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基地

關於部落格
  • 6713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編輯是魔法少女Fanbook《情熱》


緊縛泳裝、軍裝、偽觸手、異獸、電車PLAY

 

■■■購買前應詳閱注意事項■■■

注意事項有點長,但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還請耐心看完它。下收購買方式&試閱。

這次是超突發的《編輯是魔法少女》同人本
因為內文有提及一些專有名詞,建議看完商業誌再來看同人會比較有FU
《編輯是魔法少女》三日月書版出版,全一集,方便攜帶無負擔,是你居家旅行的好夥伴。

 

由於跟夜風大約好一年一肉,所以這是一本匯集了我們兩人洪荒之力的十八禁刊物。
充滿了葛主編對夏小編做出這樣那樣、脖子以下不可言說的色色事情。
為了避免迫害到未成年的未來國家主人翁,
以及我真的不想被請到警察局去喝茶,
所以我必須告訴大家,
低調是一種美德

 

販售會現場會有小精靈檢查證件。
請不要在攤位前找人代買,因為小精靈也不想去警察局跟我一起喝茶。
記得,低調是一種美德。

 

《情熱》全權交由 草莓伏特加 負責。
CWT45CWT-T17皆會販售。
場次結束後,會委託[葫蘆夏天][月見草]代理通販。
新刊數量足夠,還請大家不要購買被高價哄抬的本子,想想那些錢可以讓你再多買幾本書。
通販將有[貨到付款]選項,請對自己的訂單負責,不要訂了卻忘記取貨>_<
◆新聞【貨到付款不取貨,最重判三年】

以上,感謝大家看完這篇落落長的公告。
如果沒有看完公告、就提問公告裡已經說明過的事項的人,會被我打屁股喔。

 

■■■試閱看我看我■■■

 

01人因犧牲而偉大

 

「老子一定是前輩子滅了你們幾個滿門,才會被調進這個沒有愛與希望的部門。」

「不要這麼說嘛,小夏,我們可是專門販賣夢想的部門呢。」

「去死吧。」夏品冷靜的結束通話。

有鑒於同事們總是會帶來血壓升高、心跳加快的負作用影響,夏品決定還是打開電腦裡的資料夾,讓動畫裡的獸耳美少女來撫慰心靈——當然是巨乳系的。

就算世風日下,貧乳當道,夏品還是不改初衷、堅定本心的將個人喜好貫徹到底。

諸君,是男人就該愛巨乳啊!

影片才剛剛播放,手機鈴聲又再一次的響了起來。

「煩不煩啊,你不要再來跟我推銷那該死的販賣夢想了。」

夏品以為打電話的人是梅柑,劈里啪啦就是一通碎唸,直到陌生的聲音表明了他是宅急便,夏品頓時像咬到舌頭似的,尷尬的道了歉。

他匆匆從電腦桌前站起來,穿上拖鞋,三步併作兩步的跑下樓,在大門口處簽收了前幾天在購物網站上訂購的包裹。

不知道是不是作賊心虛,還是心裡有鬼的關係,夏品總覺得宅急便小哥看向他的眼神犀利無比,就像是要看穿包裹裡的東西一樣。

錯覺,一定是錯覺。夏品擺出此生中最正氣凜然的表情,以著行雲流水般的動作簽完名,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完美的詮釋出「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然而一回到房間,夏品立即用最快速度關門上鎖,連窗簾都一併拉下,將這個十來坪的房間遮掩得昏昏暗暗。

他坐在床上,嚥了嚥口水,臉色凝重,彷彿拆炸彈般緊張的拆開包裹,手指哆哆嗦嗦的從裡頭拿出一件深藍色的連身緊縛泳裝。

對,泳裝,不是泳褲,而是號稱男性心目中三大聖器之一的校園泳裝。

看著手上單薄的布料,夏品吸氣又吐氣,一連做了幾個深呼吸,他才露出了壯士斷腕、慷慨就義的表情,將自己身上的居家服脫掉,穿上了這套網購來的泳裝。

雖然是最大尺寸,但是這套泳裝畢竟特別強調緊縛兩字,因此夏品現在非常清晰的感受到被聚脂纖維緊緊包裹住的貼身感。

簡直像是沒穿一樣的不安全。女性們真是勇者、居然可以若無其事的穿上這種東西。

夏品一邊在心裡讚頌著女性的偉大,一邊頹然的坐倒在床上,雙手捂住臉,覺得某種重要的東西在他穿上這身泳裝的時候也跟著消失了。

如果讓內行人來評論的話,他們會說:致逝去的節操。

但是夏品終究是夏品,他是什麼人?他可是用著黃髮幼女姿態蠱惑一票男作者,甚至還把隔壁家的主編拿下的魔性編輯……啊呸呸呸!不是這個,光想像就要心靈創傷了。

他可是在一群沒血沒淚沒心沒肝沒肺的同事們之間生存下來的偉大編輯,區區一件校園泳裝又有什麼可怕的。

於是,夏品放下手,決定以著大而無畏的心態來面對事實,但是在抬眼看向穿衣鏡的時候,不出一秒,他就被鏡中映照出的畫面擊沉了。

校園連身泳裝穿在新婚小妻子身上,那是男人的浪漫,但是穿在他身上,那簡直是男人的夢魘。

夏品看著鏡子,他覺得有些頭暈想吐,不用遭受死線的攻擊,他的HP就已經快要歸零了

他為什麼要這樣傷害自己的眼睛呢?就為了葛九重的生日?

