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955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30

         震耳欲聾的撞擊聲激出一圈灰塵,也震下了不少鐵鏽,趁著對方被鐵門撞倒的空檔,夏恬哆嗦著手指將外頭的鎖扣上。

 

雖然不能理解為什麼這扇鐵門也會被裝上外鎖,但對此時的夏恬來說,卻無異於救命的稻草,替她多爭取了幾分鐘的逃跑時間。

 

那個叫莉莉的女孩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趕來,她必須先想辦法保住自己的性命。

 

聽著從鐵門後傳出的碰碰聲響,竄進鼻間的清新空氣與黛藍夜色讓夏恬有一種不真實感,她終於暫時脫離這棟屋子了。

 

夏恬放緩了呼吸,試圖平復方才的激動心情,劫後餘生的感覺讓眼淚頓時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

 

吸了吸鼻子,夏恬連揩掉淚水都做不到,背部與掌心死貼著牆壁,就怕一個不穩會摔下樓。

 

「該死的、懼高症……」夏恬顫著聲音惱怒罵道,氣自己的不爭氣,秀氣的臉蛋因為淚痕而變得狼狽不堪。

 

滑下鼻梁的粗框眼鏡卡在一個尷尬的位置,夏恬試著聳聳鼻子,總算把它移了回去,讓視界恢復到清明。

 

雖然現在多出了一段緩衝時間,可是誰也不能保證那扇鐵門能撐得了多久,打死夏恬也不想在只有二十公分寬的水泥窄台上跟人大玩追逐戰。

 

必須趁著那些人追出來之前,趕快脫離這個困境。

 

只是想是這樣想,夏恬卻發現自己的兩隻腳就像是生根了一樣,從腳趾到膝蓋都在打著哆嗦。她剛剛是怎麼有勇氣伸出手,去關上那一扇門的?

 

可是,也不能就這樣枯站一個晚上,體力會支撐不了的,如果有誰可以發現她就好。瞧著外頭隔著一條街道的民房,從窗戶裡透出來的燈光以及偶爾的人影閃現,讓夏恬忙不迭扯開嗓子大喊。

 

「救命!救命!有沒有人聽到!拜託、誰都好,救救我們──!」

 

夏恬拼命的嘶喊,可是不管她喊得再大聲,自始至終都沒有誰打開窗戶,或是從家裡面走出來一探究竟,就好像根本沒有人聽到夏恬的呼救聲。

 

「可惡……」夏恬咬了咬嘴唇,決定換一個方式,她深吸一口氣,拔高聲音大喊,「失火了!失火了!」

 

然而夏恬的尖叫就像是拋進湖裡的小石子一樣,沒有帶起太多漣漪,噗通一聲就掉了進去。

 

就算跑到屋子外……還是沒有用嗎?夏恬閉上眼睛,眼淚就像是掉不完似的濡濕了她的臉龐。但是沮喪只有一瞬間,現在的狀況不允許夏恬自怨自艾。

 

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難道她真的甘心就這樣被這棟屋子困死?

 

夏恬緩緩吐出憋在胸口裡的一口濁,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雖然眼底還帶著對未知的不安,可是卻已經堅強許多。

 

重咬了嘴唇一下,讓刺痛的感覺使自己清醒,夏恬慢慢的、慢慢的移動著右腳。雖然身體的本能在畏懼著高度,但是不先踏出第一步就沒有機會。

 

命令自己不可以往下看,夏恬直視著右前方,嚥了一下口水,右腳動了之後,左腳也急急忙忙的往旁邊一拉,總算是挪動了一小段距離。

 

不怕……沒什麼好怕的……夏恬拼命的安慰自己,掌心貼著牆壁,繼續向右邊緩慢移動。一步、兩步、三步……

 

鐵門的距離越來越遠,那些砰砰聲也開始變得不甚清晰。這些狀況激勵了夏恬,她更加大膽的將邁出的步伐跨大,試著使前進速度變快。

 

希望可以再找到一扇進去的門,她想要知道馬克究竟是生是死;或是下方有什麼立足點可以讓她跳下去……夏恬默默的想,卻在鬆懈之際,眼角餘光恰好瞥見了下方。

 

幽暗的地面像是一張大開的嘴巴,等待著獵物自動跳下。

 

「嚇!」夏恬倒抽一口冷氣,雙腳虛浮的感覺讓信心差點就分崩離析,她忙不迭收回視線,雙眼直視右前方,不敢再隨意亂看。

 

好不容易穩下了發軟的膝蓋,夏恬再次挪動下身,右腳、左腳、右腳、左腳……每個腳步的踏出都顯得如此規律,就怕打亂了節奏會影響重建好的信心。

 

前方不遠處就是一個拐角,但是在抵達那邊之前,必須先經過一扇窗子,突出的窗台縮小了水泥窄台上可供站立的空間。

 

「不、不會吧……」夏恬抽了一口氣,忍不住詛咒起建造這棟屋子的主人,為什麼要挑選這種做工繁複又佔位的窗子?

 

夏恬目測了一下窗台下方的水泥窄地,得出來的結果讓她腳都要軟了。要命,她要行走在鞋子只能踩到一半的地方嗎?

 

跳、跳下去會不會比較好?夏恬自暴自棄的想,貼在牆壁上的手指都在發抖了。

 

迅速的環了下方一圈,夏恬沮喪的發現並沒有任何可以提供緩衝的地方,圍牆距離她太遠了,根本無法跳到那邊去,下面的水泥地看起來堅硬無比。

 

「呼……」夏恬再一次給自己做心理建設。不要怕,沒關係的,只要小心一點的走,就不會掉下去……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可以從窗子那邊爬進去……

 

突然閃現腦海的這個念頭讓夏恬振作了起來,她小心謹慎的繼續往前走,逐步的接近那扇窗子。

 

快了、快了。夏恬一邊激勵自己,一邊強迫右手離開壁面,往著窗台的位置伸出去。手指碰到了玻璃窗,試探著推了推,窗扉居然輕輕的往旁邊滑動。窗子不是雙開式的,而是推動式的,讓夏恬慶幸不已。

 

她不敢將窗子完全的推開,想要先探個究竟,好確定自己是否可以從這邊爬進去。好不容易身體也挪到了窗台邊,夏恬緊張的屏著氣息,雙手搭著窗欞,悄悄的往屋內看了進去。

 

唰──原本只開了一條縫的窗戶無預警的被完全推到底!夏恬駭然的瞪大眼,但是攀附在窗台上的手卻來不及收回來,五根如同鐵箍般的死白手指猛地握住她的手腕。

 

看不清楚屋內是誰在那邊,夏恬驚恐的想要抽出自己的手,但是她卻忘記腳下站立的水泥地只有二十公分寬,一個踩空,她駭然的瞪大眼,然而下墜只是一瞬間的事,下一秒,她感覺到身子竟被往上拉了一些,整個人搖搖擺擺的像隻快要斷線的風箏懸掛在半空,只靠著捉住手腕的五根手指支撐住。

 

手腕如同要被捏碎的痛楚還來不及讓她發出慘叫,一股可怕的力道驟然從抓住她的手指上傳來,硬生生將她拽提進窗子裡。

 

撲天的黑暗洶湧而來,吞噬了夏恬的意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