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955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06

   祥仔的家是一棟兩層樓高的屋子,雖然外觀雅緻,但是家裡頭卻已經一段時間沒有清掃了,髒衣服跟啤酒罐散落在地板。

 

也不管自己剛踩扁了一個空罐子,祥仔逕自地往二樓走去。才剛進了臥室,他也不開燈,隨手就將公事包往地上一丟,脫下外套,整個人倒向床舖,堆積在身體裡的疲憊感瞬間一湧而上,讓他只想立刻閉上眼睛好好的睡上一覺。

 

只是想到如果不去洗個澡的話,明天身上會帶著酒臭味,到時候會被同事說什麼閒話,就讓祥仔煩躁地嘖了一聲,不甚甘願地從床舖上坐起來。

 

只是才剛撐起身子,就聽到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在安靜的空間裡顯得異常刺耳,也嚇了祥仔一跳。

 

「誰啊,半夜打什麼電話?」祥仔不耐煩地摸索著手機,在鈴聲越響越大的情況下,他的肝火也直線地往上飆。

 

就在他幾乎要破口大罵的時候,才總算在外套裡找到了兀自響個不停的手機。看也不看螢幕上的來電顯示,他直接按下通話鍵,正準備好好臭罵不懂得看時間打電話的來電者時,卻聽到了清脆稚氣的嗓音從手機裡頭傳了出來。

 

「你好,我是蜜香,我可以去找你嗎?」

 

那是女孩子的聲音。

 

「神經病,妳打錯電話了啦!」祥仔可不認識這個叫蜜香的女孩子,而且三更半夜打電話,說不定是哪個交友中心的新花招。

 

他想也不想地掛掉電話,站起身來,往衣櫃的方向走去。只是才剛拉開抽屜的時候,設定成動漫歌的鈴聲又響了起來,劃破了靜謐的氛圍。

 

「煩不煩啊?」祥仔皺起眉,不高興地瞪著不斷發出震動的手機。本來想要等對方自動掛斷電話的,但是手機鈴聲就像是和他較上勁一般,一聲高過一聲。

 

祥仔終於被吵得受不了,他大步走向床邊,一把抓起手機。這一次,他特意看向了手機螢幕,但是上頭卻沒有來電顯示。

 

他按下通話鍵,一道脆生生的嗓音卻率先響了起來。

 

「你好,我是蜜香,我已經到了你家的巷子外。」

 

「又是妳?」祥仔沒好氣地罵道,「我警告妳,不要再打過來了!」

 

嘟──手機另一端卻傳來斷訊的盲音,祥仔心頭的一把火越燒越旺,憤懣地將手機往床舖一丟,決定待會不管是誰打來,他都拒接。

 

「媽的!最近的惡作劇真沒品!」他隨便從衣櫃下層的抽屜裡抓出了乾淨衣物,正要走向浴室的時候,手機鈴聲又響了起來。

 

祥仔自顧自地打開浴室門,任憑手機響個不停,就是沒有接起來的打算。

 

半分鐘不到,手機鈴聲乍然中斷。

 

祥仔才在暗喜對方終於知難而退的時候,卻發現床舖上的手機雖然停止了鈴聲,但是機體卻依舊散發出冷光。

 

下一瞬,手機在無人碰觸的狀態,被調成了擴音模式。

 

「你好,我是蜜香,我已經到了你家門口。」

 

屬於女孩子的聲音第三度傳了出來,明明是如此清脆悅耳,但是祥仔只覺得身體裡的熱度像是驟然被抽光,原先抓在手中的衣服掉落在地,他卻沒有發現。

 

祥仔艱難地吞了吞口水,身體裡的酒精似乎在這一刻被蒸散得一乾二淨。他明明就站在浴室門口,為什麼……手機會被轉成擴音模式呢?

