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7955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徵圖活動獎品文.賽米絲學園的情人節


〈賽米絲學園的情人節〉

 

 

今天的賽米絲學園格外的不一樣,格外的人心浮躁,格外的……四處飄滿粉紅色泡泡。

 

因為今天是二月十四日,也就是俗稱的情人節。

 

這一天,男孩子們心情浮動、坐立難安,離開宿舍前忍不住檢查信箱,下課有空檔也忍不住衝回宿舍再檢查信箱,只盼望那小小的方格空間裡,會多出一塊、兩塊甚至更多塊的巧克力。

 

這一天,女孩子們同樣也是心跳不已、緊張不已。有的是紅著臉,當面遞給了心上人巧克力;有的是鼓不起勇氣,只好趁人不注意將巧克力塞進愛慕對象的信箱裡。

 

但是這樣的一個節日對於學園中的某個地方彷彿是不存在的,就連那些粉紅色泡泡也完全飄不到這裡來。

 

一身黑袍的橘髮校醫每當這日就會格外清閒,畢竟不會有誰想要在情人節粗心大意的弄傷自己,然後被迫來到保健室接受可怕的折磨。

 

薩拉捧著茶杯,一臉平淡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那表情與其說是淡然,倒不如說放空了在發呆。

 

突然一道敲門聲響了起來。

 

薩拉回過神,微挑眉梢,沒有出聲,只是等著門被推開,看是哪個學生畏畏縮縮的走了進來。

 

沒想到來的人大出薩拉的意料。那是抹嬌小的紅黑身影,烏黑的髮絲梳綁成兩個垂髻,五官精緻,白瓷般的小臉像是缺乏了表情,然而那雙墨黑的眼睛卻彌補了一切,有神得如同會說話一般。

 

竟是來自東方的轉學生,艾草。

 

薩拉有些訝異艾草的身後沒有跟著護衛一、二、三、四,甚至五、六,或者是常圍在她身邊的幾名一A學生也不見蹤影。

 

那道嬌小的身影真的是隻身前來這個就算被全學園的學生視為最不想來之地也當之無愧的保健室。

 

「薩拉。」艾草的視線對上那雙藍色的眼眸,有禮貌地點下頭,接著細聲的說,「吾,可以向你借地方嗎?黑荊棘老師說她做實驗,有時會在你這裡做,所以有些器材也都還是放你這。」

 

實驗?這兩字讓薩拉的眉毛挑得更高了。不過他很快就注意到艾草背在後面的雙手抓了個大袋子,等到艾草將袋子移到前面高高舉起,又害羞地補上一句「想做巧克力」後,他頓時明白過來了。

 

艾草打算借這裡的一塊地方來做巧克力,而黑荊棘之前留下的燒杯、三角瓶之類的東西,倒是成為了派得上用場的工具。

 

艾草準備的材料不少,光看那巧克力磚就知道她絕對不是要做一人份,恐怕是打算送給身邊的那一群人。

 

而除了巧克力之外,還有棉花糖的存在。不是平常食品裝飾用的小巧棉花糖,是那種像方磚一樣的白色棉花糖。

 

薩拉被挑起了興趣,他決定從發呆改為觀察艾草的一舉一動。

 

似乎是覺得自己的體型不方便做事,黑髮黑眸的小女孩認真地想了想,然後向薩拉鄭重地再行個禮。

 

「請薩拉幫吾保密了。」

 

語畢,小女孩的黑瞳底似乎有銀星閃過,下一剎那光華湧現。當光華消逝,站於原地的已然是一名清麗又帶點青稚之氣的美麗少女。

 

薩拉曾見過,這才是艾草的真正樣貌。

 

回復真身的少女雖然不是動作嫺熟俐落,但是也看得出來有模有樣,顯然對烹飪之事不是初次接觸。

 

薩拉看著艾草將巧克力磚融成一燒杯的深色液體,再將棉花糖一個個的插上籤子,將之浸泡入融化的巧克力中,接著再插上準備在旁的保麗龍塊裡,好等巧克力凝固乾涸。

 

正當艾草準備要將另一塊的白巧克力磚也煮融之際,保健室外頭傳來了人聲,聽聲音赫然是總跟在艾草身邊的將軍們。

 

艾草的眼眸緊張地睜大,她看看才製作到一半的巧克力棉花糖,再看看保健室大門門外的人聲、腳步聲越來越近,她看起來也越慌張,想要將東西全藏起來,又不知道該怎麼藏才好,一時間竟像是急得團團轉的貓咪一樣。

