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75551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24

         「啊、啊……」雨柔顫抖著嘴唇,不成調的嘶氣聲溢了出來,瞪大的眼睛裡是隱藏不住的恐懼。

 

沒有哪個人類的身體會如此不自然,就好像用竹條搭建而成,裡頭中空,外頭則是糊上了一層紙假裝是皮膚──

 

「呀啊啊啊!!!」雨柔驚駭的尖叫出聲,她砰的甩上門板,不敢再往裡頭看一眼。方芳怎樣都跟她沒有關係,對,不是她害的,她才是最無辜、被牽連的受害者啊!

 

雨柔驚慌失措的按下鐵門開關,喀啦喀啦,如同齒輪沒上油而有些卡卡的緩慢聲音頓時從另一端傳來。

 

知道這是鐵門升起時所發出的聲響,雨柔立即往大門的方向衝過去,身後是門板逐漸被推開的咿呀聲。

 

快跑、快跑!雨柔害怕的掉出眼淚,腦中只剩下這兩個字不斷在徘徊。她跑得跌跌撞撞的,就是不敢回頭。

 

繞過櫃子、繞過書桌,拼了命的向前衝。不斷上升的鐵門讓外頭的路燈光線鑽了進來,潑灑在玻璃門上;偶爾呼嘯而過的車輛更是在在讓雨柔感受到逃命的希望就在眼前。

 

只要打開玻璃門,就可以逃出去了!

 

雨柔拼了命的伸長手,不顧形象的往前跑,滿腦子想著的就是早一步逃出公司,呼吸到外頭的新鮮空氣。

 

玻璃門的鎖被解了開來,雨柔的眼睛也亮了起來,她雙手扳住門框,往左右奮力一推,兩扇門頓時向旁邊滑動,露出了一道一人寬的口子。

 

屬於夜晚的清新空氣湧入了鼻腔,雨柔喜悅的淚水都要流了出來。她的指尖向外探出,她的眼底洴出光芒,一張秀美古典的瓜子臉樣滿著欣喜。

 

就在她即將一腳邁出公司大門之際,一道拖拽的力道卻驀地纏住她的腳踝,將她狠狠的往後拉去。

 

突來的發展太讓人措手不及,雨柔連尖叫都來不出發出,身子驟失平衡,下巴重重地敲在地板上,依稀聽見了喀的一聲,像是有什麼東西碎裂了一樣,火辣的痛楚頓時衝上她的腦袋,疼得她眼前瞬間一片空白。

 

喀啦喀啦喀啦喀啦……原本上升的鐵門驀地往下滑動,驚醒了雨柔的神智,她駭然的瞪大眼,看著鐵門正一寸寸的接近地板。

 

強烈的痛楚讓眼淚不受控制的流出,糊了滿臉,嘴裡更是充滿著濃濃的鐵鏽味;可是比起劇痛,就在眼前的生路被驟然斷絕的恐懼,讓雨柔瘋了般的掙扎起來。

 

不要!不要!她不想死!她想逃出去!

 

雨柔的十指抓著地板,死命地想要往前爬,但與此同時,捉住她腳踝的力道也在逐漸加大。

 

「放開……嗚啊啊!放開我!」雨柔歇斯底里的哭喊,指甲刮過磨石子地板,像是巴不得可以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但是平滑的地面卻沒有任何可以讓她捉握或攀附住的東西,就連一條縫隙也沒有。她拼死撓抓著地板,像是巴不得將指甲插進去,好阻止自己向後滑動的態勢。

 

然而拖拽的力道太過兇猛,雨柔此時就像是一條任人宰割的魚,被抓著尾巴,一寸寸的往魚簍拉去。她拼命的耙抓著地板,指甲迸裂開來,有些甚至因為抓撓的力道太大而硬生生折斷。流出來的鮮血就像是小孩子拿著紅蠟筆在地上胡亂塗鴉,留下詭異凌亂的痕跡。

 

「救命……救命!哇啊!誰快來救我!」雨柔恐懼的嘶喊,滿嘴的鮮血讓她連聲音都變得含糊不清,眼淚鼻涕把原本美麗的臉蛋變得慘不忍睹。

 

「嗚啊啊……不要!不要!呀啊!放開我!」

 

但是不管雨柔怎麼哭喊掙扎,她的身子仍舊不斷的被向後扯去。眼角的景色像是在倒退一般,從大門一路退到走廊,再退到卸貨通道上。

 

雨柔充滿絕望的哭聲迴盪在這棟屋子裡,在她身後,通往地下室的門敞得開開的,如同一張貪婪的嘴巴,正迫不及待的等著將她一口吞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