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75551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22

         砰咚!上頭的天花板突然傳來聲響,驚得雨柔瞬間彈起身子,驚慌失措的看著上方。一張臉哭得梨花帶雨,抖著身子,如同受驚的小白兔一樣,一邊緊張的注視天花板,一邊向可以通往會議室的木門靠近。

 

雖然進來公司才沒幾個月,但是雨柔卻也清楚樓上是無人居住的,既然沒有人在,為什麼又會傳出聲音?

 

雨柔越想越害怕,從腳趾到指尖都在發抖,嚥不下的嗚咽聲細細的溢出嘴唇。為什麼要讓她做這個惡夢?為什麼還不快點讓她醒來?

 

碰咚!又是一聲悶聲響起,雨柔尖叫出聲,想也不想的轉開門把,在木門出現一人寬的縫隙時,拔腿就衝進會議裡,再迅速反手把門關上。

 

霉味與灰塵的味道撲鼻而來,讓人光是呼吸都覺得不舒服。雨柔抵著門板,淚水撲簌簌的滑下臉頰,恐懼與委屈兩種情緒交織在心裡,讓她越哭越是淒楚。

 

她想回家,她不想要待在這間像鬼屋的公司裡……雨柔咬著嘴唇,但嗚嗚的啜泣聲還是迴盪在六坪大的會議室裡。

 

被花格捲門包覆在內的落地窗,在反射出室內景象時也可以瞧見外頭的路況,一扇玻璃卻彷彿有兩個世界融合在其中。

 

雖然美其名是會議室,但是裡頭其實堆放著各式雜物,賣不完的商品胡亂的屯積在牆邊,讓本來就不大的會議室變得更加擁擠;而那些高高低低的箱子更在牆壁上映出了長短不一的黑影,彷彿有誰正站在那邊偷窺著。

 

好可怕、好可怕!雨柔好怕箱子後或是櫃子後躲著人,她惶惶然睜大眼,覷著另一側的門口。

 

會議室總共有兩扇門,一扇是通往廁所,一扇則是通往卸貨通道。如果想要離開這裡,一定得從第二扇門出去。

 

雨柔慢慢的、慢慢的向著旁邊移動一步,一雙帶淚的眼睛仍舊小心翼翼的注視室內動靜。好不容易一步、兩步、三步……距離門板越來越近,只剩下短短半公尺而已,雨柔忙不迭抓住門把,用力的轉了開來。

 

才剛衝出會議室,雨柔就讓眼前忽明忽暗的景象嚇了一跳,她發出短促的驚呼聲,雙手緊緊握在胸前,不安的看著上方明滅不定的日光燈。燈管似乎出了問題,一閃一閃的,連帶將卸貨通道閃成一片陰森森。

 

雨柔無措的往左右兩邊看看,右邊專門用來提供貨車出入的鐵捲門是拉下的;左邊則可以通往倉庫,只是裡頭黑漆漆的,看不清楚──就算是白天的時候,雨柔也不想靠近那邊一步。那裡太熱了,而且工讀生的汗味薰得她很不舒服。

 

左邊跟右邊都不是適合離開的方向。雨柔的視線看向了前方的塑膠拉門,此時的拉門居然是敞開的,讓人一眼就可以看到連結著大辦公室的幽暗走道。

 

如果是做夢的話,是不是只要找到出口逃離公司,她就會從夢中醒來?這個想法激勵了雨柔,她抹了抹臉上的淚水,鼓起勇氣踏進了那條昏暗的走廊。

 

雨柔沒有注意到,就在會議室門板旁邊,那扇理應被雜物阻擋住、可以通往地下室的老舊木門,此刻是半開著,沒有任何東西擋在它前面。

 

雨柔頭也不回的往前走,路程不長,甚至可以說很短,但是在沒有光線照射的情況下,雨柔緊張得都流手汗了。明明是炎熱的夏天,可是在走廊行進時,非但不感到悶熱,反而是冷氣一絲絲的往上竄進腳底板,這異樣的溫度讓雨柔的心跳也跟著加快。

 

她不是不清楚公司是有多麼濕熱,光是進來公司的第一個禮拜,中暑是家常便飯。雖然背後常常熱得都出汗了,但是為了維持外在形象,她不願像夏恬那樣將濕毛巾貼在脖子上,太不淑女了,而且很醜。

 

一想到夏恬,雨柔的眉頭就不自覺的蹙了起來。她現在甚至懷疑自己會做這個真實到讓人毛骨悚然的夢,一定是夏恬背後對她做了什麼,像是下降頭或是詛咒……啊,真是陰險的女人,只會在馬克跟前輩們面前裝無辜、當好人。

 

雨柔那張充滿古典美的臉孔微微扭曲一下,如果夏恬就站在她前面,她一定會忍不住一巴掌打下去。

 

或許是因為對夏恬的厭惡強烈到壓過了心底的不安,雨柔深呼吸一口氣,拍拍胸口,要自己不要害怕,穩著腳步繼續向前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