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31

         阿靡摀緊嘴巴,縮在辦公桌後面。主管的辦公室裡一片漆黑,可是從窗外斜映進來的燈光卻在地面上照出幽暗光暈,將這個地方閃爍得迷離不已。

 

阿靡的臉色蒼白,髮絲黏貼在臉頰上,看起來狼狽不已,全然沒有了白天時候的英姿颯爽。

 

妮妮淒厲的尖叫依稀還在耳裡迴蕩,就像是壞掉的唱片一樣跳針再跳針;即使那個房間的鎖後來不知怎麼的自動鬆,開甚至像是有人拉扯般緩緩的往裡退了幾寸,露出一小道口子,阿靡也沒有勇氣上前探看。

 

妮妮的生死成為了一個謎,但是阿靡不認為在那樣可怖的慘叫過後,她的同事還會倖存下來。

 

當下阿靡的反應就是跑,跑離這間倉庫,跑得越遠越好!可是當她衝到門前的時候,卻絕望的發現降下的鐵捲門就像是一堵柵欄,將他們幾人困鎖在公司裡。

 

門前散落著花瓶碎片,地板上甚至有還凌亂的紅色抓痕與折斷的指甲,那是誰的血、誰的指甲,阿靡不敢想像。

 

先前從倉庫一路衝到大門的時候,根本無暇細看地板上有何異樣,直到看到了那些紅色痕跡,阿靡在恐懼與好奇的作祟下,屏著呼吸,小心翼翼的跟隨著那些如同蠟筆塗鴉的紅線,穿過走廊,重新回到了事件最開始發生的地方。

 

那條卸貨通道上。

 

吊在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依舊閃閃爍爍、忽明忽暗,映照得整條通道森森然。明明是個半封閉的空間,可是卻彷彿有陣陣冷風拂過,陰冷的溫度讓阿靡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

 

紅色的抓痕在這邊就顯得斷斷續續,卻還是可以拼湊出它們主人最後的蹤跡。阿靡僵在走廊與卸貨通道的交接處,不敢置信的看著在對邊搖搖晃晃、發出拐咿拐咿聲響的木門。

 

在數十分鐘前,明明還緊閉的地下室門板此時卻是敞開的,原來用來擋住門板的雜物就像是憑空消失一般。

 

阿靡艱難的嚥了下口水,喉嚨感到發乾,需要水的滋潤,可是視線卻如同被釘死一般,難以挪動分毫。

 

為什麼門會打開?是誰進了地下室?

 

阿靡從來沒有踏進地下室一步,只要傍晚時分一靠近這地方,體內的警鐘就會開始敲起,不舒服的胸悶感讓她將這個區塊列入危險名單。

 

就像是茶水間通往二樓的樓梯,以及倉庫裡的小房間。

 

前進?還是掉頭往回走?兩個想法在心底拔著河,阿靡無法抑制冷意從腳底板一路往上竄升,就連後腦勺都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暗紅抓痕就斷在地下室的門前,究竟是怎樣的力道,會使得一個人拼死抓著地板,折斷指甲也不願鬆手?

 

顫慄攀附在背部,阿靡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木製的門板就像是被看不見的手撥弄著的緩緩晃動,可是在那陣拐咿聲之中,卻隱隱含著誰的呼喚。

 

幽幽怨怨,卻又無比熟悉。

 

「阿靡……阿靡……下來……快點下來……」

 

「在下面……快來……找我們……」

 

拉得長長的低喚像是風聲刮過阿靡的耳邊,她惶惶然的睜大眼,認得出那是誰的聲音。

 

「小綠?方芳?」阿靡先是不敢置信的喃喃低語,下一瞬她猛地拔高聲音,「小綠!方芳!妳們為什麼跑到地下室?」

 

「下來……快點……下來……逃不掉的……」

 

「阿靡……不可以……拋下我們……」

 

疊合在一起的低幽嗓音彷彿對阿靡的質問置若罔聞,只是重複再重複的呼喚。

 

那兩人絕對出事了!阿靡臉色一變,不敢再看向通往地下室的入口。那個黑洞洞的口子彷彿充滿一種蠱惑人心的力量,盯著盯著就會不自覺的移動腳步,往前走去。

 

快離開!警鐘噹噹噹的敲起,阿靡慌慌張張的往後退去,到最後甚至不敢回頭,拔腿又衝回了前方的辦公室。

 

只是就算暫時遠離了地下室入口,現在的她卻仍舊像是籠中鳥一般無路可去。阿靡拿起桌上的電話,試著向人求救,可是話筒貼在耳邊的時候,從裡頭傳出的都是嘟嘟嘟的盲音。

 

她不是沒有試過按下鐵門開關,然而不管她如何的按,鐵捲門就是毫無反應。

 

站在厚重的玻璃門前,阿靡呼吸急促,大腦裡頭一團混亂。

 

最開始打進她們手機裡的那通電話,說雜誌內頁有問題的電話,根本就只是一個幌子。是誰要她們四人回到公司已經不重要了,她現在只知道,這棟屋子並不打算放任何人離開。

 

「別開玩笑了……」阿靡臉色蒼白、表情扭曲,從牙關擠出了這句話,「誰想死在這裡!」

 

逃不出去的話,躲起來呢?只要撐到白天,就會有同事前來開門的。

 

這個想法一從腦海洴出,就迅速的紮根發芽茁壯,阿靡深呼吸一口氣,眼裡重新淬出光亮。

 

她絕對不要落得跟妮妮一樣的下場!

 

阿靡快速的環了室內一圈,日光燈的光芒越來越微弱,像是下一秒就會消失,做好恭迎黑暗降臨的準備。

 

阿靡不是沒有想過躲在辦公桌底下,但隨時都會有人經過的風險,讓她很快就否決了這個方案,太沒有安全感了。

 

她需要的是一個可以阻擋外人入侵,而且還可以窺看外頭狀況的空間。阿靡的視線頓地鎖定靠近走廊、大門深鎖的主管辦公室。

 

因為跟發行部主管的交情不錯,阿靡有空時總是會過去串門子,對於裡頭的擺設更是熟稔於胸。她清楚記得,主管的桌子上還擺了一座觀音像。

 

神像是可以保祐人的,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