外表看起來雖然是溫馴的性子,但是一固執起來也是無人能勸阻的。她拿出身為城隍的威壓,嚴肅命令六將軍們不得疏忽自身的職責。

 

「吾已經是大人了,知道該怎麼做。」

 

又恢復為黑髮小女孩外貌的城隍府主人,當時是如此認真的說。

 

她筆挺著背,黝黑的眼睛眨也不眨地凝望著等同於自己家人的部下們。

 

「吾,也不願見到爾等將心力都放在吾身上。梁炫、長照、七娘、八娘、羅剎、阿防,吾也會擔心你們。」

 

就是這番話讓梁炫等人心都軟了,只覺一股暖流湧進四肢百骸,於是他們終於退讓一步,不再成天繞著艾草打轉。

 

長照到艾草寢室的時候,並沒有看見人,他也不感意外,立刻再轉往書房。

 

如果不在自己房間的話,艾草會待的地點最有可能就是書房。

 

果然,就在那處藏書豐富的庫房裡,長照發現了窩坐在一角的小小身影。

 

那具嬌小的身軀被紅黑服飾所包裹,細白的手指從長長的袍袖裡露出來,捧著一本書。白皙的小臉淡然,但那雙墨色的眸子裡卻寫滿著專注的情緒。

 

從窗外透進來的光芒剛好灑落在那個角落,不刺眼的淡黃光線溫馴地沿著衣襬攀繞而上,來到艾草的指尖和臉龐,形成一幅寧靜又美好的畫面。

 

如果可以的話,長照真不想打擾這畫面,可是手中拿的包裹還是得要交付至艾草手中。

 

最後,長照用飛快的速度掏出手機,先無聲的將這畫面拍下,再輕咳了一聲。

 

「打擾了,大人。」

 

「長照,有事?」艾草抬頭,原本坐著的身子也跟著挺直,隨後她的目光就落在那個小小的包裹上,「吾的?」

 

「是。」長照有禮地低下頭,「是來自賽米絲學園的包裹,我猜可能是莉莉絲大人他們寄送的。」

 

比起要喊出其他男性(唸作害蟲)的名字,長照覺得他真的寧願以地獄君主之女的姓名,來當做句子裡的主語。

 

起碼那位是女孩子,還是他們家大人在西方最親密的朋友。

 

頓時就見艾草素來沉穩的眼眸亮起了光芒,但是她還是先小心翼翼地將書擱回一旁的矮桌上,再三兩步地走近長照

 

「長照,陪吾一起拆。」艾草接過了包裹,仰起小臉,那眸子就像一潭汪汪的深水,輕易就能引得人跌進裡中。

 

長照絕對沒有第二個意見。

 

包裹被艾草輕巧地拆開來,從裡中展現出的除了多封書信之外,還有一些零散的小東西。

 

艾草的唇角微微地彎起,洩漏出心中的欣喜。

 

黑羽毛是莉莉絲的禮物;白羽毛是拉格斐的;珠夏送了隻小黑貓布偶;最後則是……

 

「繃帶……?」饒是艾草也忍不住眨眨眼,小臉困惑。

 

雪白的繃帶,很容易就讓人聯想到這是來自於誰手中。

 

一看到那截白色繃帶,長照當下就想到那名在西方被他們共同列為頭號敵人的伊甸之蛇後裔──白蛇。

 

長照第一個念頭就是想方設法的先燒了那繃帶再說。

 

如今梁炫等人皆不在府裡,驅逐害蟲相關一切的重責大任就落在他的身上。

 

「大人。」想到就行動,向來是長照遵行的不二法則。

 

只是,或許是他的眼神裡流露出些許意圖,馬上使得艾草慎重地將所有來自西方的禮物抱在懷裡。

 

「禮物是心意,吾也要好好表達自己的心意才好。」艾草的神情嚴肅,「長照,吾這就回房寫信向莉莉絲他們致謝。」

 

「……屬下明白。」知道自己失去先機的長照心裡扼腕,但仍是恭謹地一手握拳,置於胸前,低頭行禮。

 

艾草抱著禮物,跨出書房門口的腳步不知因何頓了一下,小巧的繡花鞋又轉向。

 

「不是『大人』,是『艾草』。」墨黑的眸子認真地瞅著人,腮幫子像是微微地鼓起,那模樣罕見地透出幾分不若平時威凜的稚氣,「長照和梁炫他們皆不願改口,固執鬼。」

 

日遊巡將軍覺得自己受到強力的會心一擊,心臟怦怦跳,就算現在要他跑地府三十圈也沒問題。

 

 

 

對於朋友贈送的禮物,艾草向來是仔細地收藏好,還會替每個人分門別類,讓物品都有個適當的位置。

 

只不過就在她準備將繃帶也收進屬於白蛇的那個小抽屜裡,一抹墨色竟無預警地浮現在繃帶上,形成一行中文字。

 

艾草淡然的眸子不禁微睜。

 

繃帶上出現的文字是:前往人界一個無人之處,現在,帶著此物。

 

