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14

         前往地下室的路總共有三條,一條是從倉庫那邊繞出來,一條是直接從卸貨通道走進去;最後一條則是穿過主管辦公室之間的走廊,拉開充當隔板的塑膠門,再走一小段路,就可以看到地下室的木門了。

 

阿卡熟門熟路的從大門那邊繞到了主管辦公室區塊,沿著被牆壁夾成的細窄走廊走了進去,身後依序是妮妮、阿靡、小綠、方芳、夏恬、馬克。

 

走廊沒有燈,是靠著辦公室那邊的日光燈斜射進來的光線充當照明,因此顯得昏昏暗暗。映在牆上的影子不時搖晃,更是替這個半封閉的空間增添幾絲詭譎氣息。

 

腳步聲與呼吸聲交織在一塊,平常不會去特別注意的聲音,這個時刻卻清晰得讓人無法忽視。

 

阿靡雖然看似從容鎮定,但是當她一踏進走廊的時候,突如其來的涼意順著脊椎骨往上爬,讓她心生不祥預感;然而小綠跟方芳卻是饒有興致的從後方推擠上來,似乎對於可以一解地下室之謎抱著極大興趣,這讓阿靡連後退的機會都沒有。

 

而走在第二位的妮妮,就像是急於探險的小孩子一樣,緊張中帶著興奮,卻沒有恐懼。自從知道阿卡並不是失蹤,而是離職之後,妮妮對他的提防早已消失得一乾二淨,甚至還巴不得阿卡走快點。

 

喀啦啦……塑膠門被阿卡拉開,發出了吵雜的聲響,劈頭就是一片黑暗迎來,走廊與前方簡直像是兩個世界一樣。

 

不過就算橫亙在前方的卸貨通道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妮妮的眼神卻變得更亮。反正在她後方有那麼多人,前頭還有阿卡擋著,不怕出什麼事。

 

好奇心凌駕了理智,妮妮還推了推阿卡的背,要他繼續往前走。

 

「就在走了,推什麼推啊。」阿卡沒好氣的嚷道,雖然他還是慢吞吞的走著,卻絲毫不受沒有照明之苦,反而是輕車熟路。

 

阿靡心裡的警鐘不知為何的越敲越響,她停在走廊的最前端,不像妮妮那樣急急的跟著阿卡走到卸貨通道上,而是冷靜的先往牆壁上的電燈開關摸了過去。在她切下開關的同一時間,妮妮驚叫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哇!」妮妮走沒幾步,突然踢到東西,驚慌失措下為了穩住身子的平衡,她反射性就向前面的阿卡抓去,一把扯住了他的手臂。

 

熾白的日光燈驟然亮了起來,伴隨著讓人感到不快的嗤拉聲,卸貨通道一下子從極暗變得極亮。一時間被光線扎痛了眼的妮妮搧搧假睫毛,眼底像是有一片白光在擴散。

 

妮妮覺得她好像扯下了什麼,當腦海浮出這個想法之際,她的眼睛也終於適應了光線眼。前的一切變得清清楚楚,所有景物的輪廓無所遮蔽,包括她手裡抓著的那東西。

 

她的手指正抓著一截軟爛的手臂!

 

妮妮駭然的瞪大眼,嘴巴也張得開開的,一口氣梗在喉嚨裡,心臟幾乎一瞬間要停止跳動。

 

「很痛耶,妳這個婊子。」阿卡咧著嘴,發出像是在嘲笑又像是在斥責的刺耳聲音。他的右手只剩下上臂到肘關節的部分,白森森的骨頭突出一小塊,包覆住在它旁邊的肌肉呈現不新鮮的暗紅,黏稠的黃褐色液體正滴滴答答的落下來,發出刺鼻的惡臭。

 

那是阿卡,但那也不是阿卡。

 

大塊的屍斑瞬間爬上他的皮膚,凡是被紫紅色染上的身體部位都像是潰爛一樣,變得軟膩凹陷。數十隻肥美的白色蛆蟲蠕動著從潰傷處鑽了出來,盤踞在肌膚外層,看起來就像厚厚的紗布。

 

「呀啊啊啊啊啊!」妮妮的尖叫幾乎要劃破夜色,她恐懼的甩掉那截斷臂,拔腿就往倉庫的方向跑過去。

 

阿靡比妮妮高出一顆頭,就算是站在她的身後,仗著身高優勢還是可以清楚看見發生在卸貨通道上的一切,尤其是在開了燈的狀況下。

 

「阿、阿卡……」阿靡顫著聲音,反射性想要往後退幾步,但是聽到妮妮尖叫的小綠與方芳卻往她推了過來,著急的想要知道發生什麼事

 

「靡姐?」夏恬的聲音更是從走廊裡傳了出來,因為回音的關係,顯得有點含糊。

 

但是阿靡已經無暇去注意又有誰喊了什麼,她恐懼的嘶著氣,身體的熱度宛如一瞬間被抽取,冷得她渾身打顫。

 

而那隻被妮妮甩落在地上的斷臂,就像是擁有生命與自主意識,驀地動了起來。先是手指屈起指,腹撐著地面,隨即如同大型節肢動物一般,快速的向阿靡的腳下爬去。

 

「走開!不要過來!」眼前的畫面太過駭人,超乎阿靡的承受極限,恐懼的慘叫頓時從喉嚨裡衝了出來。在後方走廊塞著人的狀況下,她想也不想地沿著妮妮跑走的方向,也往倉庫那邊衝了過去。

 

一下子突然少掉了兩個人,眼前景象立即豁然開朗,小綠與方芳同時看見了阿卡腐爛的身體、臉孔,以及那截在地上爬行的腫脹斷臂。

 

兩人倒抽一口氣,大腦一片空白,連思考的餘力都沒有,逃命的本能主宰了身體。

 

「讓開、不要擋路!」小綠、方芳反射性的向後轉,粗暴的撞開後面的夏恬,硬是從馬克身邊的空隙擠了過去。

 

雖然兩名編輯部的前輩身形嬌小,但是撞擊的力道可不輕,夏恬狼狽的靠著牆壁,肩膀被磕得隱隱作痛。只是還來不及平復那讓她一張臉都要揪在一起的疼痛,映入眼底的畫面頓地讓她臉上的血色盡失,瞳孔驟然收縮,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阿卡咧著嘴,隨著他的嘴角越拉越高,臉頰上的肌肉也在一絲絲剝離,似人非人的可怖模樣讓夏恬雙腳發軟,想要逃跑,但是膝蓋卻抖得不像話。

 

「快走!」馬克當機立斷,一把抓住夏恬的手,扯著她往辦公室那頭衝去。

 

阿卡也不急著追,他慢吞吞的撿起自己的斷臂,將它貼上斷口處轉了轉,被妮妮扯下來的手臂居然接了回去。他像是確認般的又晃了晃右手,整條手臂完好如初,只是動作有些僵硬。

 

「跑吧,跑吧,誰都逃不了的。」阿卡發出砂礫磨過般的乾啞笑聲,這一次終於緩緩邁出了步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