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07

         今天的祥仔有些奇怪,看起來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樣,臉色也比平時來得蒼白,跟他說話總是會慢幾拍才得到回應。

 

而且祥仔的辦公桌上還突兀的出現一隻金髮洋娃娃,因為跟他平時的形象太過不搭了,惹來不少同事的側目。

 

阿靡則是大剌剌的走到他身邊,一手拿著扇子,一手指向洋娃娃,

 

「唷,祥仔,你的喜好什麼時候變了?」

 

「這是……要送給我……姪女的……」祥仔慢吞吞說道,就連抬頭的動作都很機械化。

 

阿靡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帶點試探性味道的問,「你還好吧?昨天去二樓的時候,有看到什麼嗎?」

 

「沒有……我很好……待會還得去檢查二樓……有沒有漏水……」祥仔擺擺手,像是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的從位置上站起來,朝著茶水間走去。

 

看著他彎腰駝背離開的身影,阿靡聳聳肩,討了個沒趣,也就懶得再搭理祥仔。反正她跟祥仔也沒那麼熟,做個表面功夫問問而已。

 

因為外貌予人強勢的感覺,阿靡在待人處事方面反而會放下身段,對於新人更是會主動打招呼,好讓自己在對方心中留下一個親切印象,日後拉攏也方便得多。在這間公司裡,她太清楚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重要性了。

 

回到座位拿了煙與打火機,阿靡就從另一條通道繞到倉庫那邊,隨意的找了個角落,愜意的點了一根煙,借由尼古丁的味道來讓自己放鬆。

 

一邊吞吐著煙霧,阿靡一邊瞇著眼,看著外頭明亮到刺目的陽光。

 

鐵皮屋搭建的倉庫不是普通的熱,不過辦公室的冷氣也還沒開,與其悶在裡頭,還不如到勉強有點通風的倉庫這邊抽個煙。

 

彈彈煙灰,阿靡呼了口氣,眼角餘光恰好瞄到一抹嬌小身影從茶水間繞了出來;而對方在發現她的存在後,就施施然的走了過來。

 

是跟阿靡同部門的妮妮。

 

妮妮是個非常懂得打扮自己的女孩子,即使公司在沒開冷氣時讓人熱得汗流浹背,她還是每天悉心上妝,假睫毛跟瞳孔放大片都是必備品,將本來細小的眼睛變得像日系美少女那般水亮水亮,豐腴的臉頰也用蓬鬆的捲髮遮住。

 

只要是看過妮妮真面目的人,都會由衷感慨化妝品的神奇。

 

仗著身形足足比妮妮高出一顆頭,阿靡清楚看到她今天的假睫毛戴了兩層。

 

「不累啊妳?」吸了口煙,阿靡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同事。

 

「不把自己弄得漂亮點,又怎麼會有男人願意替我做事?」妮妮將右手伸到眼前,陶醉的看著宛如藝術品般的水晶指甲。

 

「自戀狂。」阿靡嘲諷的送了她三個字。

 

「男人婆。」妮妮也甜美的回應,同時還朝著往這邊探頭探腦的工讀生送了記秋波,被勾得臉紅心跳的工讀生就像是做壞事被捉到一樣,迅速的鑽進了倉庫附設的小房間裡。

 

 說是小房間,其實裡頭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就是溫度涼爽。這對於在倉庫工作得滿頭大汗的工讀生來說,是最佳的避暑地方。

 

不過阿靡在看到兩個工讀生都跑進了小房間裡,忍不住皺了下眉頭。

 

「怎麼了嗎?」妮妮心細,注意到這個細微的情緒變化。

 

「不,那裡……」阿靡欲言又止。

 

「那裡很涼啊。」妮妮納悶的往小房間的位置看了又看,她自己也曾經進過裡頭,不懂阿靡是在皺什麼眉。

 

「算了,改天再跟妳說。」阿靡抽著煙,乾脆轉移話題,「總之妳可別將主意打在工讀生身上,幾個弟弟都沒成年,拐上床的話,小心妳成了明天社會版的新聞。」

 

「放心,人家對小朋友沒興趣,沒什麼錢不說,我的工作他們也派不上用場。」妮妮不屑的擺擺手,「我現在有興趣的是小說部的新人。」

 

「馬克嗎?」阿靡挑了下眉毛。

 

「難道會是夏恬或雨柔嗎?」妮妮沒形象的翻了個白眼,「同事那麼久了,妳還不清楚我的品味嗎?人家不搞蕾絲邊的。」

 

「管妳是不是,別來搞我就好,我也是會挑的。」阿靡才不管同事的性向如何,她撇了下唇角,正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卻發現會議室的門突然被人由裡往外打開,一前一後的走出小綠以及雨柔。

 

小綠依舊沒什麼表情,但是雨柔卻是眼角紅紅的,彷彿哭過了一樣。在發現阿靡與妮妮正饒有興致的往她這邊看過來,連忙低下頭,匆匆忙忙的避開兩人視線,走進了辦公室裡。

 

