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者基地(PIXNET)
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8177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FROZEN同人-Wish(下)



         雖然艾沙已經對妹妹耳提面命過了,但這名樂觀得過了頭的女孩沒過幾天就忘記自己許下的承諾,睡覺時依舊窗戶大敞,放任涼爽的晚風吹入。

 

然後,她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內衣小偷的目標。

 

至於艾倫戴爾的女王忽然變為國王一事,經歷過不少風波的大臣們都已經鍛鍊出一顆堅強的心,他們寬容的接受了這個事實,看向艾沙的眼神就像是面對自己最疼愛的孫子或兒子一般。

 

艾沙很感謝宮裡所有人的體諒,他也為了自己可以擁有那麼多貼心又善良的臣民感到自豪。

 

況且,相比起自己的性別被轉換,安娜的貼身衣物遭竊才是最不能原諒的一件事。

 

只要一想到寶貝妹妹的衣物有可能會被小偷這樣或那樣,艾沙一向冷靜的理智就像是被火焰逐漸灼燒。

 

「就只是幾件內衣而已,看,我什麼事都沒有。」安娜從書裡抬起頭來,還特地張開雙手,表示自己的不介意。

 

「安娜。」艾沙按著額頭,嘆了一口氣。

 

「喔,拜託,不要再唸了。」安娜將臉蛋埋回書本後,僅露出一雙藍色的大眼睛,「你已經唸了我一個早上了。」

 

「誰讓妳晚上睡覺不關窗戶的?」艾沙皺著眉頭。

 

「如果你這麼在意的話,那我拿一件衣服讓小斯聞聞,說不定牠可以幫我找到犯人。」安娜突發奇想,接著就像是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她將書本丟到一旁,一骨碌的跳起來。

 

「不行。」艾沙迅速將安娜按回她的位子,正色說道,「小斯牠是一隻馴鹿,妳不能把牠當成獵犬。」

 

更重要的是,那可是安娜的貼身衣物。

 

「好吧。」安娜失望的坐了回去,「那你說我們該怎麼抓到那個小偷?」

 

「我想他這幾天應該會來到我房間。」艾沙敲了敲椅臂,「只要他真如我猜測那般膽大妄為。」

 

在說到膽大妄為四個字的時候,艾沙英俊的臉孔上露出一抹優雅微笑,但安娜卻不禁搓了搓手臂,覺得房間溫度好似下降不少。

 

對話到這裡暫時中斷了,安娜偷偷覷了艾沙幾眼,再次從桌上抽了一本書出來,如同轉移注意力般啪沙啪沙的快速翻看著。

 

一時間,書房只剩餘紙張被翻動的聲音。

 

這樣的安靜是罕見的,更正確一點的說,只要有安娜在的話,氣氛就會是熱絡的、活潑的。

 

可是安娜明白,她只是還不習慣與變為男性的艾沙相處。姐妹倆平常再習慣不過的親吻、擁抱,現在做起來卻變得如此彆扭。

 

將身子縮在椅子上,好似要把自己藏起來一般,安娜避開艾沙的視線,繼續翻找著那些小山高的書本。

 

在耗費了一整個白天的時間,兩姐妹(或者說兩兄妹)終於從父親那堆龐大的書籍裡找到了紫藍色花朵的相關記載。

 

正如送禮來的國家所言,那是一朵可以讓人心想事成的神奇之花,名為夢幻,是生長在高山中的罕見植物。一個花苞代表可以許下一個願望,當它綻放開來的時候,就代表你所許下的心願被聽到了。

 

不過這朵花雖然神奇,但是它的魔法也只能維持三天而已。換言之,艾沙三天後就可以恢復正常了。

 

這個消息讓安娜跳下椅子,開心的撲上艾沙。

 

這還是艾倫戴爾的女王在變成國王後,首次獲得妹妹的主動親近。他有些遲疑的將手掌覆上安娜的背部,輕輕的環抱住那具嬌小柔軟的身子。

 

察覺到艾沙碰觸自己時的不知所措,安娜也不自覺的緊張起來,她無意識的揪住艾沙的衣服,臉頰紅紅的,有點難為情。

 

可是,她還是抬起頭,睜著一雙天空色的眸子,努力將心底的想法說出來。

 

「我很抱歉,艾沙,我今天有點在避著你,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太習慣而已。」安娜秀氣的臉孔浮現一抹歉疚,「呃,你知道的,我從來沒有與哥哥相處過的經驗……也許我當初應該向漢斯討教一下?他上頭有十二位兄長……」