 

而且,那個自稱是蜜香的女孩,該不會……真的到了他家門口吧?這個想法讓祥仔心底一悚,寒意猛地從腳底竄了上來。

 

他如臨大敵地瞪著手機,心臟噗通噗通的跳,甚至連手指都不自覺地微微顫抖起來。

 

當他看見床上的手機突然亮起了光芒,並且微微震動起來的時候,幾乎是想都不想地就衝到床邊,動作慌張地切斷電話,並且將手機關機。

 

看著機體瞬間黯淡無光,螢幕也毫無訊息的時候,他才鬆了口氣,一直緊繃著肩膀總算放鬆下來。

 

只是才安心不到幾秒,那隻已經被他關機的手機竟然再次亮起冷光,悠揚的鈴聲幽幽地響起。

 

「哇啊!」祥仔尖叫一聲,反射性地就想退開,卻沒想到一時重心失穩,竟然從床上跌了下來。

 

鈴聲響了一會兒之後,手機就自動被接通,清脆的音線透過擴音功能,迴盪在房間裡。

 

「你好,我是蜜香,我已經來到二樓了。」

 

「咿──!」祥仔顧不得剛跌下床的時候似乎扭到了腳,他一拐一拐地衝到房門前,按下門鎖,又拖了一張椅子擋在門前,但是心中的恐懼卻始終揮之不去。

 

手機很快地切斷通話,但是房間裡才安靜沒多久,又聽到嗡嗡嗡的震動聲傳出,祥仔已經沒有勇氣看向床舖上的那隻手機了。

 

這一次,連鈴聲都未響起,手機就已經被自動接聽了通話。

 

「你好,我是蜜香,我現在就在你的房間門口。你為什麼要把門鎖起來呢?」

 

「走、走開!我不會讓妳進來的!快點滾出我家!」祥仔顫著聲音咆哮,背後的冷汗就像是開了閘的瀑布,浸透了他的襯衫。

 

房間外突然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越敲越大力,就像是要撼動房門一般。

 

有人在外面的這個認知,讓祥仔的雙腳幾乎都軟了,要不是他的手掌還搭在桌子邊緣,只怕他會撐不住身子。

 

祥仔的視線完全不敢從門板移開,就怕真的有什麼會破門而入。但是重重的敲擊聲在響了一陣子之後,就忽然停了下來,沒聲沒息的。

 

房間裡瞬間陷入一片死寂,安靜到只剩下祥仔緊張的呼吸聲與心跳聲。

 

怦怦──怦怦──心臟越跳越快,掌心也滿是汗水,祥仔咕咚地吞了一下口水,這個時候才發現喉嚨竟然乾得不像話。他小心翼翼地向前走了一步,卻不敢太靠近房門,只是側著耳朵,不安地傾聽著門外動靜。

 

靜悄悄,就好像方才的拍門聲只是一場錯覺。

 

該、該不會自己只是喝太多酒,產生了幻覺而已?祥仔自我安慰地想。他抬起手,想要抹去額頭上的冷汗,擱放在床舖的手機又猛然震動起來。

 

然後,手機被接通。

 

然後,清脆的聲音再次從手機裡傳了出來,清晰的程度就好像近在耳邊響起。

 

「『你好,我是蜜香,』」

 

不、不是好像!祥仔駭然地發現這個事實。他僵著身體,渾身的力氣就像是瞬間被抽光了一般,只能聽著那如同夢魘一般的嗓音貼著他的耳朵,細聲細氣地說道:

 

「『我現在在你背上。』」

 

祥仔僵硬地轉過頭,他看到了一只髒兮兮的金髮洋娃娃正對他咧出笑,紅紅的嘴巴拉到了耳際,像是歪斜的新月,將臉孔切成了兩截;而那明明只是由棉花填充而成的雙手,此刻圈住了他的脖子。

 

下一瞬,手指驟然收緊。

 

祥仔嘶著氣,即將要衝破喉嚨的尖叫被強制切斷,想要嘔吐的不適感不斷衝了上來,卻又在喉頭處被緊緊壓下。

 

想要呼吸新鮮空氣的欲望,以及強烈的恐懼,讓他瘋狂地掙扎了起來。他使勁地想要將金髮洋娃娃從肩上扯下來,但是對方卻像是黏在他身上,雙手仍舊是用力地掐住他的脖子。

 

瞧著祥仔徒勞無功的掙扎,洋娃娃歡快地笑了出來,笑聲尖銳如刀。

 

「咿嘻嘻嘻嘻嘻──」

 

祥仔的臉漲成不自然的豔紅色,雙眼凸了出來,緊抓著洋娃娃的手也慢慢地失去了力氣,只聽見高亢刺耳的大笑聲不斷刮著耳膜。

 

「把你的身體給我──嘎嘎嘎嘎嘎──把你的靈魂也給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