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955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果芎本《桃色假期》試閱02

   大學已經開始放寒假了,再加上稿子也趕在死線前完工,暫時卸下心頭重擔的川芎決定讓自己好好的休息一陣子。

 

雖然溫泉之旅很是讓人心動,不過川芎心裡最為惦記的,還是妹妹的日常生活該由誰來照顧。

 

即使藍采和自告奮勇的舉著手,表示他可以擔負起這個重責大任,但只要一想到那票破壞力驚人的植物,川芎立即把藍采和踢出名單外。

 

最重要的是,川芎可不想在回到家時看到自己可愛的妹妹紅著蘋果般的小臉蛋,害羞的對戳手指,說她跟小藍葛格要結婚了。

 

光是想像,川芎就會湧現出想要宰掉年少幫傭的殺意。

 

再三思考後,最末川芎找上了他的青梅竹馬兼責任編輯。

 

在聽到川芎的請求時,薔蜜微笑著一口答應,渾然無視了身後狂氣依舊的男人正惱怒得橫眉豎眼,不滿兩人世界被打擾。

 

身為一個重度妹控的兄長,川芎自然不允許寶貝妹妹在暫住薔蜜家的這幾天要被一隻鯊魚擺臉色。

 

「我家莓花有什麼不好?除了是世界第一可愛,還善體人意又貼心。跟她一起住,你不就能先體驗三人小家庭的生活?」川芎雙手環胸,不爽的哼了一聲。

 

於沙的表情變了變,他看了薔蜜一眼,似乎是想到什麼,先前的躁動褪得一乾二淨,背景依稀有可疑的粉紅色泡泡湧現。

 

至於那個海族男人是不是在想著他們的女兒或兒子會長得像誰,川芎可不想去研究這個問題。

 

拜託,不要來個張薔蜜二號就好了。

 

「川芎同學,你腦子裡似乎在想著一些失禮的東西。」薔蜜似笑非笑的瞥向川芎,一雙美眸透出犀利光芒。

 

雖然心驚於薔蜜的敏銳度,不過川芎注意到她並沒有否定他的說法。

 

看樣子,流浪者基地的鐵血編輯終於迎來了人生的春天。也許再過不久,他就會接到紅色炸彈也不一定。

 

安頓好莓花之後,川芎接著找上藍采和,再三對他耳提面命。

 

「聽好了,我不在的這幾天要好好顧家,不許破壞傢俱、不許掀了屋頂,更不許讓那根蘿蔔被人看到!」

 

外表看似弱不禁風的少年做了一個敬禮的手勢,表明他絕對不會違反林家長男的規定。

 

川芎摩挲著下巴,想了想,確認自己有沒有什麼事情忘記交待。沒過多久,一雙凶眉又擰了起來,他正色吩咐道:

 

「還有,絕對不准讓韓湘的實驗品出現在我們家。」

 

「放心好了,哥哥。如果阿湘想要偷渡東西進來的話,我會將他先嗶──再嗶──絕對讓他直的進來、橫的出去。」藍采和眉眼彎彎,笑容可掬,那人畜無害的模樣與他句子內容形成了強烈對比。

 

遠在另一端的韓湘不由得打了一個噴嚏,他驚慌失措的左右張望一番,就怕突然有誰出現在他的實驗桌旁。

 

看著藍采和再誠摯不過的表情,川芎滿意的點點頭。

 

溫泉之旅終於可以拍板定案。

 

 

 

這一日,川芎起了個大早,想說在出門前先替家裡的房客準備好早餐──莓花已經在昨天先帶去薔蜜家住了──只是他本來以為可以成功的荷包蛋,在裝上盤子的時候卻成了焦炭似的顏色。

 

看著又黑又焦又脆還在冒著白煙的不明物體,隸屬於年少組的兩名仙人艱難的嚥了一下口水,當即各找一個理由開脫。當然,他們在離去之前,仍不忘記祝川芎旅途愉快。

 

張果坐在椅子上,手拿筷子戳了戳據說是荷包蛋的物體,下一個動作竟然是要將它夾起來。

 

「喂,那種東西不要吃。」川芎眼明手快的端起盤子,將上頭的黑炭倒進垃圾筒裡,「去客廳待著,我熱一下牛奶。」

 

張果跳下椅子,發出細微的聲響。

 

川芎注意到他又是赤著腳丫子,眉頭不由得擰了起來。

 

「你的鞋子。」他忍不住叨唸一聲。

 

「忘了,在樓上。」黑髮黑眼的俊秀小男孩以著不符合外表的淡漠語氣說道。

 

每當看著張果的乙殼模樣,川芎總會忘記對方的年齡其實已經破千,不自覺的以對待小孩子的態度對他。

 

暫時不想去糾結張果在家裡不喜歡穿鞋的習慣,目送著那道矮小的身影消失在視界範圍,川芎從冰箱拿出牛奶,倒了兩杯放進微波爐。

 

等待加熱的空檔,他還順道烤了兩片吐司,在上頭抹上一層厚厚的果醬。

 

很快的,一頓簡單的早餐就大功告成。

 

川芎端著托盤走進客廳,就看到張果縮著兩隻腳,窩坐在沙發上,俊秀的小臉蛋上看不出什麼情緒。

 

依川芎對他的了解程度,這小子不過是在發呆而已。

 

「吃早餐了。」將牛奶跟吐司放在張果面前,川芎在他身邊坐下。沙發的另一邊還放著一個背包,裡面裝的正是他與張果三天兩夜旅行的換洗衣物。

 

川芎一邊吃著早餐,一邊從背包的前袋抽出火車時刻表及地圖,攤開在桌上看起來。

 

「只有我們兩個人,坐火車就可以了。」川芎將幾個發車的時間點圈了起來。

 

張果捧著馬克杯,安靜的喝著牛奶。

 

川芎自覺的將他的沉默當作回答。將嘴裡最後一口的吐司嚥了下去,他對著張果大略交待一下這幾天的行程及交通工具,順道再三提醒對方,絕對不可以落單。

 

張果的方向感跟他難以捉摸的個性在仙界是同樣出了名的,川芎可不想去警察局招領仙人。

 

張果小幅度的點點頭。

 

「很好,乖孩子。」川芎揉了揉張果的頭髮,沒有注意到那又黑又沉的鳳眼微微抬起,有一抹異芒流竄而過。

 

將空了的杯盤收拾好,拿進廚房清洗乾淨,等到川芎再走出來之時,就發現黑髮黑眼的小男孩已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頎長身影站在客廳裡。

 

一頭銀白色的長髮披散,髮梢微捲;而那雙白色的漠然鳳眼與底下獠牙似的紋路,在在顯示著男人不同尋常的身分。

 

事實上,這才是張果的真正姿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