小綠倒是沒有跟著一塊進去,她腳跟一旋,就往阿靡與妮妮走過來。

 

「小綠,妳欺負新人厚?」阿靡手裡夾著煙,笑嘻嘻的說,眼裡則是一抹興致盎然。

 

「想太多,我要欺負她的話,手段可多的是。」齊瀏海、戴著眼鏡的小綠平平淡淡的回答,「是她太不聰明了。」

 

「喔喔?」妮妮嗅到了八卦的味道,眼睛都亮了,「不是聽說雨柔是你們部門效率最好的新人嗎?從來沒看過她留下來加班。」

 

「如果她的效率是建立在把一校都發出去給外校編輯,那我建議老闆可以再請一位新編輯進來。」小綠語帶嘲諷的說。

 

妮妮還在思索著這句話的意思,阿靡已經反應過來,吃驚得差點掉了香煙。

 

「哇靠,不會吧,她發出去的稿子多到足夠讓外校編輯領跟我們一樣的薪水嗎?」

 

妮妮把嘴巴張得大大的,厚厚的假睫毛搧了又搧,總算把這段話完全消化完畢,「所以……她到底是發了幾本?」

 

「不多不少,手裡有的書全發出去,她只做二校而已。」

 

「強者雨柔。」阿靡重新吸了口煙,「我這是稱讚的意思,真的,不騙妳們。」

 

「真可惜呢,人家本來還想說雨柔的效率真那麼好,就抓來公關部用一下,結果是裝出來的啊。」妮妮嘆了口氣。

 

她一向討厭寫那些企劃文案,以前還有阿卡可以使喚,可是自從阿卡失蹤後,小說部的小綠跟方芳根本不買她的帳,之前的新人也都做不久。本來想說雨柔剛進來,工作能力也不錯,以試用期去壓她的話,應該可以讓她乖乖聽話,結果事情反而大大出人意表。

 

「妳可以找馬克或夏恬。」小綠自然把妮妮的私心看在眼裡,只要事情跟她無關,就算馬克跟夏恬被派去打雜她都無所謂,「不過這幾天不行,他們還有好幾本書要趕,不利用這個月多磨練一下怎麼行。」

 

「妳果然還是有欺負新人嘛。」阿靡的眼底滑過了然,似笑非笑的吸了口煙,「別跟我說他們現在的工作量是正常的,妳一定有多丟幾本不喜歡的書跟難搞的作者給他們。」

 

「當初阿卡也是這樣對待我們的,活該他失蹤。」小綠伸手撥了撥瀏海,露出鏡片底下的眼睛,冷淡的說,「我跟方芳算是很客氣了,沒有讓他們一進公司就立刻接手十幾本書,一個月八本已經夠善待他們了。」

 

「一進公司就做八本?啊啦啦,這不加班根本做不完嘛。」妮妮掩著嘴,發出吃吃的笑聲。

 

「小綠。」阿靡像是想到什麼,忽地開口問道,「雨柔那邊,妳是怎麼跟她說妳知道那件事的。」

 

這句話聽在妮妮耳裡,只覺得沒頭沒尾;但小綠卻忽地揚起唇角,一字一句緩緩的說:

 

「我告訴雨柔,是夏恬跟我打小報告的。」

 

「哇喔。」阿靡吹了聲口哨,笑得沒心沒肺,「妳做人還真狠。」

 

「夏恬也太可憐了,居然被她尊敬的前輩陰了。哎呀,怎麼辦,這樣會讓我很期待她跟雨柔之後的發展耶。」妮妮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幸災樂禍,笑得越發燦爛,就像是聽到什麼有趣的話題一樣。

 

「抗壓力不夠的話,是要怎麼在這間公司生存下去?我只是提前給夏恬增加社會經驗而已。」小綠的語氣依舊平板如昔,並不覺得自己哪裡做錯了。

 

「擺爛就活得下去啦。」阿靡聳聳肩膀,舉出了例子,「像祥仔不就過得很滋潤,天天都在打線上遊戲看小說,我看影片都看得很收斂了。拜託,他老是假裝在回應網站留言,其實根本是將小說貼在留言框裡,一看就是整個下午。」

 

「是說,好像從早上就沒看到他了?」突然想起這件事,小綠隨口問道。

 

「誰知道檢查漏水檢查到哪裡了,說不定是在樓上睡覺了。」嗤了一聲,阿靡並不在意祥仔的去向。

 

「厚唷,那種沒用的男人就不要管他了。」妮妮對於這個話題開始感到不耐煩了,做了一個將事情放到一邊去的手勢,「哪哪,我們晚上去唱歌吧。之前趕雜誌趕得快瘋掉了,不唱個歌抒壓一下,人家絕對會爆炸。」

 

「唱歌好啊。」阿靡也被挑起了興致,她將燃到一半的煙捻熄,轉頭看向小綠,「妳呢,要不要一起來?」

 

「嗯,反正書都交給夏恬跟馬克,我和方芳最近的工作量輕了不少,今天可以跟妳們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