 

「躲到病床上去,布簾拉好,別出聲。」還是薩拉開了口,那平淡無波的嗓音卻讓艾草不由自主的信服,乖乖照做。

 

當保健室的大門猛然遭人撞開,一、二、三、四、五、六,還真的是艾草的六名將軍。他們像是要詢問薩拉有沒有瞧見自小姐的蹤跡,然而當他們見到了那名黑袍校醫面無表情的站在一桌子的巧克力之前,登時愣了愣。

 

保鍵室特有的消毒水氣味和巧克力的甜膩味道混在一起,說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尤其薩拉穿著黑袍,臉色木然,幾乎要令人心生那燒杯裡的其實是毒藥的錯覺。

 

「呃……校醫你在做巧克力?」身形高大,不過除了他的同事和艾草外,鮮少有人分得清是羅剎還是阿防的青年遲疑地問。

 

「我看起來不像在做巧克力嗎?」薩拉的語氣毫無抑揚頓挫,聽起來更像是「我在做毒藥」。

 

「校醫,請問有看到我們小姐嗎?」明顯是領導人的黑直髮女子先是給了同伴一個肘擊,再有禮貌的問道。

 

「沒有,別妨礙我做事。下次要是沒弄斷自己的一根骨頭,就別進來保健室。」薩拉說,他那眼神、表情淡然得不會有人懷疑,因此輕易地便驅逐了艾草想躲著的人。

 

見自己部下們的氣息遠去,艾草謹慎地從布簾後探出臉,見只剩薩拉一人後,她鬆了口氣,對薩拉露出了小小的感激笑容。

 

「趕緊做完,要是有人再來,就一樣躲去病床上。」薩拉這話像是預言一樣。

 

接下來中間又好幾次的闖了人進來,皆是四處找不到艾草,最後找到這裡來的人。

 

有容姿華麗的粉紅長髮少女,金髮藍眼的青年天使,髮絲像燃燒火燄的原罪繼承人,白髮紅眸的伊甸之蛇後裔,以及原身是地獄三頭犬的金瞳男子。

 

面對這些人,薩拉無一例外的是擺了張缺乏表情的臉給他們看,每次扔出的話則是越來越簡短。

 

「非傷患者出去。」

 

「現在出去。」

 

「直接出去。」

 

「滾出去。」

 

「滾。」

 

那冷淡又不近人情的態度讓人心生惱火,但是誰也沒忘記對方可是實力莫測的光之精靈,亦是這學園的最初三人之一。更何況,與其在這和他起衝突,倒不如把時間省下來,繼續去找他們想找的那名小女孩。

 

總算在薩拉的協助下,艾草是有驚無險地完成了她的巧克力棉花糖,每一個的棉花糖上頭還用著白巧克力寫上不同的名字。

 

莉莉絲、白蛇、拉格斐、珠夏、貝洛切爾、溫蒂妮、沙羅……當然還有和艾草最親近的將軍們。

 

然後……

 

「這是給薩拉的。」艾草將另一塊並非棉花糖的巧克力遞給了薩拉,「謝謝你幫吾那麼多。吾有聽說你不喜甜,故吾挑了趴數較高的黑巧克力。」

 

薩拉對於甜食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愛好,只是看著那雙無論自己再怎麼端出冷漠神色也依舊坦然直視的墨色眼眸,他還是伸出了手,將巧克力收下。

 

艾草有些開心地笑了,接著又鄭重的再行禮道謝,只不過她過長的髮絲卻那麼剛好地勾上了薩拉衣袍的扣子。

 

「別動。」在艾草想要伸手試著扯動之前,薩拉阻止了她。那對待病患傷者總是過於粗暴的修長手指,卻是小心翼翼地將那根髮絲輕輕拉了開來。

 

感覺到髮絲末端一鬆,艾草臉頰微熱,像是對於自己的大意感到難為情,不過她依然沒有忘記再向薩拉道謝。

 

目送著外貌又變化為小女孩的東方神祇抱著一大袋的巧克力棉花跑出保健室,薩拉看著手上的黑巧克力,扳了一小塊下來,放入嘴裡。

 

明明該是微苦的味道……

 

「……好甜。」

 

黑袍的校醫慢慢地咀嚼,覺得身邊依稀還留著屬於少女的獨特馨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