夏品心裡的天平開始傾斜,他已經在思考要不要將這件泳裝毀屍滅跡,好將今天的黑歷史抹去。

但是想到男人曾經說過,打從進入出版業之後,就再也沒有慶祝過自己的生日了,他又覺得不準備點什麼給對方好像不太好。

夏品發出長長的一聲嘆息,他真是個多愁善感的好人啊。

如果連身泳裝可以換來一本進攻金石堂、博客來排行榜冠軍的暢銷書,他還是可以犧牲一下的。

不得不說,夏品的自我修復能力是強大的,在花了半個小時做好心理建設之後,他總算可以面色如常的接受身上的校園泳裝了,並且將晚上的突襲行程做好規劃。

再看了一眼鏡子裡的身影,夏品咂咂嘴,覺得自己看起來還是挺變態的。

 

 

02你聽過NTR嗎?

寢室裡安安靜靜,只剩下暖氣機發出細微微的嗡鳴聲。

雖然熱流驅走了部分冷意,但還是無法讓室內的溫度上升到令人可以踢開被子、袒著肚子的狀態,至少夏品就把自己捲得像顆捲心菜一樣。

他是側著睡著的,臉頰貼在枕頭上,朝向葛九重的方向。睜開眼睛的時候可以看見男朋友的臉,是一件讓人很心安的事。

迷迷糊糊間,夏品覺得耳朵傳來濕濡的感覺,就像是有人在輕輕舔吮著他的耳朵,用舌尖色情的從耳垂沿著耳郭遊走。

「別鬧……讓我睡……」他悶聲嘀咕。

才剛結束宛如馬拉松般慘烈的書展、CWT地獄,他累得連床上運動都不想做了,只想與自己的枕頭棉被纏綿到天花地老——尤其身下的床鋪軟硬適中,讓人一躺就不願起來,他甚至願意跟葛九重家的床結婚。

但是夏品的抗議顯然沒有被接收到,他的耳垂被濕熱的嘴唇含住了。

「就跟你說了,別鬧。」在又累又想睡的時候一直被撩撥,夏品的火氣也被撩起來了,他惱怒的掀開眼皮。

一開始,視野還模模糊糊的,看出去的東西都像是帶著殘影,但是一會兒過後,他終於適應了房間裡的能見度。透過窗外映進來的月光,他可以清楚看見睡在身側的身影。

那是葛九重。

雙眼閉闔、呼吸均勻、沉浸在夢鄉中的葛九重。

那麼,是誰在親他?夏品瞬間瞠大眼,頸後的寒毛一根根的豎了起來。他的耳朵仍舊被某個人含在嘴裡,曖昧的吮吻著。

他躺著的這一端床墊下陷得比平時還要深,一道陰影籠罩在他的上方,即使沒有轉過頭,有誰就在身後的強烈存在感,仍舊刺激得他心裡警鈴大作。

寢室裡出現了第三者。

而且還是一個會對男人性騷擾的變態!

尼馬的,隔壁那個明明顏質比較高,要騷擾也是挑他才對,為什麼是自己中獎?

一定是月亮太美惹的禍。

夏品無法不控制自己胡思亂想,他整個身體都僵了,費了好大的心力才讓埋在被子的手指一根根蜷起,握成拳頭狀。

他以為自己是快速的轉過去,殊不知他的動作就像影片格放,慢慢的、僵硬的翻過身子,背部貼著床鋪的姿勢讓他輕而易舉的對上一雙猩紅的眼睛,幽暗深邃,像是看不見底的湖泊。

臥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

因為太過震驚了,導致夏品的內心彈幕出現暴走現象,直到男人那雙形狀姣好的薄唇毫不掩飾意圖,即將覆下來的時候,夏品才猛地打了一個激靈,反射性一掌推過去。

儘管只是匆匆一瞥,對方的臉就被他的手掌擋住,但是透過月光的勾勒已經足以讓夏品看清楚俯在他身上的究竟是誰。

黑軍裝、銀髮、深褐膚色、如同鮮血一般熾豔的紅瞳,即使男人有著與葛九重一模一樣充滿禁欲氣息的臉,但夏品心裡的警報器根本關不掉,反而越響越大聲了。

他曾經見過這個紅眼的男人幾次,更正確一點的說法,對方並不是人類,而是身為編輯的他們必須要狩獵的異獸。

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夏品的枕邊人曾經出現大腦的防護機制失控,導致想像力暴走實體化的狀況,創造出編輯們口中的異獸。

只是夏品本以為事件早在一年多前就已經劃下句號了,卻沒想到葛九重的δ(無意識波)所製造出來的量級十異獸會再度現身,而且形體也從先前的模糊變作清晰不已,就像是第二個葛九重,還是異色版本的。

讓夏品心驚膽顫的是,在那雙狹長的眼睛裡,他看到了深深沉沉的欲望。

不不不,拜託事情不是他所想的那樣。尼馬的,這已經不是跨性別的問題而是跨越了次元壁的等級。就算是人形,但對方還是異獸啊!他的人生目標並沒有人獸戀的成就想要達成。

「葛九重,你都要被NTR了居然還睡得著?還不快給老子醒來!」夏品氣極敗壞的轉頭朝隔壁咆哮。

感謝今天辦公室裡的話題就是這三個字,才會讓他知道NTR是日文寢取的縮寫,翻成中文的意思就是:你的對象被其他人睡過了。

然而他的怒吼就像是石子扔進深淵裡似的,黑髮的男人睡得很沉,連睫毛都沒有顫動一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