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20

         天空飄著細雨,這種要大不大、要小不小的雨勢讓機車族很是心煩。雨柔也是其中之一,尤其是她留著一頭長髮,在風雨的吹打下,幾綹髮絲黏在臉頰,更加使她心浮氣躁。

 

被淋了個半身濕,讓雨柔滿腦子只想著要早點回家,偏偏一路上幾乎都碰到紅燈,一股怒意悶在心裡,雨柔那張古典美的瓜子臉頓時繃得緊緊的,臉色更是難看到極點。

 

一切的一切,都是夏恬的錯。如果不是她去跟小綠打小報告,她就不會被要求留下來加班,更不會因為被夏恬激怒,憤而衝出公司,結果在這個時間點遇到下雨……

 

雨柔越想越委曲,咬著嘴唇,在左右兩側都無來車的情況下,她催著油門,一連闖了好幾個紅燈,就是怕待會的雨勢會突然變大,要停車穿雨衣很麻煩。

 

然而雨柔沒想到,在她又闖了一個紅燈,右轉過街角的時候,那邊恰好停了一輛警車在取締違反交通規則的駕駛。

 

雨柔的臉色都變了,心不甘情不願的交出駕照跟行照,硬生生吃下一張罰單,她惱怒的眼淚都要掉出來了。

 

明明平常時候這個路口都不會有警察的,為什麼偏偏是今天?雨柔揩揩眼角,臉上濕濕的,就算哭出來也不會被人發現。

 

懷著滿腹的鬱悶騎車回家,結果機車剛一停進騎樓下,方才連綿不絕的細雨也停了。一片潮濕的味道散發在夜色裡,空氣變得清新不少,但是雨柔的心情卻是盪到了谷底。

 

她就是為了不被大雨淋濕才會闖紅燈的,現在雨卻不下了,躺在皮包裡的那張罰單簡直像是在嘲笑她先前的白費工夫。

 

全是夏恬不好,如果不是她,自己又怎會闖紅燈而被警察攔下?雨柔氣到頭都在隱隱作痛了,她拿出放在車箱裡的皮包,砰的砸下機車坐墊,腳步急躁的走上樓。

 

鞋跟在樓梯上敲出叩叩叩的吵雜聲響,在客廳裡看電視的父母被雨柔嚇了一跳,才剛抬起頭想念個幾句,就看到女兒的臉色陰沉得像是風雨欲來。

 

於是,熟知女兒個性的雙親乾脆閉上嘴巴,他們不想因為她的再一次大吵大鬧而引來鄰居關切。

 

雨柔狠狠的瞪了父母一眼,踢開高跟鞋,逕自換上室內拖鞋,一反平日在公司的婉約形象,連聲招呼也不打的直接走進房間裡。

 

打開電燈,隨手將皮包扔在床上,雨柔看著立在牆邊的雙層書櫃,驀地啪啪啪的走過去,兩手一抓,竟是將它整個推倒在地。一本又一本的小說像山崩似的,嘩啦的灑落地板。書櫃倒地的聲音很是驚人,可是卻沒有誰衝進來詢問發生什麼事,只是客廳裡的電視聲又變得更大了。

 

「可惡……可惡,那個不要臉的女人……」雨柔抓起一本書,想到了夏恬的笑臉,氣得將書狠狠往地上扔去。

 

扔了一本不夠,她又繼續扔第二本、第三本,反正這些都是從公司帶回來的樣書,損壞了再去倉庫拿就好。

 

直到將自己的房間地板弄得滿目瘡痍,雨柔才像解恨似的坐在床沿,看著散落得亂七八糟的小說,深呼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地露出微笑。

 

溫婉的笑弧襯著那張漂亮的瓜子臉,讓雨柔看起來就像是從書中走出來的古典美人一樣──如果忽略了她腳下的凌亂。

 

攏攏一頭烏黑長髮,雨柔又像沒事一樣的站起身走到了房間門口,探出臉對著客廳柔聲說道:「媽,明天記得幫我整理房間。」

 

拋下這句話,雨柔就將房門關上。隨手打開電腦主機,趁著開機的這段時間,她脫下了半濕的衣服,僅著內衣內褲的站到穿衣鏡前。

 

鏡子裡倒映出一具穠纖合度的身子,胸部雖然不大,不過形狀美麗尖挺,腰肢細瘦、雙腿修長,皮膚白嫩光滑,再搭配那張我見猶憐的柔弱淒美臉蛋,男人很容易對雨柔這樣的女孩子產生保護欲。

 

雨柔撩了下長髮,看著鏡中的自己,仍舊是美麗又吸引人,可是她的眉頭卻蹙了起來,而且還越蹙越緊。

 

她想到了夏恬、想到了馬克,還有公司裡的幾個前輩,那些人的嘴臉就像在嘲笑她一樣。

 

她是哪裡不好?只是把稿子一校發出去,換來更充足的時間做二校,以及與作者聊天培養感情,為什麼小綠卻是一副無法苟同的表情?

 

而且,她感興趣、想要做的書,為什麼都是給別人?如果讓她來做的話,她可以想出更多有趣的點子與噱頭。

 

像是驚悚小說,如果有幾頁內頁做成立體書的模式,打開就會彈出匕首或棺材的造型紙雕,不是可以讓讀者感到驚喜嗎?

 

她曾經興高采烈的與馬克分享這個主意,但是對方只是敷衍的笑了笑,反倒在看到夏恬經過時,立即邁開腳步朝她走了過去。

 

雨柔咬著下唇,吸了吸鼻子,一股酸澀還是無法控制的湧了上來。她明明……那麼努力的為公司做事,可是、可是,誰都不認同她,甚至也不主動跟她打招呼,彷彿她是個透明人一樣……

 

雨柔泫然欲泣的看著鏡中的自己,淚水在眼眶裡打著轉,快要掉下來。她嗚咽一聲,終於忍不住讓眼淚潰堤了。

 

夏恬……都是夏恬的錯,如果沒有她,馬克就會注意到自己了。雨柔雙手掩住臉,蹲下身子,斷斷續續的哽咽聲迴盪在房間裡,哭得可憐淒然。

 

直到她哭得累了,才抽抽噎噎的爬起來。看著鏡中的自己紅通通的鼻子,秀美的臉龐被淚水糊得狼狽不堪,雨柔的眼裡不由得又感到一片酸意。

 

抓起床上的睡衣套上,她跨過地上一本本的書,腳尖踩著空隙處,走進了房間附設的廁所。

 

擰開水龍頭洗了把臉,讓自己的情緒降溫下來,雨柔坐在馬桶上,閉起哭得紅腫的眼睛,在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裡,原本急促的呼吸總算逐漸的放緩下來。

 

想著待會要到部落格上寫點東西抒發一下壓力,雨柔睜開眼,拍拍臉頰,用這個動作為自己打氣。

 

她是絕對不會輸給夏恬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