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17

         方芳焦灼地兜著圈子,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她現在的優勢是在於這個辦公室已經上了鎖,還被堵住門,等同是一個臨時的避難場所。或許這可以勉強擋住阿卡,但是……其他「人」呢?那對小情侶所看到的二樓的「人」,如果他們也出現的話……

 

就像是在呼應她的想法,天花板上頭突然傳來啪噠一聲。

 

「嚇!」方芳倒抽一口氣,反射性抬頭往上看去。

 

啪噠、啪噠。

 

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

 

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

 

腳步聲越來越多,越走越快,彷彿要撼動這個空間一樣。方芳悚懼的瞪大眼,明明害怕的想要尖叫,可是聲音卻像是被堵在喉嚨裡,讓她只能嘶著氣,試圖尋找天花板上沒有傳來聲響的區塊。

 

可是不管她向左向右、往前往後,甚至是退到角落,製造出腳步聲的人就像是知道她的動靜一樣,聲音跟隨著移動。

 

「走開、走開……」方芳胡亂的揮著手,像是想要趕走看不見的東西,但是接連不斷的腳步聲仍舊亦步亦趨,逼得方芳忍不住抱頭發出尖叫。

 

「快走開啊!!!!」

 

啪、噠。

 

腳步聲落下,卻也不再響起了。一瞬間,小說部的辦公室內又變得安安靜靜,只剩下方芳急促的呼吸聲。

 

方芳慢慢鬆開環抱著頭顱的手,像一隻受到驚嚇的小動物一樣,先是用眼角餘光小心翼翼的覷著上方,在確定上頭沒有任何異樣之後,才敢將頭完全的抬起來。

 

但是一顆心才剛平復下沒幾秒鐘,尖銳的電話鈴聲驟然響起。

 

方芳被嚇得一口氣差點喘不過來,她瞠大眼睛,驚愕的看著不斷發出鈴鈴鈴聲音的電話。數秒鐘過後,她才彷彿大夢初醒一般,三步併作兩步的衝往自己的座位。

 

對了,電話!她怎麼會忘記這個聯絡工具!小說部專用的分機就放在她的辦公桌上。

 

方芳手忙腳亂的接起電話,手指發抖的抓緊話筒,連打電話過來的人是誰都無暇去問,急促的跟對方求救。

 

「救命!我被困在公司裡了!拜託、拜託過來救我!」

 

電話另一端先是一陣讓人不安的沉默,方芳提心吊膽的又「喂」了幾聲,卻意外聽到了祥仔慢吞吞到近幾遲緩的聲音響起。

 

「…………方芳嗎?」

 

「祥仔?!祥仔你在哪裡?」方芳就像抓到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就算平時對祥仔不屑一顧這,時候卻巴不得他可以立刻出現。

 

「咳呵呵呵……我在、我在……」

 

祥仔似乎說了什麼,但是很含糊,就算方芳把話筒整個貼在耳邊,還是聽不真切;而且總覺得祥仔那邊很吵,好像有好幾個人在說話,大家的聲音混在一塊,甚至讓方芳都快聽不清楚了。

 

「喂喂,祥仔。」方芳又喊了幾聲,「你在哪裡?可不可以換個安靜一點的地方說話?你那邊太吵了,我聽不見聲音。」

 

「我在……咳呵呵呵……我在……二樓啊……方芳妳……要上來嗎?」

 

方芳的瞳孔瞬間收縮,話筒從手裡滑了下來,敲在桌面上,發出好大一聲。她卻像無所覺,滿腦子都被「二樓」兩個字佔滿。

 

「我第一次看到樓上的燈亮起來。」

 

「還有人耶,所以這裡不是鬼屋囉?」

 

小情侶的對話再一次在腦海裡響起,方芳瞪著橫在桌面上的話筒,裡頭仍舊不斷傳出窸窸窣窣的雜音。很多人在講話,有男有女、有老有幼,還有祥仔像是跳針似的不自然笑聲。

 

方芳的心臟狂跳,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寒意從指尖一路往上竄,冷得她頭皮發麻。

 

「方芳……妳……不上來嗎……」

 

