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89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編輯撞鬼》那棟屋子-05

    祥仔下午跟老闆提了天花板漏水的事,果不其然,老闆在跟房東借來二樓鑰匙後,就將鑰匙丟給他,要他上樓去檢查。

 

而其他同事在聽了這件事之後,也只是紛紛朝他露出自求多福的眼神,沒人願意伸出援手。

 

真是一群自私自利的傢伙!祥仔憤憤的記下這筆帳。要不是憂心天花板的漏水範圍會越來越大,到時候倒楣的一定是他那台電腦,祥仔才不想自找麻煩。

 

二樓耶,從他們搬進來到現在也快一年了,從來沒有人進去過、更遑論打掃的二樓,灰塵不知道積了多少。

 

而且還不能以他們進駐公司的時間算起,必須再加上先前空置的十四年……當祥仔解開樓梯外的鐵門,心驚膽顫的走上二樓時,真的是連死的心都有了。

 

簡直是一場惡夢!

 

他第一次看到灰塵厚得可以鋪成一張地毯了,沒有搬走的傢具上頭雖然都蓋著布,但也已經分不清楚原本究竟是什麼顏色了。地上散落了幾個破舊玩具與洋娃娃,甚至還有老鼠啾啾的聲音響起。

 

光是一踏進二樓的空間,祥仔全身都癢了起來,頭皮上更像是有小蟲在爬來爬去,他根本連細看地板有沒有積水的餘力都沒有,胡亂的瞥了一眼,就受不了的衝回一樓。

 

公關部的阿靡看到他時,更是露出如同在看什麼髒東西的眼神,摀著口鼻匆匆往他身邊退開,這讓祥仔的心情更不爽了。

 

繃著一張臉,祥仔在洗手台那邊將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膚都用水沖了一次,好不容易才讓那股不舒服的麻癢感消失不少。

 

因為實在是太憋屈了,祥仔下班後就一個人跑到居酒屋喝酒解悶,不知不覺就喝到了十一點多。

 

等到祥仔拖著不穩的步伐趕到車站時,末班區間車早就從眼前呼嘯開走了。在別無選擇的狀況下,祥仔只好無奈地招了輛計程車。

 

不過計程車實在不便宜,看著表上的價格一直往上跳,就算祥仔的腦子已經被酒氣薰得有點昏沉,這時也被嚇得清醒了過來。

 

要命!五百多元……幾乎等於他三天的生活費了!

 

從車窗外看出去,推測現在的位置距離住宅只剩數公里的時候,祥仔決定剩下的路自己走。

 

這也是為什麼在半夜十二點多的時候,祥仔還會一個人在街上走著的原因。

 

萬籟俱寂的夜,窗子裡的燈火正陸陸續續地熄滅。安靜的街道上,只有祥仔不穩的身影在搖搖晃晃。

 

想著明天上班還要面對那個只會出一張嘴的老闆、還有那些小心眼的同事,祥仔就覺得一肚子火。

 

越想越氣,祥仔在經過一家已經拉下鐵門的小吃店的時候,忍不住恨恨地踢了店門口的垃圾桶一腳。桶身晃了晃,並沒有倒下,但是鐵蓋子卻從上頭滑了下來,發出了清脆到讓人覺得刺耳的聲音。

 

「吵死了!」祥仔用力地踩了鐵蓋子幾腳,在酒精作祟下,情緒越顯得高漲。他又抬起腳,就要朝著垃圾桶踢下去,但是一道像是帶著不贊同的稚嫩嗓音忽地在背後響起。

 

「叔叔,你都幾歲了,不要做這麼幼稚的事好不好?」

 

「囉嗦!少在這邊多管閒事!」祥仔惱羞成怒的轉過身,惡狠狠的瞪向一副小大人模樣的褐髮小男孩,口齒不清地咆哮道,「沒教養的小鬼,小心我替你父母教訓你!」

 

「哇,好兇喔。原來叔叔說不過別人,就想直接動手嗎?」小男孩癟了癟嘴,一雙滴溜的大眼睛轉了轉,看起來無辜又委曲。

 

「你!」祥仔氣急敗壞的就想揪住小男孩的領子,但是另一道清脆的聲音卻恰好從便利商店的方向傳了過來。。

 

「茶茶,你在那邊幹麼?」

 

說話的是一名頭髮染成桃紅色的少女,距離有點遠,看不太清楚樣貌,但是她後方還有幾名看起來兇神惡煞的不良少年,這讓祥仔的手僵在半空中,怕事的心態頓時主宰了身體。

 

小男孩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蹦蹦跳跳的就往少女那邊跑去,只是跑了沒幾步,他忽地回過頭,向祥仔咧出一抹古靈精怪的笑。

 

「叔叔,回家小心一點喔。」

 

「什、什麼?」祥仔一時間只覺得自己被看輕了,小男孩臨走前的那抹笑容就像是一根刺,讓他渾身不舒服。

 

「可惡!」祥仔憤怒地踹倒垃圾桶,也不管桶子撞擊在地面發出了吵雜的聲響,垃圾頓時凌亂地散了一地。

 

「搞什麼!連一個小鬼都敢看不起我?」他一腳踢開沾著油漬的保麗龍碗,恨恨罵了一句,也不管店門口的地板被他弄得髒兮兮的,嘴裡發著牢騷,自顧自地往另一頭的小巷走去。

 

路燈微弱的昏黃光暈投映在柏油路上,將祥仔的影子拉得長長的。他揣著公事包,想起了工作上的不順利,一個人跑去喝悶酒,卻連末班車都搭不上,白白被計程車司機賺走五百多元,結果現在連一個小鬼都可以來教訓自己。

 

「真是倒霉。」祥仔不甘心地嘟嚷,「這種人生還有什麼意義?所有人都瞧不起我啊王八蛋!」

 

嘻嘻。

 

「嗯?」祥仔停下腳步,轉著脖子東張西望,但是細長的巷子裡卻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嗝……果然是喝太多了,連幻聽都出現。」祥仔打了一個酒嗝,再次邁開步伐,一邊走一邊罵罵咧咧,想要將白天受的鳥氣全部發洩出來。

 

就在祥仔身後數公尺遠的電線桿後,那塊無法被路燈光線所照射到的陰暗角落裡,卻緩緩地探出了一張蒼白的小臉,發出細細的笑聲,嘴唇瞬間咧到了耳──

 

找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