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者基地(PIXNET)
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8177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古劍2-小夥伴的日常瑣事4(完)

   帶無異至布莊添購了一套新衣裳之後,夏夷則考慮到無異現在的年紀太小,雖然那一雙閃閃發亮的眼睛還表示著自己很有精神,想要再到街上多逛逛,看看胡人們的表演,不過從他不時摀嘴打著呵欠的小動作,就可以知道這孩子其實已經累了。

 

在小無異軟綿綿但實質上起不到什麼作用的抗議下,夏夷則還是先攜著他回到客棧稍作休息。

 

也許是這一天的變動實在太大,從原本的俠義榜接任務到後來無異被術法波及,變作了稚齡幼童,一路上的雞飛狗跳讓一向冷靜沉穩的夏夷則也不禁頭痛。

 

傳了訊息至太華山,詢問無異身上的狀況是否要緊,夏夷則又招來小二燒來一桶熱水,準備替無異好好好清洗一番。

 

盛裝著熱水的大澡盆被搬進房間,但夏夷則很快就發現到一個問題。

 

憑此時的小無異,別說爬進澡盆裡了,光是水的高度就足以淹過那矮不隆咚的小身子。

 

夏夷則深深的無奈了。孩子都還沒有,現在就已經要先體會當爹的辛苦了嗎?

 

「夷則、夷則,我們一起洗。」渾然不知三皇子內心的糾結,小無異早已經脫個精光,頭上頂著饞雞,眨巴著琥珀色的大眼,直瞅著夏夷則。

 

從小在複雜的皇宮裡長大,稍大一些又被送至太華山,夏夷則以為自己早已養成了淡漠的性子,可是一瞧見渾身光溜溜、皮膚幼細嫩白像是一只包子的小無異時,他覺得內心動搖了。

 

樂兄,賣萌可恥啊。

 

夏夷則一向平靜無波的俊顏崩碎了一角。他低頭看著此時正仰著小臉蛋、眼巴巴注視自己的小無異,陷入了天人交戰。

 

幸好夏夷則的理智還在,就算他真與無異已經有了這樣那樣的關係,但此刻在眼前的可不是那十七、八歲的翩翩少年,而是天真無邪、不懂世事的稚子。

 

「不了,在下不習慣與人共浴。」夏夷則婉拒。天知道這個理由是多麼不靠譜。

 

「這樣啊……」小無異看起來有些失望,不過在頭上那毛絨絨的小黃雞啄著他的呆毛時,他很快又振作起精神,將小黃雞抓了下來,捧至掌心,興高采烈的喊道,「那,饞雞我們一起洗!」

 

只不過是一隻雞,不,一隻鯤鵬,夏夷則卻好似從對方的小眼睛裡看見了得意的光芒。

 

讓你得意吧,也就只有現在了。夏夷則不著痕跡的厲了饞雞一眼,隨後壓下心裡的鬱悶,將袖子挽起,好協助小無異清洗。

 

如果聞人羽此時回來的話,必會瞧見這幕古怪畫面。

 

夏夷則坐在澡盆邊,兩隻手伸進熱水裡托著小無異的身子,避免他遭受滅頂之災,只是那張英俊的臉孔卻是別向一旁,神情看似無奈又複雜。

 

客棧房間、澡盆、單獨相處(夏公子自動忽略了饞雞),這些關鍵字放平時組合起來的話,必是一番旖旎風情,偏偏唯一不對的就是情人現在的年齡。

 

百感交集的將熱水裡的小身子撈起來,仔仔細細替他擦乾身上水珠之後,夏夷則越發佩服起自己的坐懷不亂。

 

一套上新衣服,小無異也不管頭髮還在滴著水,撒著小腳丫子就爬上床鋪,心滿意足的在上頭滾來滾去,顯然洗了一個熱水澡讓他全身舒暢,就連皮膚也不癢了。

 

「無異,你頭髮還沒擦乾。」夏夷則拿著布巾坐到床沿,輕而易舉地就將小無異拎到自己懷裡。

 

「沒關係,等下就會乾了。」小無異嚷嚷著。

 

「不行,髮上若有水氣,容易受涼。」夏夷則不容置否的說,「你若不聽話,稍晚一些就不帶你上街了。」

 