祥仔的聲音無比清晰的從話筒傳出來,明明沒有開啟擴音鍵,可是每一字都鑽進了方芳的耳朵裡。

 

「妳不上來的話……我們……只好……下去……找妳了……咳呵呵呵呵呵──────嘟。」

 

話筒裡瞬間傳來電話被掛掉的盲音,少了那些雜亂的聲音,辦公室內又一次的陷入死寂,只剩下方芳不安的呼吸聲。

 

明明是在完全封閉的密室裡,除非推開堵在門前的那些書櫃,否則是無法進來的,但是方芳卻無法自制的發著抖,她心慌意亂的轉動著脖子,好怕身後突然出現誰的身影。

 

就在她恐懼得不能自己的時候,咿──呀──彷彿二胡拉錯了音一般的刺耳開門聲,打破了這死一般的寂靜。

 

方芳的臉色一片慘白。

 

唯一連接小說部辦公室與外頭大廳的出入口,那扇門仍舊是關得緊緊的,書櫃也擋在前方,沒有半點移動。那麼,剛剛響起的開門聲,究竟是從哪裡傳出來的?

 

如墜冰窖的感覺讓方芳全身僵硬,因為太過害怕的關係,就連呼吸都無意識的屏住。

 

這裡還有一扇門,但是那扇門在這時候是不該發出任何聲音的,更遑論被人由裡而外的推開。

 

方芳牙齒格格打顫,恐懼化作淚水滲出了眼眶,她轉動脖子的速度是如此緩慢,就像是被宣判了死刑的犯人一般,露出了絕望慘然的表情。

 

她的視線著落之處在角落的廁所。

 

不應該被打開的廁所門板,正緩緩地讓一隻白色的手推開。

 

但是……那是手嗎?那隻手雖然有著五指與手掌的輪廓,可是人類的手,怎麼可能是中空的、彷彿被紙糊過一樣?

 

好幾張扁扁的臉從廁所裡探了出來,五官平面,如同繪在紙上一樣……不,不是如同,它們的五官真的是用筆畫出來的,只有臉頰與嘴巴塗著刺眼的豔紅色,整張臉白得詭異。

 

方芳看過這種東西。自己的祖父在送葬時,好幾個跟眼前的「人」長得很像的東西,就立在棺木周邊。

 

那是用來燒給死人的紙紮人偶!

 

「咳呵呵呵呵。」

 

「咿嘻嘻嘻嘻。」

 

跟方芳等高、或是比她高的紙紮人偶,從嘴裡發出古怪的笑聲,一個個從廁所裡滑了出來。它們的兩隻腳在擺動,可是與其說是在走路,不如說是在輕飄飄的滑行。

 

方芳發現到其中一個紙紮人偶的五官與祥仔有幾分相似,身高也是所有紙紮人偶最高的。

 

「不、不……不要過來!」一個恐怖的想法衝進腦中,方芳哆嗦著向後退。

 

畫在紙紮人偶臉上的嘴巴咧出了笑弧,紅紅的大嘴巴看得讓人心驚膽跳。它們搖晃著中空的身子,逼向方芳。

 

「啊、啊啊……不要過來!」方芳驚惶的退到門口,手忙腳亂的想要把書櫃推開。原本是用來防止外頭有人入侵的臨時屏障,現在反而變成阻礙方芳逃命的絆腳石。

 

「咳呵呵呵呵。」

 

「咿嘻嘻嘻嘻。」

 

紙紮人偶發出空洞的怪笑,它們前進的速度越來越快,就像是饑餓的蝗蟲一般蜂擁而上,轉眼貼近到方芳的身前。每一張用紙糊成的白色臉孔,上頭都畫著詭異又開心的笑臉。

 

「走開!走開!」方芳拼了命的推倒那些書櫃,手指已經握上門把、將它轉開,眼見逃命的希望就在眼前,但是那些瘦瘦長長的紙紮人卻同時間纏住了她的手,將她往後扯。

 

「哇啊啊啊啊──!」方芳激烈的扭動掙扎,淒厲的尖叫迴盪在辦公室裡,嬌小的身子很快就被那些紙紮人偶所淹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