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者基地(PIXNET)
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8177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08

         相比起小綠與方芳可以準時下班,夏恬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看著堆在桌上的兩份厚厚二校稿,她發出垂死般的呻吟。

 

她其實也很想走啊,冷氣都關掉了,辦公室又悶又熱,就算把腳邊的電扇開到最大風速,還是讓她背部直冒汗。

 

可是夏恬有好幾份封面檔案還在接收,如果錯過了畫家還在線上的時間,誰知道回到家之後還有沒有辦法順利收到稿子。

 

尤其是有的封面明天就要讓美編排版完成,直接送印刷廠了。

 

基於這個理由,夏恬才第一次在六點過後還留在公司裡;馬克已經是加班的常客了,看到夏恬留下來,他朝她眨了下眼,頗有「歡迎加入」的意思在裡頭。

 

夏恬乾脆回了他一個鬼臉。

 

然而最讓夏恬驚訝的,是雨柔居然也還沒離開,那名秀秀氣氣帶著古典美的女子垂著眼角,不發一語的坐在位置上。

 

夏恬想起了早上跟雨柔擦身而過時,她那紅通通的眼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或許跟她留下來加班有關。

 

暗暗做著猜測,夏恬忍不住多瞄了雨柔一眼。與她同期進來的女同事渾然未覺,只是抿著嘴唇,盯著螢幕發呆,周身散發出閒人勿近的氣息。

 

嘆了口氣,夏恬收回視線,覺得自己與雨柔的交情也沒好到可以去探問她的隱私,乾脆從位置上站起來。

 

「我要去泡咖啡,有人要一杯嗎?」

 

「謝謝。」坐在隔壁的馬克順手將自己的杯子遞了過去。

 

雨柔仍舊是一聲不吭,就好像沒聽到夏恬的詢問。

 

拎著兩個杯子,夏恬走出了小說部的專屬房間,外頭的大辦公室已經空無一人,電燈也全數被關掉,不過夏天的晚上暗得特別慢,就算現在已經快要七點,外頭還是一片亮晃晃的陽光,照得辦公室的能見度極高。

 

夏恬原以為扣掉他們三人,其他部門的同事都已經離去了,但是在經過網管的位置時,夏恬注意到他的主機仍在發出運轉中的嗡嗡聲,就連公事包也扔在桌面。

 

不過卻沒有看到那隻金髮洋娃娃。

 

夏恬是有聽其他人提起祥哥是去樓上檢查有沒有漏水,但是,總不可能待在上頭一整天吧?

 

夏恬反射性抬頭看了看天花板,但很快的,她不禁對於自己這個舉動搖搖頭。她又沒有透視眼,這樣看也看不出什麼動靜來。

 

抱持著「那麼大一個人,總不可能會離奇失蹤」的想法,夏恬拉開門,走進茶水間,沒想到第一眼就看到飲水機對邊的樓梯鐵門依然是敞開的。

 

「該不會……?」夏恬將兩個杯子放在飲水機上方,往著樓梯的方向靠了過去。

 

生鏽的鏤空鐵門靜靜的貼著牆壁,因為鏽蝕得太嚴重了,幾乎讓人看不出原先的顏色。

 

「祥哥!」夏恬拉高聲音喊道,「祥哥!你在樓上嗎?」

 

幽暗的樓梯口靜悄悄的,沒有半絲回應,只有夏恬的聲音撞擊在牆面上,製造出小小的回音。

 

吞了吞口水,夏恬一隻腳踩上樓梯,猶豫要不要上去看一下。

 

小綠交待不要接近的地方只有地下室入口,二樓應該還在許可範圍……吧?

 

想是這樣想,但是夏恬卻覺得自己的身體跟大腦好像不同調,她的左腳踩在第一級的階梯上,然而右腳卻像是被釘在地板,始終不願意踏上去。

 

就在左右為難間,夏恬聽到了一陣輕巧的腳步聲逐漸接近,她轉過頭,卻意外看到雨柔也拿了個杯子走進來。

 

「要倒水嗎?剛可以一起拿給我的。」夏恬一邊說著話,一邊將腳收了回來。

 

雨柔沒有走向飲水機,反而直接往夏恬的方向走過來,突兀的在她身前站定。

 

「是妳跟上面的說我的事?」

 

「嗯?什麼?」夏恬一頭霧水。

 

「小綠跟方芳。都是因為妳去打小報告,她們才會發現我的事。」雨柔的眼神一反平常的柔弱,變得尖銳逼人。

 

雖然不清楚事情的前因後果,但莫名其妙被人指責說跟上級打小報告,夏恬可不想背這個黑鍋,她皺起眉,視線毫不退縮的回視雨柔。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

 