小孩子愛玩又喜歡亂跑,一聽到夏夷則這樣說,本來還在試圖掙扎的小無異頓時安分下來,乖巧的窩在夏夷則懷裡,兩隻小手疊放在大腿上,不時還仰起小腦袋,閃亮亮又充滿冀盼的眼神好像在無聲透露「看,我聽話了,說好的事可不能反悔」。

 

夏夷則不禁失笑,但眉眼裡卻帶著深深寵溺。

 

他力道輕緩地擦著那一頭亂糟糟的褐髮。因為是混血的緣故,無異不只髮色淺,就連眼瞳也是異於中原人的琥珀色澤。

 

雖然無異總是嚷著喜歡夏夷則那黑如墨潭的眼,不過夏夷則其實更喜歡那一雙宛如陽光般金燦的眸子。

 

每當煩心焦躁的時候,只要這麼一望,紛雜的心緒就可以沉澱下來。

 

將最後一絲水氣吸乾,夏夷則滿意的看著小無異變得蓬鬆又柔軟的頭髮,手指在髮間穿了穿,觸感很是美好。

 

或許是夏夷則擦髮的動作極為舒服,就這樣窩在他懷裡的小無異都有點昏昏欲睡了起來,直到對方修長的手指滑到臉頰上的時候,那略低的溫度驟然讓他吃了一驚。

 

「夷則,你手好冷!」從黑甜鄉的誘惑中爬出來,小無異抓著夏夷則的手,瞪圓了一雙眼,下一瞬,他忽地轉了個身,往夏夷則的懷裡又偎得更進去,兩隻短短的手努力抱住他的腰。

 

夏夷則詫異的看著那具緊貼自己的小小身子。

 

「沒關係,無異的體溫高,這樣子無異就可以幫你把身子捂得暖暖的。」小無異蹭了蹭夏夷則的胸口,就像是對於自己可以派上用般感到很自滿。

 

這個人真是……夏夷則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覺得一股暖流從心底湧出,熨得四肢百骸溫暖不已。

 

不管是大人時候的他,還是現在小孩子狀態的他,總是那麼出其不意、三言兩語就破除自己心防。

 

「……在下真是何德何能,可以遇上樂兄。」夏夷則低聲喃道,唇角忍不住揚起一抹弧度。

 

突然綻放的笑容就好似冰山消融、迎來明媚春光,讓小無異不由得看得呆了;尤其夏夷則那一雙黝黑的眼睛像是墨潭似的,看著看著,好像一不小心就會溺進去。

 

「怎麼了,無異?」發現懷中的小男孩正呆愣愣的直瞅著自己,夏夷則問道。

 

「夷則真好看呢!」小無異回過神來,認真回答,「無異長大後也想找一個像夷則一樣漂亮的新娘子。」

 

雖然知道這只是小孩子的童言童語,不過夏夷則還是心頭不太舒服。你都誇我漂亮了,居然放著本人不要,想再去找個新的?

 

但是三皇子心思之深沉,自然是不會將情緒表現出來。他對著小無異露出溫和神情,誘哄地說:

 

「如果找不到呢?」

 

小無異沒想到自己的偉大願望居然立刻被否定了,他苦惱的皺著一張包子臉,只是小腦袋瓜子一時間還真轉不過來,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如果無異找不到如在下這般的人當新娘子,那麼,換作在下娶你可好?」

 

好像哪裡不太對。小無異有點懵懵的,但是在那雙美玉般的墨瞳注視下,還是傻乎乎的點點頭,把自己給賣了。

 

 

 

至於當無異終於從天真無邪的小包子狀態恢復為俊朗丰神的好青年一枚之後,一憶起自己居然被人坑蒙拐騙,將下半輩子給賣了,頓時炸毛。

 

「喵了個咪!都讓你吃乾抹淨了你居然還誘騙年幼無知的本偃師?」

 

「樂兄,你可是說好了讓在下娶你的。」

 

「童言戲語算什麼約定?要娶也是我來娶……呃呃、那啥,我就是一時嘴快……」

 

「樂兄既然都說童言戲語不算數,君子一言可就是駟馬難追了。在下就等樂兄上門迎娶。」

 

「你你你……好你個逸塵子,盡會占我便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