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者基地(PIXNET)
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8177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09

         被反鎖在小說部辦公室裡,馬克與夏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同時發出好大一聲嘆息。

        

並不是沒有打電話向其他同事求救,但不是沒接通,就是直接轉到語音信箱,夏恬都要感嘆他們的運氣實在太好了,居然找不到一個救星。

 

「她的EQ指數根本低得不像話。」馬克咂舌。在數次撞門未果,反倒自己的肩膀隱隱作痛之後,他就放棄破門而出的辦法。

 

「幸好有廁所。」這是夏恬的第一個想法。第二個想法則是雨柔如果做得狠一點,把數據機關閉,讓網路斷線的話,她的小說真的會天窗。

 

「還有咖啡。」馬克苦中作樂說道,蹙起的眉毛總算鬆開來。

 

兩人又互看一眼,露出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的苦笑,隨即暫時放棄了求救的打算,先把手上的工作處理完再說。

 

就見馬克窩回了自己的桌前,夏恬也重新低下頭,校起了二校稿。一下子,辦公室裡除了鍵盤喀喀聲就是紙張翻動聲。

 

只是這樣沉悶的氛圍大約維持了半個多小時左右,夏恬突然把紅筆往旁一扔,厚厚的紙本稿子也推了開來。

 

「啊啊,不行,根本就靜不下心。」

 

「一樣。」馬克顯然也是無法專心的那個人,他揉揉額角,嘆了口氣。畢竟被雨柔先前的舉動一折騰,加班的氣氛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就算在做事,心卻始終定不下來。

 

既然兩人都沒有加班的興致,馬克乾脆從自己的座位移駕夏恬那邊,一屁股坐上她的辦公桌一角,還對著她勾勾手指,「幫我拿一下。」

 

「你很懶耶。在位置上不就可以聊天了,還跑到我這邊來做什麼?」夏恬沒好氣的說道,畢竟馬克的座位就在隔壁,搞不懂他沒事幹嘛還要繞一圈。

 

「這樣活動比較方便。咖啡,謝謝。」馬克笑瞇瞇的說,絲毫不在意夏恬的白眼。從她手裡接過了杯子後,他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隨口和夏恬聊起了公司八卦。

 

夏恬這才知道,雨柔其實常常用MSN騷擾馬克,會主動說要幫忙做二校稿,也是因為想示好的關係。

 

「不然我跟妳的工作量差不多,為什麼是幫我,而不幫妳做二校?」馬克挑了下眉,堵回夏恬想要辯解的聲音。

 

摘下黑框眼鏡,將臉頰貼在涼涼的桌面上,夏恬覺得今天的發展根本是超展開。莫名其妙被雨柔視作眼中釘,現在又被反鎖在公司裡。

 

「真的要在公司過一晚嗎?」夏恬喃喃低語,「這裡那麼悶,到時候流一堆汗,明天就得一身汗味的上班了。」

 

「妳只在意這個嗎?」馬克放下杯子,低下頭俯視著夏恬。兩人的臉龐距離得極近,就連對方身上的味道都隱隱嗅得到。

 

「不然要在意什麼?」夏恬理所當然的反問,順道一掌將馬克的俊臉推開,「很熱,拜託不要靠我那麼近。」

 

「……夏恬,妳以前一定常常被人說遲鈍、粗線條。」馬克垂著眼角,將夏恬的手掌抓下,改而握著她的手腕,神色複雜的說道。

 

夏恬瞪大的眼睛就像是在說:你怎麼知道?

 

馬克怎麼可能不知道。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結果夏恬只在意辦公室很悶,渾然沒有意識到另一個層面的含義,不是遲鈍是什麼。

 

鬱悶的嘆了口氣,馬克正想著自己應該再說點什麼的時候,夏恬卻一把將手腕從他的鉗握中抽出來,豎起食指放在嘴唇前,示意他安靜。

 

「噓,噓。」

 

馬克不明就裡,不過還是保持了安靜,同時側耳傾聽是否哪邊有動靜,不然夏恬也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一陣喧鬧忽然從外頭傳來,伴隨著的還有大門被打開的聲音;而且沒過幾秒鐘,一片白光驀地從門縫底下潑灑進來。

 

有人進了公司。

 

