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75551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18

         渾然不知道辦公室發生了什麼事,應該說也不想知道,滿腦子只在意自己安危的妮妮是第一個逃走的人。

 

因為害怕而流出的淚水將妮妮本來精緻的眼影糊成一片,她用力的揩掉淚水,假睫毛歪了一邊,整張臉看起來狼狽不已。

 

在這個緊要關頭,妮妮已經不在意自己的妝容變得怎樣了,她慌不擇路的衝向倉庫,只想著跟阿卡拉開距離,離他越遠越好。

 

但是當妮妮跑出了卸貨通道,站在一排又一排的鐵製書架前,那些高聳得近乎抵到鐵皮屋頂的書架,卻又像一個個張牙舞爪的怪物一樣,瞬間釘住了妮妮的腳步。

 

妮妮不知所措的站在倉庫入口處,兩隻手揪得緊緊的,全身都無法控制的發著抖。方才扯下阿卡手臂的感覺還緊緊黏著手指不放,那軟爛的皮膚、肌肉……

 

不!不要再想下去了!妮妮用力掐住自己的手背,停止腦中的胡思亂想,也將那股從胃部衝上來的嘔吐感壓了下去。

 

現在……怎麼辦?妮妮深呼吸幾次,不安的看著前方昏暗得像是個無底洞的倉庫深處。雖然鐵皮屋頂上的破洞讓少許月光從外頭漏了進來,讓倉庫內不是一片全然的黑暗,但是這種僅可以看見少許景物輪廓的幽暗感,反而讓人更不安了。

 

妮妮躊躇不已,卻怕阿卡從後頭追上來,她緊張的向前走了幾步,又猶豫的停了下來,正準備回頭一探究竟的時候,一隻手驟然抓住了妮妮的肩膀。

 

「咿啊啊啊!」妮妮尖叫的一把打掉碰觸肩膀的手,驚慌失措的就要往倉庫裡衝,但是對方非但沒有放棄,反倒鍥而不捨的又抓住妮妮的手臂。

 

「呀啊!討厭!放開、放開我!」妮妮害怕得連轉頭的勇氣都沒有,就怕一轉過去,會看到阿卡那張腐敗的臉。

 

「妮妮,是我!」略低的沙啞女聲重重地落在妮妮耳邊,讓她瞬間停下掙扎。

 

「阿靡?」妮妮慢慢的回過頭,在確定抓著自己不放的人是阿靡之後,她像是虛脫般的放鬆緊繃的身子,差點連站也站不穩,「不要嚇我啊……我真的、差點就被嚇死了……」

 

「我才被妳嚇到。」阿靡也是驚魂未定,胸口還在上下起伏,「妳叫那麼大聲是不怕把人引來嗎?」

 

「阿卡追來了嗎?」妮妮反握住阿靡的手,慌慌張張的往後方看去,如同驚弓之鳥一般,情緒已經到了草木皆兵的狀態。

 

「應該是沒有……」阿靡也跟著側過頭去,白皙的臉孔帶著一絲警戒。

 

「太好了。」妮妮鬆了口氣,將身體靠向離自己最近的高高書堆。

 

倉庫的鐵架子上已經堆滿了小說,放不下的書就直接堆在地板上,直到它們看起來快搖搖欲墜之後,倉庫的工讀生才會放棄再往上堆的打算;也因此,這間佔地本來極其寬廣的倉庫在被一堆又一堆的書山佔領後,簡直變得像是小型迷宮一樣。

 

「現在怎麼辦?」妮妮看著阿靡,已經習慣性一遇到問題就丟給同事解決。

 

「不知道。馬的,好想抽煙。」在極度的緊張下,阿靡的煙癮又犯了,她伸手探向口袋,就想掏出香煙跟打火機。

 

「別開玩笑了。」妮妮一把按住阿靡的手,壓低聲音嚷著,「妳才是想把阿卡引來嗎?啊,討厭,為什麼偏偏是妳追過來……」

 

妮妮跺了跺腳,真希望這個時候在她身邊的是小說部的馬克,男性總是比女性更可以帶來安全感。

 

「如果是馬克追來,他絕對會被妳那張臉嚇死。」阿靡冷笑,毫不客氣的反擊回去,「嘖嘖,妝都糊了,假睫毛也歪掉了。妳那麼想原形畢露的話,請便,他應該在辦公室裡,妳現在追進去還來得及。」

