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者基地(PIXNET)
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8177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果芎本《桃色假期》試閱03

         桃色假期03

 

 

「別鬧了,你這樣子可不能出門。」川芎對於男人無形中散發出來的威壓視若無睹,他看了張果幾眼,最後皺起眉頭,「乙殼的模樣不是比較方便?」

 

幾乎是在川芎的話一落下,張果的法袍很快就被一身休閒服所取代,一頭白色長髮也束了起來。扣除掉髮色與眸色,他的打扮看起來就跟一般人差不多。

 

「我施了幻術,不會被發現的。」張果淡淡的說,「不是小孩子模樣,可以約會。」

 

川芎愣了一下,接著才反應過來張果後面的那句話是在解釋他為什麼要解除乙殼。

 

直白的「約會」兩字讓他只覺得有一股熱氣從脖子衝上來,他故作鎮定的咳了一聲,以手搧風,卻搧不去臉上的紅潮。

 

張果喜歡川芎臉紅的模樣,他俯下身,在戀人的唇上啄了一吻。

 

啪嘰……

 

兩人都沒有注意到天花板上的日光燈閃爍幾下。

 

下一瞬,一道半透明的身影從地下室的門板鑽了出來,有著中年大叔外貌的幽靈踩著色彩鮮豔的人字拖,身上則是一件大花襯衫。他捏著圖畫紙的左右兩角,興高采烈的就想對著川芎獻寶。

 

「林川芎,你快看快看!這是妹妹送給我的,上面還有寫妖精叔……」

 

最後一個字還來不及脫出口,名為約翰,但總是被人喚作強納森、阿嘉沙或是羅伯特的幽靈,在看到川芎身前的高大男人時,驟地來了一個緊急煞車,硬生生的在他們前一公尺處停了下來。

 

他看看了川芎,再看了看背對著他的黑髮男人。

 

約翰清楚記得,林家長男的交往對象可是有著一頭髮梢微捲的銀白長髮。

 

「呃……你外遇?」約翰小小聲的問,就像害怕自己提出的這個問題會驚擾到什麼,他甚至還小心翼翼的左右張望一下。

 

雖然林川芎老是喊錯他的名字,又常常沒有發現他的存在,不過身為林家的守梁,自然是要負起保密的責任。

 

「放心吧,林川芎,我會替你保守秘密的。」約翰拍拍胸膛,對著川芎眨了一下眼,做出一個心照不宣的表情。

 

「外你媽啦!你覺得我在交了張果這個心眼小又獨占欲強的男朋友之後還有辦法外遇嗎?」川芎甩了一記眼刀過去。

 

心眼小又獨占欲強的男人對此不發一言,端正的臉孔像讀不出情緒,不過一雙鳳眼卻透著一股柔軟。

 

「可是那個男人剛剛親、你、了、耶!」約翰繼續使用氣聲說話。他沒有意識到對方如果是普通人的話,又怎麼會在看到他出現時而毫無反應,甚至連眉毛都沒有挑動一下。

 

兩隻耳朵就像沾了火苗似的,川芎深呼吸一口氣,決定不要浪費時間,再糾結於這個話題上。

 

「你說的那個男人就叫張果。」他沒好氣的伸手比向男友

 

「欸欸欸?但是他是黑頭髮、黑眼睛,你男朋友則是……」雖然嘴裡仍在喋喋不休,不過約翰並沒有勇氣接近張果直徑一公尺的範圍內,只是越是打量,他臉上的表情就越變得驚疑不定。

 

男人的五官端正英俊,雖然不似仙人模樣時的孤高絕塵,但那冷漠如同在注視低等生物的淡然視線,卻讓約翰打了一個哆嗦。

 

這樣的氣場、氣勢,還有壓倒性的迫力,約翰只在一名仙人身上感受過。

 

「啊哈哈哈……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林川芎,我這就回去,我這就回去。」乾笑幾聲,約翰瞬間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衝回地下室。

 

「靠!不是說要讓我看莓花畫的圖嗎?」川芎向前抓去,卻只抓到一把空氣,他不禁嘖了一聲,決定晚些時候再叫那名中年幽靈把圖交出來。

 

