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16

         阿卡古怪的笑聲就像是指甲刮在玻璃窗上讓人感到不舒服,方芳在衝進小說部專屬的辦公室之後,不管後頭的小綠如何呼喚,她仍舊毫不猶豫的關門、上鎖。

 

「呼、呼……」方芳緊張的推了推有些滑下來的鏡架,卻止不住不斷滲出的冷汗。

 

「方芳!方芳!開門!」

 

小綠拔高的吶喊如針似的尖銳刺耳,碰碰碰的拍門聲更是讓方芳如驚弓之鳥的摀住耳朵。

 

走開、走開!去其他地方!不要將阿卡引來這裡!方芳拒絕聽到同事的呼救聲,她的背部抵著門板,慢慢地滑坐到地上,全身蜷縮成一團,發抖不止。

 

吶喊聲、拍門聲交織在一塊,吵得方芳想要尖叫,緊繃的情緒如同下一秒就要潰堤;但也就是這一瞬間,所有聲音像是被掐斷一樣,門外突然安靜下來。

 

「……小綠?」方芳放下摀著耳朵的手,小小聲的呢喃著同事的名字,音量輕得只有自己才聽得到。

 

門外是死一般的寂靜。

 

「小綠?」方芳又輕喊了一次,毫無動靜的外頭讓她忍不住鬆了口氣,只是唇角才剛安心的揚起一絲弧度,阿卡嘶啞的嗓音卻毫無預警的劃破死寂。

 

「在哪裡……你們躲不掉的……呵呵、呵呵呵……」

 

「咿!」芳芳嚇得肩膀一顫,但還是反射性先遮住了嘴巴,以免自己不經意間發出的聲響引來注意。

 

小綠的聲音會突然消失,想必也是她急著躲藏起來,才沒有再繼續拍擊門板吧……儘管害怕不已,方芳的理智還是讓她很快得出結論。

 

但是慶幸也只有幾秒鐘的時間,在認知到阿卡有可能接近這邊,方芳連忙哆嗦著從地板上爬起來,手指摸著門把,確認鎖扣是按下的。然而只有一扇門板當作阻隔,還是無法讓她感到安心。

 

在無法開燈的情況下──免得燈光從門底下的縫隙潑灑出去,明擺著宣告裡頭有人──方芳摸索著牆壁,憑著印象中的空間隔局,小心翼翼的往旁邊走。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雖然室內一片昏暗,不過公司對邊街道上的路燈光線有幾絲剛好射進這個小辦公室裡,當方芳開始適應了黑暗後,那微弱的路燈餘光已經足以幫助她看清裡頭的擺設輪廓。

 

將因為害怕而忍不住縮起的背脊挺直,方芳握了握還在發著顫的手指,看向離自己最近的一座三層書櫃。她一邊注意門外動靜,一邊手忙腳亂的將書櫃拉到門邊,幾次因為碰撞而發出的聲音雖然很細微,但還是讓方芳慌張得一顆心差點曾喉嚨裡跳出來。

 

用書櫃堵住門板後,方芳還是無法安心,她輕輕喘著氣,調整因為太過恐懼而出現紊亂的呼吸,又使勁搬了兩個書櫃過來。

 

「這樣應該……沒問題吧?」方芳不放心的推了推書櫃,讓它們與門板毫無縫隙,貼得緊緊的,將這個臨時堆砌出來的屏障當作是她的最後防衛。

 

隨即她向後退了幾步,如同驚弓之鳥的看著門板。阿卡的聲音仍舊斷斷續續的響起,古怪,且讓人毛骨悚然。

 

方芳無比害怕下一秒會聽到阿卡呼喊的名字從小綠變成她。

 

快走!快點離開!不要發現她躲在這裡!方芳雙手交握,指甲緊緊的扎進皮膚裡,她卻不感到痛。比起疼痛,現在佔滿她腦海的只剩恐懼。

 

方芳一邊警戒的注意門口動靜,一邊向後退去,直到腰部撞到了後方的辦公桌,她才像是如夢初醒,斥責自己怎麼不會先躲到桌子後面,反而傻乎乎的站著。如果誰從門縫底下看進來,不就可以看到她的腳,從而知道裡頭還藏著人?

 

方芳急急忙忙的跑到桌子後面躲了起來,她不想鑽進桌底下,那樣的話,逃出口會受到限制,只剩下一個,讓自己變成甕中的鱉,真要有誰突然接近,想跑也跑不了……

 

不不不,不許胡思亂想,這裡很安全,門也被她用三個書櫃堵住了,她不會有事的!儘管不斷的想要說服自己,但不安還是如附骨之蛆的纏著方芳不放,她虛軟的坐在地板上,一雙眼睛不斷從桌旁緊張地看出去。

 

時鐘的秒針滴滴答答的移動,在這個封閉的密室裡顯得如此清晰,挑動著方芳的神經。她不時被那些聲音引得抬頭往上看,深怕牆上或天花板上會不會出現什麼。

 

就在方芳恐慌得不知所措的時候,一道清脆的聲音無預警的從窗外傳入,鑽進她的耳朵裡。

 

「欸?原來這裡真的有住人喔?」

 

方芳不敢置信的瞠大眼,忙不迭從地板上爬起,跌跌撞撞的衝向窗子,從欄杆的縫隙看出去。有一對年輕男女正挽著手,在公司前面停下腳步,彷彿感到新奇的對著大門指指點點。

 

眼見逃命的希望就在眼前,方芳精神一振,手指從欄杆裡伸了出去,拼命的大聲呼叫。

 

「救命!救命!有沒有聽到?拜託來救我!我被困住了!」

 

方芳的手指在半空中揮動著,她張嘴不斷呼喊,喊得喉嚨都痛了,但是對方卻置若罔聞,彷彿方芳的聲音並不存在。

 

「我第一次看到樓上的燈亮起來。」女孩仰起頭,還帶著稚氣的臉上露出吃驚的表情。

 

「還有人耶,所以這裡不是鬼屋囉?」男孩乾脆拿出相機,對著二樓的方向拍了一張,刺白的光亮閃出險些扎痛了方芳的眼。

 

她反射性瞇起眼,等到視線終於不再充斥著白光的時候,看似小情侶的兩個人已經越漸遠去,只有女孩子不滿的嘟嚷聲隨風傳來。

 

「厚唷,你幹嘛拍照啦?這種破爛地方有什麼好拍的。」

 

方芳已經停止叫喊了,她的手指一根根從欄杆上鬆開,慢慢的向後退了幾步,清秀的臉孔慘白得不可思議。比起聲音傳不出去這件事,讓她毛骨悚然的反而是那對男女的交談內容。

 

有燈,還有人……都已經荒廢十幾年的建築物,除了一樓被老闆租下之外,二樓以上怎麼可能有人居住?

 

方芳背後的冷汗就像是開了閘的水庫般,她無法控制寒意從身體深處冒出,指尖都在發著顫。

 

知道二樓有人這件事讓她恐懼不已,但最可怕的是,自己無法從這裡逃開!

 

「不、不要……」方芳哆嗦著嘴唇,牙齒在格格打顫,臉色蒼白得彷彿下一秒就會昏厥。

 

她得逃!必須逃出這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