 

伸手比了比通往茶水間的門,阿靡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妮妮,眉眼滿是譏誚,就是抓準了同事只敢嘴巴說說卻不敢有所行動的個性。

 

雖然同樣掛著公關的頭銜,但是實際在做事的人是阿靡,妮妮總是出一張嘴,然後便等著公司同事將她的提案變為實質上的成果。要不是妮妮精心打扮的外表與能說善道的個性,讓她在宣傳上多有斬獲,阿靡早就跟她拆夥了。

 

現在看著妮妮因情急下失言而懊惱的模樣,阿靡哼了一聲,自顧自的點了一根煙,趁著還有一絲喘息空間的時候,讓尼古丁冷靜一下思緒。

 

香煙的味道緩緩地充斥在鼻腔裡,妮妮討厭二手煙的味道,但是此時卻沒有底氣再與阿靡針鋒相對,她怕阿靡真的會拋下她一人不管。

 

就在她期期艾艾的準備開口詢問阿靡下一步該如何做的時候,喀沙喀沙,像是鞋子拖行在地板上所發出的沉悶摩挲聲,驟然打破了這短暫的靜謐氛圍。

 

「呀啊!」妮妮反射性驚叫一聲,阿靡眼明手快地摀住她的嘴,逼她吞下剩餘的聲音。

 

Fuck。」阿靡含糊的罵了一聲,吐掉嘴裡的煙,一腳將它踩熄,隨即拽著妮妮就往倉庫裡衝。

 

她不是沒想過從茶水間那邊進入辦公室,但是誰知道拉開門板之後,等待她們的又是什麼?況且,茶水間裡通往二樓的那座樓梯,老是給阿靡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好像有誰會透過樓梯欄杆的縫隙,悄悄的往下窺看一般。

 

妮妮緊緊反握住阿靡的手,拔腿跟著她一塊跑進倉庫,連吭都不敢吭一聲,就像是後面追著什麼洪水猛獸,只要慢了一步,就會被吞吃得連渣都不剩。

 

倉庫的地面上堆了一疊又一疊比人還要高的書,如同障礙物一般,讓阿靡跟妮妮在逃竄的時候,還要小心撞到書。彎彎繞繞的空間除了給予壓迫感之外,更讓人感到焦躁。

 

對於此時危機迫在眉睫的阿靡、妮妮而言,真是恨死了工讀生的放書方式。妮妮甚至還不只一次的撞到書角,尖硬的書角磕得她的小腿隱隱作痛,但是她卻不敢停下來。

 

「呼呼……呼呼……」已經不知道是誰的喘氣聲疊合在一塊,騷動著兩人的耳膜,刺激著她們的感官神經,情緒轉眼間就緊繃到極致。

 

好不容易在繞過了那些高聳如小山的書堆之後,阿靡立刻抓著妮妮拐向了最左邊的走道,由鐵書架間隔出來的通道約莫可以讓兩個人並肩而行。

 

由於書架上就算擺滿了書,還是有不少空隙可以窺見對邊的景象;比起被人從兩個方向窺視,還不如選擇靠牆壁的那條走道,至少可以勉強降低被看見的風險。

 

抱持著這個想法,阿靡帶著妮妮一路往裡頭衝,一邊跑一邊以眼角餘光注意著身後。

 

「哈哈哈哈哈……歡迎歡迎、歡迎迎迎迎……」如同唱片壞掉而跳針的笑聲無預警的在倉庫裡轟然響起,尖銳得讓人耳朵發痛。

 

「哇啊!」妮妮花容失色的尖叫一聲,一把鬆開阿靡的手,反射性加快速度的要往前衝,卻反而跟緊張回過頭、想要察看後方動靜的阿靡撞在一塊,兩個人狼狽的跌在地上。

 

「不要跑……一起、玩……我們一起、來玩啊……咯咯咯咯咯……嘻嘻嘻嘻嘻……」

 

高高低低的聲音在倉庫裡此起彼落,製造出一波波回音。那些音節不是高亢得讓人毛骨悚然,就是低啞得像是被砂紙磨過,每一聲都像是敲擊在阿靡跟妮妮的心窩上。

 

「留下來……咯呵呵呵呵……妳們出不去的……呵呵呵……誰也跑不掉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