「我說了,不會被發現的。」與上述問題不相關的句子,驟然從張果的嘴裡吐出,他提起放在沙發上的背包,「現在,出門?」

 

「喔。」川芎就像是不覺得話題的跳脫,自然而然的回應一聲。

 

如果林家的其他房客在場的話,對於這看似牛頭不對馬嘴的對話一定不會湧現半點疑惑。因為,唯一能從那雙銀白如荒原的鳳眼中讀出情緒的人,也就只有林川芎了。

 

 

 

正如同張果所說,打從他們離開屋子之後,路上的行人就像無視了張果的白髮、白瞳,沒有人察覺到他的異樣;最多就是有不少女性在與張果擦身而過時,忍不住回過頭多看一眼。

 

雖然渾身透出一股冷漠又疏離的氣質,但張果的五官卻是極其英俊,一雙眼睛還是漂亮的鳳眼,替那張冷峻的臉龐增添了不少吸引力。

 

只不過那些驚豔的視線在對上張果冷澈得不見溫度的眼神,就會瞬間打退堂鼓,彷彿那男人是什麼可怕的洪水猛獸。

 

呂洞賓就曾經開玩笑的說,林家大宅只要掛上一個「內有張果」的門牌,包准誰也不敢擅闖,比門神還有用。

 

可信度先不論,不過與大人版的張果一塊走在路上,倒是讓川芎感到有點新鮮。

 

畢竟平常他都是牽著小孩子模樣的張果的手,或是被對方像條小尾巴似的跟在後面。這樣肩併肩,一轉頭就可以看到那張線條俊美的臉孔,他反而有些不習慣。

 

「要牽手嗎?」張果忽地問道。

 

「不要。」川芎瞥了他一眼,想也不想的拒絕。

 

「喔。」張果的語氣沒有任何起伏,就好似他只是隨口問問。

 

不過川芎卻敏銳的察覺到那一絲的失落,他趁著兩人要拐出路口,周邊正好都沒有人的時候,突然握了一下張果的手。

 

「先這樣,去山上再隨你怎麼牽。」川芎咳了一聲,故作鎮定的說。雖然他與張果的關係在親友間是公開的,不過要他公然跟男朋友在大街上牽著手,仍是會感到難為情。

 

「好。」張果的回應還是一樣簡短,只是那雙細長鳳眼閃過一抹心滿意足。

 

由於優惠卷上的渡假中心地點是位在隔壁鎮,距離不算太遠,再加上這次出行的人只有川芎與張果,因此他們便決定先搭火車,再轉乘公車前往目的地。

 

然而安排好的行程表卻抵不過火車的誤點,導致川芎他們在火車站枯等了二十分鐘,恰好撞上了上班族乘車的顛峰時間。

 

在人滿為患的電車裡,想找到一個可以坐下來的位置根本是痴人說夢,川芎乾脆與張果站在左邊的車門──下兩站開啟的都會是右車門。

 

這是張果第一次搭火車,川芎特別注意一下對方,在看到那張冷峻的臉孔並沒有任何的不滿與不耐煩,他才放下心來。

 

更正確一點的說,張果根本是面無表情,周邊彷彿有一層透明結界似的。明明車箱擁擠不堪、摩肩接踵,可是其餘乘客就像本能的察覺到危險,下意識的會避開張果。

 

川芎將半個身子的重量靠在旁邊座椅的欄杆上,雙手環在胸前,準備以這個姿勢閉眼假寐。

 

只是川芎才剛閉上眼睛沒多久,就感覺有一隻大手驀地覆住他的臀部,正隔著褲子忽輕忽重的搓揉。

 

幹!誰在摸他!川芎打了一個惡寒,迅速睜開眼,凶眉擰起,第一個浮現的念頭是:現在的色狼那麼不挑嗎?連男人都要性騷擾。

 

但是從門上的玻璃倒影看到站在自己身後的張果時,川芎在鬆了一口氣之餘,冷汗卻也同時滲出腦門。

 

很顯然,犯人除了他的男朋友,不會有別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