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21

         做好心理建設後,雨柔站起身子走到廁所門口,伸手轉開門把,頭也不抬的就要走出去。

 

但是迎接她的卻不是燈光明亮的房間,反而是一片幽暗。

 

「停電了嗎?」這是雨柔的第一個想法,雖然前方的空間不見絲毫光源,但是藉由廁所燈光的映照下,還是可以大略看清楚周遭景象。

 

沒有床舖、沒有書櫃,沒有電腦桌,更看不到散亂一地的小說,約莫一公尺遠的地方只有一扇門。

 

一扇距離她極近的門。

 

這不是她的房間!雨柔愕然的瞪大眼。就算閉上眼睛,她也可以清楚在腦海中描繪出房裡任何物品的位置,可是,絕對沒有這扇門的存在。

 

而且……雨柔嚥了一下口水,將一隻腳伸了出去。當拖鞋踩到地板上的時候,那摩挲著鞋底的沙沙觸感,就像是她每天在公司行走時的感覺。

 

一個荒謬的念頭瞬間躍入腦中,雨柔就像是觸電般迅速收回腳,一把將廁所門緊緊關上。

 

不!不可能的!她明明就在家裡,怎麼可能會在──雨柔強迫自己中斷思緒,她的胸脯快速的起伏幾下,做了幾個深呼吸,像是想藉由這個動作讓自己冷靜下來。

 

雨柔又重新坐回馬桶上,閉上眼睛,說服著方才的一切只是幻覺。她只是太累了,才不會不小心看錯……對,沒錯,怎麼可能發生那種事。

 

緩緩將憋在胸口裡的氣吐了出來,雨柔睜開眼,輕拍拍臉頰,站起了身子,伸手往門把探去。雖然腦海中轉過了無數思緒,但是當指尖真正要碰觸到門把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猶豫了幾秒。

 

「沒事的……沒事的……」雨柔輕聲低語,在轉動把手將門板推開的時候,卻還是不自覺的緊緊閉著眼,往前走了幾步。

 

直到完全的離開廁所,在門前的一段距離上站定後,她正準備掀開眼皮,仔細瞧瞧外頭景象時,碰的一聲劇響,重重敲擊在耳邊。

 

「呀啊!」雨柔驚叫的睜開眼睛,反射性往後方看去。廁所的門板居然是關起來的,裡頭的光線被隔絕,讓雨柔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

 

她心慌意亂的摸索著把手位置,當指腹下傳來屬於把手的金屬觸感,她想也不想的扭開,將門板往裡面推去。

 

在她一打開門的時候,原本被鎖在裡面的光線頓時又四溢了出來,可是雨柔的臉色卻刷得比紙還要白。她發出不成調的悲鳴聲,踉踉蹌蹌往後退去,雙腿軟得差點撐不住自己。

 

映入眼底的擺設是廁所沒錯,可是,不是雨柔房間附設的廁所,而是──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有這種事?」雨柔悚然的瞪大眼,渾身哆嗦得像是冬天裡的葉子,幾乎要搖搖欲墜。

 

這是公司的廁所啊!藉由燈光的映照下,還可以看到貼在牆壁上的值日生名單,清一色都是男生名字。

 

這是自然,因為這裡是靠近會議室的廁所,雖然沒有標明男女,但是在公司的默認下,男同事都會來這邊。

 

「不……不、不……」雨柔的聲音充滿恐懼,她搖了搖頭,砰一聲的將門板重重甩上,然後再又陷入一片幽暗的空間裡,一邊不安祈禱,一邊的等待時間流逝。

 

一分鐘、兩分鐘……在雨柔的時間觀念裡,依稀過了五分鐘之後,她屏著呼吸,膽顫心驚的慢慢打開門。

 

隔間裡的景象沒有改變,一只坐式馬桶、掛在牆上的鏡子、體積小巧的洗手台,還有細窄得只夠一個人轉身的空間。

 

「啊啊啊啊!」雨柔發出尖叫的甩上廁所門,抱著頭蹲在地上,不敢相信自己明明就在房間裡,為什麼只是一走出廁所,卻會來到公司。

 

「是夢,一定是做夢……」雨柔像小動物般蜷縮著身子,淚水在眼眶裡著轉,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現在的我只是……嗚、只是在夢中而已……」

 

雨柔將臉埋在膝蓋間。淚水終於不受控制的滾落,弄濕了睡衣下襬。周遭很安靜,她就像是被關在一個封閉的箱子裡,耳邊只剩下自己的呼吸與心跳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