「心虛的人都是這樣回答的。」雨柔的手指揪著裙襬,肩膀微微發著顫,「我真是錯看妳了,夏恬。虧我還那麼相信妳,妳居然這樣蹧踏我的信任。」

 

真是見鬼了。如果不是情況不允許,夏恬真想翻個白眼。

 

「雨柔,我真的不知道妳在說什麼。我從來沒有跟小綠和方芳說過妳的事,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妳有什麼事好讓我去打小報告。」

 

夏恬盡量想讓自己的回應委婉一點,但是雨柔顯然不這樣覺得。她用力咬著嘴唇,瞪了夏恬一眼,掉頭就離開茶水間。

 

「搞什麼鬼。」夏恬嘟嚷著,也沒什麼心情去樓上探看個究竟了,她站在飲水機前,替自己與馬克泡了杯咖啡,讓濃濃的咖啡香穩定一下情緒。

 

由於夏恬是背對著樓梯,她沒有發現到,就在接近樓梯口的地方,有幾雙腳正靜悄悄的站在那邊,而有一張臉更是從欄杆的縫隙中探了出來,面無表情的盯著夏恬的背影。

 

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夏恬緊皺的眉頭才終於鬆開一點,她嘆了口氣,揣著兩個馬克杯,慢吞吞的走回了小說部專屬辦公室。

 

然而才剛踏進去,她就聽到細細的啜泣聲迴盪在裡頭。

 

馬克有些尷尬的坐在位置上,在看到夏恬的身影後,頓時露出了得救般的表情。

 

「快去安慰她。」馬克用唇形無聲的說。

 

夏恬搖搖頭,整張臉都快皺成一團了。她將一杯咖啡遞給馬克,重新坐了下來,利用MSN將方才發生的事情說了遍,同時也反問一句馬克,「為什麼不去安慰她」。

 

「因為很麻煩。」相貌英挺的男人擰起眉,快速的在視窗裡敲出了一串句子,「我不喜歡被她纏上。」

 

看著回答得理所當然的馬克,夏恬不由得在心裡腹誹:長得帥的人就是這點討厭。

 

一邊是鍵盤敲擊的喀喀聲,一邊是雨柔壓抑的哽咽聲,夏恬悄悄從螢幕旁邊探出去,看著伏在桌上哭得肩膀一抖一抖的同事。

 

偏偏馬克擺明就是不插手,這樣放著雨柔哭下去,氣氛感覺很微妙。

 

夏恬嘆了口氣,又縮回了螢幕後。她盯MSN的通訊名單,想了想,還是決定點開雨柔的視窗,十指靈巧的敲擊在鍵盤上。

 

「雨柔,我還是不清楚我是哪邊做錯了,讓妳這麼生氣。如果妳對我有什麼不滿的話,可以直接告訴我。」

 

似乎是聽到了自己的MSN發出訊息提示聲,雨柔吸著鼻子抬起頭來,往螢幕上看過去,下一秒,她就像是被踩到貓的尾巴一般,刷地從座位上站起來,惡狠狠的瞪向夏恬。

 

「妳不要太過份了!夏恬!」

 

「什、什麼?」突來的發展讓夏恬張口結舌,完全不知道自己方才打的句子是哪裡觸怒了雨柔。

 

但是雨柔並沒有給予夏恬開口的時間,她也不管電腦還沒關,一把抓起包包,如同被激怒的刺蝟,踩著高跟鞋喀喀喀的走出辦公室。

 

然後,當著夏恬與馬克的面,砰的將辦公室門板用力甩上。

 

急轉直下的發展讓夏恬除了傻眼還是傻眼,她愕然的跟馬克對望一眼,從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相同的情緒。

 

「她……就這樣走掉了?」夏恬吶吶的問。

 

「不知道。」馬克一臉不敢苟同的表情,他盯著被關起的門板幾秒鐘,忽地站起身子,往門口的方向走了過去。

 

站在門前,他伸出手轉了轉門把,但是只聽到幾聲擦擦聲響起,木門仍舊紋風不動,就算抓著把手晃了晃,還是徒勞無功。

 

「不會吧?」夏恬也跟著站了起來,她雙手撐在桌面上,語氣裡充滿不敢置信,「她把我們反鎖了?」

 

「都幾歲了,這麼幼稚的事也做得出來。」馬克繃著臉,乾脆走到窗邊。由於窗子外頭鑲著鐵欄杆,因此沒辦法將頭探出去,從這個角度只能隱隱看到公司大門前的一部分景象。

 

正在發動機車的雨柔像是察覺到了馬克的視線,忽地轉過頭,面無表情看了他一眼。

 

「陳雨柔,把門打開!」馬克沉聲喊出了她的全名,但是雨柔卻直接拉上安全帽的面罩,騎著機車從他面前揚長而去。

 

窗外的天色終於完全暗下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