 

不知道是不是太緊張的關係,安娜有點語無倫次了,她慌亂的模樣落在艾沙眼裡,除了讓他啼笑皆非之外,也讓他的心裡湧起憐愛。

 

他撫上安娜的臉頰,溫柔的對她一笑。

 

雖然性別改變了,可是艾沙的微笑卻始終那樣的溫暖,安娜忽然覺得一直在糾結哥哥或姐姐這個問題的自己實在太愚蠢了。

 

安娜緊緊的環著艾沙的腰,將臉龐埋進那寬厚的胸膛裡,熟悉的微涼體溫讓她心安不已。

 

不管是男是女,艾沙就是艾沙。

 

 

 

艾倫戴爾的女王變為國王一事並沒有外傳出去,它成為王宮裡的人們心照不宣的秘密。

 

在等待魔法解除的這三天裡,艾沙就當作是讓自己放個假,同時也不忘把握與安娜的相處時間。

 

憑著現在的力氣,就算安娜冒冒失失的快要跌倒了,他也可以輕而易舉的將她撈進自己的懷裡。

 

不得不說,艾沙有點享受這樣子的狀況,不過他並沒有忘記自己的首要任務。

 

逮到那個罪該萬死的內衣小偷!

 

他相信在小偷輕易就得手了安娜的內衣之後,一定會更加膽大妄為的想要竊取女王的衣物。

 

安娜在得知了艾沙決定要以自己為餌時,第一反應就是吵著要加入,強調她不想讓艾沙一個人孤軍奮鬥。但事實上,安娜是擔心艾沙在憤怒之下會將小偷凍成冰塊,丟到海裡面。

 

在變為男性之後,艾沙不只力氣變大了,連魔法的威力也增強了。如果那名小偷真的落到艾沙的手裡……

 

光想像,安娜就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於是不管艾沙答不答應,安娜都已經抱著她的枕頭來到他的房間,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說什麼都不願意離開。

 

以艾沙此時的力氣當然可以像拎小雞般的將妹妹拎出房間,不過在那嬌小柔軟的身子窩進他的懷抱之後,艾沙就將這個念頭拋到腦後了

 

兩人裹著被子窩在沙發後,床舖上則是用枕頭做出了一個假人形,營造出有人正在睡覺的錯覺。

 

第一天,毫無動靜。

 

第二天,仍舊是毫無動靜。

 

一直到第三天……

 

窗外的天空黑沉沉的,像是上好的墨色絨布鋪展開來,上頭裝飾著點點銀光,很是美麗。

 

在這個安靜到所有人像是已經睡著的夜裡,安娜的意識不由得變得恍惚了起來,她懶洋洋的打了一個哈欠,眼皮耷拉著,就連頭顱也跟著點呀點的。

 

相比起安娜的昏昏欲睡,艾沙俊雅的面容上清醒得像是從來沒有看到過睡意。他一手攬著安娜的肩膀,一手則是調動著魔法,製造出一小片一小片璀璨的雪花,試著讓安娜打起精神。

 

喀啦,一道細微的聲響打破空氣裡的寧靜。

 

安娜如同受驚般的睜大眼,屏氣寧神從椅背後探出半顆頭。艾沙的手裡已經有氣旋在凝聚。在兩人的注視下,窗戶被慢慢的打開,晚風瞬間湧了進來,吹得窗簾飛舞不已、

 

有一抹瘦小的身子如同猴子般靈巧的翻了進來,他落地時是無聲無息的,簡直像是沒有重量一般。

 

月光勾勒出那人的輪廓與一身黑的裝扮,他的臉上蒙著布巾,只露出一雙眼睛來。他先是小心翼翼的轉動脖子,四處張望一下,在看到床上隆起的被子時,他就像鬆了口氣般放下緊繃著的肩膀。

 

再接著,他躡著足,迅速且果斷的朝著衣櫃方向前進。

 

雖然安娜並不在意自己的內衣被偷,但是看到那道瘦小身影鬼鬼祟祟的就要打開衣櫃,竊取艾沙的衣物,一股無名火倏地騰騰的往上冒。

 

她雙手抓在椅背上就要跳出來,但是兩道銀白色的痕跡驟然從沙發底下順著地板往前快速蔓延,如同兩條疾衝的白蛇,在幽黑的寢室內劃出兩道寒光。

 

啪沙,散發著凜凜冷光的寒冰好似兩朵霜之花在小偷的腳下倏地開綻,但下一秒,它們又迅雷不及掩耳的層層閉攏。只是眨眼間,小偷連手都還沒有碰到衣櫃的櫃門,他的雙腳就已經被寒冰凍住,動彈不得。

 

小偷瞬間刷白了臉色,他當然有耳聞過艾倫戴爾女王擅使冰之魔法的傳聞,但是,女王不是還躺在床上熟睡著嗎?