「這是……」艾草訝然。她認得一眾好友的字跡,而此刻所見的,正是白蛇的字。

 

白蛇會寫中文了?這念頭在艾草的腦海裡一閃而逝,隨即就換跳出其他的疑問。

 

白蛇為什麼要她到人界?還要找一個無人的地方?艾草的心中滿是困惑,可是她也知道,那名白髮少年不會毫無來由的就留下這類訊息。

 

將繃帶收於懷中,艾草靜心凝神,指尖滲出點點銀光,接著手指往前方一抹。

 

一個偌大的黑洞登時平空自空氣裡撕開,邊緣是銀白色的光芒遊走竄動,像是一道道小規模的閃電。

 

在心中默默地對長照說了句抱歉,艾草沒有猶豫,邁步踏入黑洞內。

 

隨著她的前腳踏入,原先的小巧繡花鞋也改變了外形,成為人世尋常可見的帆布鞋。不單是鞋子,還有那身紅黑衣飾也生起變化,素雅大方的白色和藍色覆蓋過去,最末交織為符合夏日風情的一件小洋裝。

 

等到艾草再度從黑洞裡走出的時候,她看起來就和一般的小女孩無異,只有髮型還是維持垂髻的樣式,清爽中又帶了一絲古典。

 

黑洞開啟的位置落在人世間的一處荒廢工地。

 

艾草事先確定過這地方並無他人存在,也不用擔心會有人見到自己突然現身的一幕。

 

午後的太陽總是格外的耀眼熾烈,在四周沒有多餘遮蔽物的情況下,水泥地都被曬得像要冒起白煙了,大股的熱氣蒸得人更是不好受。

 

但艾草本就非尋常人,即使在這種大熱天裡,她還是沒有冒出一滴汗,全身看起來相當乾爽,彷彿周身環繞著清冷的氣流。

 

在艾草的雙足都踏地的瞬間,黑洞立即就關閉起來,宛如不曾存在過。

 

「無人之處已到,再來?」艾草又拿出繃帶觀看。

 

上頭的黑字霍然起了變化。

 

我感應到了,抬頭。

 

仍然是一貫簡約的語氣,可是最後的兩字讓人無論如何也難以忽視。

 

艾草下意識地仰高頭,炫亮的陽光扎得人有些眼疼,她舉手遮著,然後看見正上方竟橫生異樣景象。

 

無數的金色紋線在空中纏繞交錯,轉眼間就凝聚出一扇碩大華麗的門扉。

 

大門遮擋住日光,陰影投罩在艾草的身上。

 

艾草放下手,白皙的臉蛋閃現過吃驚。她認得那是什麼,那是──

 

「空間之門?」

 

幾乎是呢喃聲溢出的同時,空間之門倏然大開,一抹白影快速從裡中的黑暗竄下,剎那間便穩穩地佇足於地面之上。

 

如同來時的悄然,空間之門消失時也是無聲無息的,轉瞬就再無痕跡留下。

 

艾草沒有注意到空間之門的消失,她的視線完全被眼前的身影攫住了。

 

那是一名白髮少年,髮絲和膚色皆是蒼白到無生氣的地步,臉頰附著幾枚奇異的銀白蛇鱗,雙瞳鮮紅似血。即使五官俊美,然而那一身荒冷氣息和有如血潮的瞳孔,令見者不禁要退避三舍。

 

但艾草一點也不害怕,她從來就未曾對白蛇產生過一絲害怕或抗拒之心。她只是覺得錯愕,可與此同時,她的眼眸裡也難掩見到朋友的欣喜。

 

「白蛇?」艾草上前,潔白的指尖戳戳對方的手背,「冷的,是真的?」

 

「我看起來像假的嗎?」白蛇冷淡開口,他瞇眼打量一下艾草的打扮,是自己也沒有見過的人間女孩穿著,他感到相當滿意,「妳可以抱抱我,就更能確認真假了。」

 

「吾已確認完畢,白蛇是真。」艾草搖搖頭,沒發現白髮少年不著痕跡地彈下舌,「但為何白蛇會……僅僅你一人嗎?」

 

「和薩拉、黑荊棘交換條件,巴別塔借他們盡情研究。」身為巴別塔現任之主的白蛇平淡無波地說,彷彿自己拿出的條件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由我做代表,來看看妳,但妳的個子似乎又縮了回去。」

 

「是吾讓爾等擔心了。」艾草的眉眼籠著歉意,她低頭彎腰,接著又迅速挺起身板,「然,吾沒有縮水。縱使吾還不可回復真身,也斷然沒有縮減一絲一毫的尺寸。另外,吾也可以此面貌示人」

 

話聲乍落,前一秒還站在白蛇面前的小女孩,這一秒拔高身形,一晃眼就成為黑長髮的清麗少女,藍白色的洋裝襯得她越發美好耀眼。

 

白蛇沒動,反倒是他的袖裡鑽出一條銀白小蛇。

 

小蛇的速度飛快,一下子就纏著手機,拍下了艾草的照片。

 

