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者基地(PIXNET)
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8177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15

「呼呼……呼呼……」

 

急促的喘息聲在辦公室裡響起,夾雜著凌亂的奔跑聲,小綠與方芳就像是身後有什麼洪水猛獸一般,頭也不敢回一個勁的往大門口衝去。兩人的腦海現在只剩下一件事,就是離開這個公司!

 

被辦公桌隔成彎彎繞繞的空間並不適合讓人在裡頭奔跑,好幾次她們不是撞到了桌角就是擦到了櫃子,但是恐懼已經凌駕了痛楚,兩人甚至連分神去在意有沒有哪裡受傷都辦不到,心慌意亂的只想早一步趕到大門那邊。

 

眼見玻璃拉門就在前方不遠處,小綠,方芳就像是溺水的人急切抓到浮木般地伸長了手,想要將大門拉開;然而就在指尖堪堪碰觸到門框的時候,鎖扣驟然自動上勾,扣住了拉門。

 

「怎麼回事?!」方芳焦急的想要扳下鎖扣,但是不管她如何施力,鎖扣卻是紋風不動,更不用說將玻璃門拉開一條哪怕一公分的縫隙。

 

「還不快點打開!」小綠一邊連聲催促,一邊回頭看向後方,就怕阿卡已經追了上來。

 

「打不開啊!」方芳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碰!最外頭的鐵捲門如同失速般的猛地砸下來,激起一圈塵埃,嚇得小綠方芳反射性的驚叫一聲,向後退了一步。

 

與此同時,馬克已經夾帶著夏恬從走廊裡衝了出來。他腿長體力好,轉眼間就已經追上了編輯部的兩位前輩,也看到了鐵捲門轟然落下的那一幕。

 

厚實的鐵捲門就像是一堵牆壁一樣,完全遮蔽了外界景物,讓四人如同陷入與世隔絕的境地。

 

「門……」夏恬艱難的擠出聲音,她伸出手試著想要解開鎖扣,不過馬克比她快了一步,直接抄起矮桌上的花瓶往玻璃門砸去。

 

匡啷!大小不一的碎片嘩啦啦落了一地,但是玻璃門連一絲裂痕都沒有,彷彿在嘲笑馬克的徒勞無功。

 

玻璃門前一片死寂,只剩下四個人的呼吸聲交錯,一時間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但很快的,一道粗啞的聲音打破了僵局。

 

「在哪裡……咳呵、呵……在哪裡……」

 

阿卡古怪的笑聲從走廊裡幽幽傳出,刮著所有人的耳膜,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無預警的開始閃爍起來,燈光忽明忽暗,映得四人的臉色青白交錯。

 

小綠面如死灰,細瘦的身形晃了晃,踉蹌了幾步,直到身子抵住矮櫃,她才像是清醒過來的打了一個激靈。

 

方芳第一個有了動作,在三人猝不及防之下,她驀地拔腿往另一個方向跑去

 

「等一下、方芳!」小綠瞬間看穿她的意圖,立即緊追在後,但是方芳的腳程極快,一馬當先的鑽進小說部的辦公室,也不管後頭的小綠如何呼喚,快速的把門板重重關上。

 

「方芳!方芳!開門!」小綠焦灼大喊,手掌砰砰砰的拍打在門上,不敢相信與她交情最好的同事會將她鎖在外頭。

 

「我們走!」馬克的反應也很快,拽著夏恬就往茶水間那邊衝去,同時還反手拉上木門,勉強替兩人設下一道屏障。

 

原先還明滅不定的日光燈終於完全熄去了光線,寬大的辦公室頓時陷入一片黑暗。

 

發現突然只剩下自己還在這個空間裡,小綠停下拍門的動作,總是平板無波的臉蛋上再也掛不住冷靜的表情,恐懼讓她全身僵硬,指尖冷得不可思議。

 

「在哪裡……你們躲不掉的……呵呵、呵呵呵……」

 

阿卡的聲音再次響起,卻是比先前近了許多,就連腳步聲都可以隱約聽見。

 

小綠惶然的睜大眼,緊緊咬住嘴唇,大氣不敢吭一聲,憑著記憶裡辦公室格局藍圖,膽顫心驚的在地板上爬行,好讓自己的身形被桌子擋住。

 

不管手掌跟膝蓋會不會被地板磨傷,小綠死命的向前爬,她必須將自己藏起來,絕對不可以被阿卡發現。

 

沿著桌子與桌子之間拼湊出來的通道,小綠一路爬往最角落的辦公桌。那裡剛好是個死角,除非特別繞過來看,不然只要一躲進桌子下方,根本不會有人知道

 

將全身蜷縮成蝦米狀,小綠摀著嘴巴,一雙眼睛瞠得大大的注視前方,就怕真的會看到有誰的雙腳出現。

 

「咳呵呵……小綠,出來啊……小綠,妳不是想看地下室嗎……我帶妳過去……」

 

阿卡的聲音越來越近,小綠屏住呼吸,恐懼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全身的神經繃得緊緊的,內心不斷祈求著不要被發現。

 

快點走開,拜託不要過來!去找誰都好,方芳就在那個小房間裡啊!

 

小綠好怕自己會因為太過害怕而發出聲音,她用力咬住嘴唇,咬得都快出血了,而手指更是不受控制的發著抖。

 

「小綠……小綠,不要躲了……」

 

沉重的步伐緩緩地經過了小綠躲藏的那張桌子,鞋子摩挲地板所發出的聲響在她附近徘徊,小綠一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她一手用力的摀住嘴,一手則是放在小腹上緊緊蜷握住,從來沒有像這一刻感到如此無助恐懼。

 

在辦公桌的庇護下,小綠的身子被完全遮藏起來。本來還在原地打著轉的阿卡似乎是放棄了,腳步聲開始出現了距離感,越來越小,緊隨在後的是茶水間門板被拉開的聲音。

 

太好了……小綠如釋重負的鬆開手,小口小口的喘著氣,竄入鼻間的空氣讓她有種如獲新生的解脫感。

 

雖然慶幸自己逃過一劫,但是小綠謹慎依舊,小心翼翼的躲在桌子底下,不敢輕舉妄動,努力的聽著周遭聲音。

 

當視界被黑暗所籠罩的時候,其他感官就會變得格外敏感。尤其是聽覺,一些不會去在意的聲音突然清晰起來,小綠就清楚聽見自己的心臟怦咚怦咚跳動,即使是壓抑的呼吸聲也像是會在桌下製造出回音。

 

小綠一瞬間被自己的呼吸聲嚇到,反射性屏住了氣息,不過在暫時停止呼吸一段時間、再也沒有聽到自己以外的聲響後,小綠總算完全放下了懸吊著的心,肩膀也不再緊繃。

 

輕輕挪動一下彎曲得有些發麻的雙腿,小綠慢慢的將手掌貼在地板上,想要爬出去。就在她剛有動作之時,先前熄滅的日光燈忽地亮了亮,幾次的明暗交錯後,辦公室頓時恢復一片光明。

 

小綠驚喜的看向外頭,劫後餘生的安心感讓她的淚腺鬆懈下來,眼眶濕濕的,這讓她不由得自嘲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脆弱。隨手揩掉眼角的淚水,小綠撐起上半身,正要從桌子底下鑽出來。

 

同一時間,一顆倒垂的頭顱驟然由上而下的伸進桌底,渾濁的眼珠子閃動不祥光芒。

 

「找、到、妳、了。」

 

阿卡咧著嘴,那張爬滿屍斑的臉孔就貼在小綠眼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