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955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33

         「嚇!」夏恬就像是做了場惡夢般倒吸一口涼氣,潮濕的霉味猛地嗆進鼻子裡讓她嗆咳不已。眼睛被迫睜開,但是映入眼簾的卻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這是哪裡?她死了嗎?夏恬心慌意亂的想要坐起來,可是身體卻像是有千斤重一般,整個人軟綿綿的,只有意識是清醒的。

 

這種如同被魘到的感覺讓夏恬驚懼不已,無法保有身體的自主權太過可怕,她拼了命的對著自己下達命令,快動、快動!可是身體仍舊沉甸甸的,絲毫不聽使喚。

 

滴鈴鈴……滴鈴鈴……與詭譎氣氛所不搭的音樂聲突然劃破寂靜,淡淡的白色光澤無預警的亮了起來。突來的光芒讓夏恬反射性的閉起眼睛,直到不再覺得光線刺眼後,才掀開了眼,雖然脖子還無法轉動,可是眼角餘光卻可以看到光芒來源。

 

一只手機就躺在夏恬的頭顱右邊。

 

隨著鈴聲響起,光線也一陣陣的閃動著,機體震動發出的嗡嗡細響在此時被無限放大。

 

有人打電話給她這個認知讓夏恬在無比欣喜的同時,卻也對自己身體的動彈不得感到焦躁不已。

 

快動、快動!夏恬不死心的繼續催促著身子。透過光線所看見的天花板與水泥牆壁,讓夏恬至於知道自己正處於室內,但是是哪裡的室內,她卻毫無概念。

 

她的記憶只停留在從二樓廚房逃脫出來、躲在外頭的水泥窄台上,然後、然後……夏恬想起了那扇窗子,想起了從窗子伸出的手。

 

夏恬的呼吸一瞬間急促起來,她的思緒還沒有完全釐順,可是她卻聽見了在手機鈴聲間歇的時候,還有其他的聲音咂咂咂……咂咂咂……的斷續響起。

 

就像是有誰在吃著什麼東西一樣。

 

夏恬驚恐的瞪大眼,無法看到周邊發生了什麼事的不安讓她不由得身子發冷,無比希望手機的鈴聲快停止,如果引來誰的注意力的話──

 

就像在呼應夏恬內心的祈禱,音樂乍然而止,可是那陣咂咂咂的聲響卻變得越發清晰了。

 

冷汗大滴大滴的流了下來,無法抑制的涼意從指尖、從腳底竄入夏恬身體,瘋了般的在心底大叫:快動!快動!

 

「快動啊王八蛋!」尖叫衝出喉嚨,割裂了死寂氛圍,夏恬就像是惡夢初醒般猛地坐了起來,她眨了眨眼,汗水滑下睫毛,滴進眼睛裡,帶來微微的刺痛感。

 

可是夏恬卻無暇去揩掉汗水,她一手摀住嘴巴,一手朝著記憶中的位置伸出去,一把抄起手機,隨意的按下一個鍵,螢幕頓時浮現一層冷光,成為了微弱的照明工具。

 

夏恬踉踉蹌蹌的站起身體,呼吸還顯得紊亂不堪,整個人就像是被丟進水裡一般,汗水浸得背後衣服都濕了。

 

她伸直了手臂,舉高手機,迅速的環了室內一圈,這裡的霉味遠比倉庫裡還要來得濃重,而且潮濕的感覺纏在皮膚上,讓人感到很不舒服。

 

藉由螢幕冷光的照射,夏恬勉強抓出了一個空間感。天花板、水泥牆壁,還有一座通往上方的樓梯,可是距離她卻極遠,顯現出這個地方佔地寬廣。

 

這些資料才剛在夏恬的腦海中組出了「地下室」三個字,她的視線卻在掃過右前方時驟然釘住。

 

夏恬連去思索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地下室都做不到──也許這裡根本不是地下室?她瞠大了眼,悚懼的嘶氣聲在喉嚨裡滾動著,最後從牙關擠出了不成調的破碎聲音。

 

就在牆角處,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到一個人蹲在那邊,背對著夏恬,先前聽到的咂咂咂聲就是從那裡傳出。

 

手機在沒有使用時,螢幕的光芒就會漸漸黯淡,夏恬胡亂的又按了幾個鍵,讓冷光再次亮起。她屏著呼吸,甚至忘記去看方才究竟是誰打的電話,如同被引誘般的慢慢的、慢慢的往前走了幾步。

 

當雙方的距離拉近時,亮白色的冷光就可以更加清晰的映出景物樣貌。

 

瘦小的身形弓成一團,那件印花T恤讓夏恬感到眼熟,不祥的預感開始在心裡發酵;但是沒有讓她立即轉身就跑的原因,是她還看到了那人的腳前還橫倒著另一具身子。

 

那是誰?夏恬大氣不敢吭一聲的又往牆角靠近了些,蒼涼的光線勾勒出一張理應古典秀美、可是卻讓下巴的血汙破壞了美感的臉孔。烏黑秀髮披散一地,讓人想到了編織的蛛網;找不到焦距的眼睛就這麼睜著,瞳孔裡還殘存著未退散的恐懼。

 

「雨……柔……?」這個名字不自覺的脫口而出,夏恬在聲音清楚在的耳邊響起時,暗叫不妙的摀住嘴巴,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

 

背對著她的瘦小身影緩緩回過了頭,咧著嘴,手裡抓著啃咬到一半的肉塊,上頭半掀起的白皙皮膚說明了肉塊的出處。

 

這一次,夏恬看見了,雨柔的肩膀如同被什麼扯咬過,撕下了一大塊,血腥味混雜在霉味之中,變得不甚明顯。

 

阿卡扔下了肉塊,兩手往衣服上隨意的揩了揩,抹去汙血,細小的眼睛裡頭閃動著光芒。

 

「咳呵呵呵……原來她的名字是雨柔……那妳呢……妳又叫什麼名字?」

 

乾啞聲音摻雜著奇異熱度,鑽進夏恬的耳朵裡,讓她寒毛直豎,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夏恬又向後退了一步,動作輕微,卻還是引起了阿卡的注意。他的笑弧越咧越大,像是撕裂半張臉一般,皮膚上浮現紫紅交錯的屍斑,潰爛的傷口滴著黏黃液體,裡頭還有白色的蛆在蠕動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