白蛇的眉梢微動,表面看上去沒有太大變化,不過落在他寵物的眼中,等同是「做得不錯」的訊號。

 

將手機還給主人,小蛇飛也似地滑竄向艾草的手臂,尾巴一甩,登時親密地纏繞在上。

 

「許久不見。」艾草伸手摸摸小蛇的腦袋,換來牠親暱地多蹭幾下,「那,白蛇跟吾一同回吾之府邸可好?吾再去喚貝洛切爾回來,同是西方之人,爾等定有不少話想聊。」

 

白蛇的眼中滑過深沉。他相信那名真身是地獄三頭犬的金瞳男子,和自己是同樣的心思,彼此不但無話可聊,還壓根不想見到對方的臉。

 

情敵之間,沒大打出手就不錯了。

 

更何況,貝洛切爾居然還搶得當初的機會,先行一步來到東方,待在艾草的身邊。

 

「貝洛切爾在忙事的話,就用不著叫他了。」白蛇的情緒還是隱藏得很好,冷冷淡淡的語調。

 

在艾草察覺到之前,主動暴露對方對她抱持的情感為何,是件愚蠢的事。

 

而白蛇做為伊甸之蛇的後裔,是狡猾又聰明的。

 

「貝洛切爾在學中文,一離開賽米絲學園,吾等間的語言便無法……」艾草的聲音頓了頓,隨後染上疑惑,「吾能聽懂白蛇所說的話,亦能和你溝通……吾的英文在無意識中變好了嗎?」

 

「可惜答案是否定的。」白蛇不明顯地勾起唇角,「我是巴別塔之主,巴別塔能轉換語言,等於我也自帶這功能在身上。難得我到東方,主人不帶我這客人多四處觀光?」

 

語畢,白蛇向艾草伸出一隻手,又道:「這樣,可以避免迷路。」

 

「吾非孩童,雖對人世不甚熟稔,可也不會迷路。」艾草嚴正地說。

 

「不,我是怕我自己迷路。」白蛇若無其事地主動握上艾草的手,五指不客氣地與之扣住,不留一絲縫隙,「我相信妳不會讓我迷路的,對吧,艾草?」

 

白蛇微傾身子,吐息近得像要落在艾草的耳畔,但在看見對方渾然不覺曖昧,反倒是鄭重地點頭保證後,他主動又拉開距離。

 

他清楚艾草在感情上的遲鈍,尤其身旁又有那幾位護主狂的將軍保護。要想使那名東方神祇開竅,無疑是個艱巨的任務。

 

不過很剛好,他不怕困難,想要的東西就得使出全力獲得才行。

 

他不會只在旁邊看著就滿足了。

 

「白蛇。」艾草注意到白髮少年素來冷漠的臉上,似乎帶了一絲極淺的笑意,「你在笑?」

 

「第一次到東方觀光挺有趣的。妳不喜歡看我笑?」

 

「不,白蛇笑,好看。」艾草坦率的說。

 

白蛇的心情更好了,他張開空著的另一隻手,掌心上突地蹦出一本薄薄的小冊子。

 

「《第一次觀光指南》,我還是有做點功課,照上面說的,我們要先吃飯,再來是看電影,最後是到遊樂園坐上摩天輪。帶路就交給妳了,艾草。」

 

「吾,定會努力。」

 

艾草一心都放在要好好盡地主之誼的心思上,沒有發現這樣的行程與其說是觀光,倒不如說更像是約會。

 

「吾知道何處有好餐廳和遊樂園,小藍……吾的朋友,曾向吾推荐過,就由吾好好的招待白蛇。」

 

「這倒是不必。我做為代表前來,有向學園申請公費,不花白不花。」白蛇立刻不動聲色地設法改變艾草的主意。

 

要是由女方花錢的話,約會可就不成立了。

 

當然,白蛇也不會說出做為代表的事是假,賄賂薩拉和黑荊棘讓他搶先前來東方倒是真。

 

「但吾是主人……」

 

「主人就好好的帶我逛吧。」

 

「嗯,吾明白了,定不負所託。」

 

「還有,別忘記拍照。莉莉絲他們既然無法前來,那我和妳就多拍一些合照給他們。」

 

「也可。」

 

「為了表現心意,每張照片都要在不同地方合照。」

 

「好。」

 

隨著年輕的少年、少女越走越遠,話聲也越飄越遠,直到幾乎看不見人影的時候,在工地裡的荒廢半成品屋樓內,忽地冒出了兩顆腦袋。

 

「玉帝在上!我、我的天啊……」

 

先結巴開口的是名黑髮秀氣的少年,膚色和離開的白蛇可謂是差不多蒼白,給人病弱的感覺。

 

「夥伴,俺是不是眼花了?俺是不是昨天不小心被你踩過,導致內臟差點跑出來,於是重要的眼睛也產生幻覺了?」

 

緊接在之後大呼小叫的,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赫然是一根頭頂綠葉、有著五官的人面蘿蔔。

 

「別傻了,阿蘿,蘿蔔沒有內臟的,不信等等我可以把你扳斷證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