 

小偷還來不及回過頭,寒毛就猛然的一根根豎起,那並不是腳下的冰塊所帶來的寒意,而是生命受到威脅、打從心裡發寒的恐懼。

 

「你好大的膽子,連艾倫戴爾公主的衣物都敢偷。」伴隨著悅耳卻冰冷的嗓音響起,一抹修長的身影從沙發後走了出來。

 

在月光的照射下,小偷可以看到那是一名金髮的俊雅青年,他的臉上沒有笑意,冰藍色的眼睛透出了可怕的壓迫感。

 

「說,偷來的東西藏到哪裡去了。」

 

隨著青年的質問落下,原本只固定住腳踝以下的冰塊就像是有了生命似的瘋長,瞬間就包覆住小腿、大腿、腰部。

 

刺骨的寒意讓小偷的嘴唇都變成了青紫色,他哆嗦著從牙關裡擠出聲音,就怕回答得慢了幾秒,不如青年的預期,那禁箍住下半身的寒冰會迅速的將他整個人吞噬掉。

 

聽著小偷囁嚅的說出答案,艾沙修長的手臂抬起,準備要揮下的時候,安娜猝不及防的從沙發後跳了出來。

 

「等等,艾沙你不能……」她才嚷了一半,就發現艾沙揮手的動作只是讓小偷腳下的堅冰開始向前滑動,連人帶冰的撞開了大門。

 

這聲驟然巨響頓地將不少人從睡夢中驚醒過來,而負責守備王宮的侍衛更是手提武器匆匆趕來。

 

艾沙有條不紊的下達命令,很快就將所有人支開來;而小偷在被帶走前,仍舊震驚於侍衛們對著艾沙所喊的那聲「陛下」。

 

艾倫戴爾不是只有一位女王嗎?什麼時候又多了一位國王?

 

當然,小偷就算想破頭也無法獲得解答,他只能懷抱著一肚子的憋屈感,被人關進了大牢。

 

現在寢室裡只留下艾沙與安娜。

 

牆上的時鐘的鐘擺輕晃,時針與分針恰好指在了十二的位置,艾沙被轉換性別的第三天已經過去了,可是此時站在安娜眼前的還是那金髮藍眼的美青年。

 

「為什麼沒變回來?」安娜吃驚的瞪圓了一雙藍眸,「書上不是說魔法在第三天就會解除了嗎?」

 

「沒有恢復原狀嗎?」艾沙抬起手,看到的仍是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

 

如果永遠變不回來該怎麼辦?這個想法讓艾沙也不禁慌了。男性的身體與力氣雖然讓人覺得方便,但他並不想永遠保持這個模樣。

 

看著艾沙微白的臉色,安娜忽然主動抓住他的手,以著堅定無比的聲音說道:

 

「沒關係,沒關係的,有我在,艾沙你不用擔心,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就算我沒有恢復原狀?」艾沙遲疑的問。

 

「嗯,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喜歡你。」安娜的眼神無比誠摯。

 

聽著如同熨在心裡的溫暖話語,艾沙緊繃的情緒頓地鬆懈下來,他回握住安娜的手,將其放在自己的胸前。

 

「我也是。」他微笑。

 

下一瞬間,點點白光無預警的從身上發散出來,在安娜驚喜的注視下,艾沙修長的身形一瞬間變回原來的纖細,金髮披散在後,美麗得如同冰之女神一般。

 

兩人親密的將額頭抵在一起,兩雙湛藍色的眼眸相互對視,誰也沒有發現雪寶正攀在窗邊,它的身上還背著一個小包袱。

 

「嘿,安娜,我找到了妳的……」雪寶欣喜的呼喊還沒說完,在看見房間裡的兩個女孩子親密的依偎在一起的時候,它輕手輕腳的將包袱放在窗台上,悄悄的又滑了下去,將這個空間留給了兩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