夏恬的眼底閃爍著興奮光芒,匆匆抓起眼鏡戴上,一骨碌的從椅子上彈了起來,三步併作兩步的衝向門口,用力拍打著門板。

 

「誰在外面?拜託幫我們開一下門!我們被反鎖在裡面了!」

 

夏恬的呼救聲才剛落下,就聽見一陣腳步聲朝著她的方向接近,不時還夾雜著幾聲交談,聲音很熟悉,就像是──

 

如同在印證著夏恬的想法,小說部辦公室的門在被人解開鎖之後,就由外往裡推了進來。在外頭日光燈的映照下,清楚勾勒出阿靡的輪廓──還是夏恬反應快,退得及時,不然就要被門板撞上了鼻子。

 

雖然不清楚阿靡為什麼會回來公司,但是在看到她身後的另三道人影後,夏恬吃驚的張著嘴,手指比向了站在外頭的四人。

 

阿靡、妮妮、小綠、方芳。

 

「靡姐,為什麼妳們會在公司?」馬克早已經從夏恬的桌子躍了下來,邁著大步走向門口。

 

「這才是我想問的。」阿靡神色古怪的看了進來,「為什麼你們兩個會被反鎖在裡面?」

 

「呃,是……」夏恬掙扎著要不要說出雨柔的名字時,馬克清朗的聲音已經響起。

 

「是雨柔。」

 

同時他還沒好氣的瞪了夏恬一眼,似乎覺得她太過濫好人。

 

「雨柔沒事把你們鎖在裡面做什麼?」妮妮納悶的看看夏恬,又看看馬克,「總不會她想湊合你們吧?」

 

「絕對不是。」夏恬立即搖搖手,否認的速度快得讓身後的馬克咋了一下舌,「雨柔她……她覺得是我去跟小綠姐還有芳姐打小報告……」

 

「打什麼小報告?」阿靡一時間還沒想起下午發生的事,不過身邊的妮妮已經忍不住別過頭、摀著嘴,就怕自己發出竊笑聲。

 

「我也不清楚。」夏恬苦惱的說,「不管我怎麼解釋,雨柔就是聽不進去。」

 

「妳最好小心雨柔。」與小綠長得有八分相似,齊瀏海、戴眼鏡的方芳突然迸出了聲音。

 

這句話來得太突兀,夏恬不由得詫異的睜大了眼。

 

阿靡也愣了一下,但她隨即就恍然大悟,方芳是準備要製造夏恬跟雨柔的對立。唇邊的弧度似笑非笑的悄悄挑起,但很快又隱沒,謹慎的藏起自己看熱鬧的心態。

 

「芳姐。」馬克往前踏了一步,出聲詢問,「妳說的是哪件事?」

 

「沒什麼。」方芳還沒有回答,小綠已經主動介入了對話,制止了馬克再繼續問下去,有些東西點到為止即可,「我明天會找雨柔談的。你們兩個如果沒什麼事,就先回家吧,門我們再鎖就好。」

 

看方芳與小綠的態度,顯然是不想將事情原委告知。夏恬也不是不懂得看臉色的人,她壓下了心底的疑問,轉而問起在意的另一件事。

 

「小綠姐,為什麼妳們會突然回公司?」

 

誰知道這句話一出,阿靡、妮妮的表情就沉了下來,臉臭臭的,像是被挑起了什麼不開心的記憶。

 

夏恬尷尬的僵在原地,抬起眼睛覷著兩人,就怕自己是踩到了地雷。

 

還是阿靡的情緒切換得快,深呼吸幾下幾後就穩定了下來。她耙耙頭髮,露出了無奈的笑,「剛剛接到老闆電話,說送印的雜誌內頁有問題,要我跟妮妮回公司一趟。」

 

「真是的,哪有唱歌唱到一半還要回公司。」妮妮噘著嘴巴,雙手環胸,很不高興的嚷道。

 

「別抱怨了,我跟小綠都陪妳們回來了,還不快去把東西弄一弄,早點離開。」方芳推了下鏡架,輕聲催促。

 

接著,方芳又看向了馬克與夏恬,「你們還佇在這裡做什麼?要加班還是要下班,自己選一個。」

 

這一次,夏恬終於想起來了,她低喊一聲「我的封面」,就匆匆折回自己的座位,看檔案傳收得如何。馬克耙耙頭髮,也跟著夏恬的腳步回到位置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