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基地
關於部落格
  • 6738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八仙城隍本《GAME START》人生遊戲22(完)

         眼見最可怕的「兇器」已經有人負責安撫,藍采和轉而再面向眼眶含淚的白銀,露出招牌的親切笑容。

「妳好,白銀小姐。」藍采和屈膝蹲了下來,身子往前傾,湊近白銀的耳邊柔聲低語,「我知道妳是……而我等是……」

除了白銀,沒人聽見藍采和究竟說了什麼。

白銀的眸子逐漸大睜,她看著那名藍髮藍眼、臉頰上還烙著水藍燄紋的少年,忽地就要驚慌失措地撐站起身子。

「你……您……」她的語氣震驚。

「噓,沒事的,請不用緊張。」藍采和按住白銀的肩膀,不讓她有所動作,臉上還是親切柔和的笑顏,使人容易卸下心防,「我們會來這……噢,是為了幫朱利安先生的忙呢。」

「朱利安?」白銀困惑地望著自己的管家。

「是的,他很擔心妳一直醒不過來。」藍采和笑瞇瞇的說,在白銀看不見的角度對朱利安眨了下眼。

朱利安先是一訝,接著感謝地對藍采和低下頭,他知道藍采和是在替他做的一切做掩飾。

「醒不過來?但我……」白銀看上去越發一頭霧水,「但我不是有跟朱利安說了嗎?我只是睡一覺,睡飽了就會起來了……」

「可是小姐……」朱利安像極力掩飾著語氣的不安,「妳已經睡了整整十年了!敝人別無他法,所以才……敝人真的,相當擔心……」

「總之,就只是一場誤會。」藍采和拍下手,笑笑地說,「朱利安先生沒想到白銀小姐妳會睡那麼久。白銀小姐,下次妳記得要跟他好好解釋哪。」

「啊,好的……可是我也有一個問題……」白銀看著藍采和等人,又看看臉色發白的朱利安,「朱利安是發生什麼事了?他請您來幫忙,但怎麼會……像是經歷過一番苦戰的樣子?」

白銀只是單純的提出疑問,藍采和的微笑卻頓時一僵,眼神閃過心虛。

這……總不好承認自己用書將他打飛出去,然後果果又……

相較藍采和快要冒冷汗,兇手之一的張果則是無動於衷地抱著他的專屬「抱枕」,繼續他的假寐。

是朱利安主動幫藍采和解圍。

「抱歉,小姐,這是敝人的錯。」年長的男人低聲說,「這十年間,我試圖改變我的姿態。小姐依舊如此年輕,但我……我只是希望自己更適合站在小姐身邊……不過力量果然不容易維持……」

「什……」白銀睜大眸子,不敢置信地大叫出聲。

「『為什麼你要這麼做?』」

喊出這句話的不止是白銀,居然還有薔蜜。

白銀吃驚地瞥了一眼薔蜜,接著又氣惱地對著朱利安嚷。

「『男人就是要年紀大才帥啊!』」

又是一次的異口同聲。

「咦?」白銀眨眨眼,轉過頭來,看著和她同步率百分百的長髮女子。

白銀小姐。」薔蜜嚴肅的說,「我忽然發現我對妳有種親切感,我覺得我們一定合得來。」

白銀也這麼深深覺得。

「不知道妳願不願意和我交換MSN?我們可以互相交流……啊,我想我們可以先到旁邊聊聊。」薔蜜主動拉起白銀,「我是張薔蜜,最新一期的《真.中年大叔特集》不知道妳有沒有興趣……」

「咦?現在是……」朱利安顯然沒想到事態會如此發展。

「靠,這世界是怎麼回事?女人都愛大叔了嗎?」川芎翻翻白眼,「薔蜜還真的是交到好朋友了。」

「這樣很好啊。白銀小姐醒過來了,薔蜜姐和她成為好朋友,果果也沒真的發飆。」藍采和愉快地說道:「事情都完美結束了呢。」

「確實……確實是這樣。」朱利安一愣,接著也露出微笑。他站直身體,重新再向藍采和等人行了一個完美優雅的禮,「對這一切,敝人向各位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如果可以的話,請各位再多留幾天,務必讓敝人為各位服務……」

「別開玩笑了!老子一天也不想再留!」從中途就被薔蜜無視的於沙終於忍無可忍地爆發了,他鐵青著本來就兇惡的臉,咬牙切齒地怒吼道:「讓張薔蜜繼續待在這種地方?想都別想!」

萬一隔天張薔蜜就變心那該怎麼辦?所以他絕不允許,有危險份子留在她身邊!

川芎嘆口氣,決定晚點去提醒那名被嫉妒沖昏頭的傢伙。

張薔蜜只是求做朋友、求留下手機號碼、求之後繼續聯繫,可沒說過求交往。

如果連這麼一個在她好球帶內的男人,都無法讓她心動的話,那就只說明了一件事──

他的編輯,他的青梅竹馬,終於心有所屬了。

 

即使於沙的臉再怎麼臭,再怎麼心不甘情不願,他們還是住下一晚了。畢竟那時候可還是半夜,露宿山林絕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

而一早,於沙就不耐煩地拼命催促人離開,一點也不想在這多留一秒。

和想要挽留他們的白銀、朱利安告別後,藍采和等人看著那幢仿古堡建築慢慢地消隱在林木中,終於不見蹤影,就像是幻覺一場。

「是說,那個朱利安到底是什麼來頭?」川芎皺著眉,忍不住問出心中疑惑。他到現在還不知那幢屋子中的兩人身分,只確定他們不是人類。

朱利安先生啊,我問過了,其實他是來自西方哪。」藍采和笑容可掬地說,手中抓著阿蘿揮舞,充當領路的導遊旗,「他說自己是夢魔和暗夜眷族的混血,後者好像就是哥哥你們俗稱的『吸血鬼』,因此他的幻術能力相當高呢。

「他很久以前就來到這,然後被白銀小姐收留。之後碰上白銀小姐的冬眠期,一時心慌,才會想找『王子』。在他們那邊的世界,似乎凡是公主昏迷了,只要王子一個真心的吻,就能甦醒過來。」

「靠,那傢伙是童話書看太多吧?」川芎咋舌,「等等,那個『冬眠』又是怎麼一回事?」

「她是蛇。」張果忽然淡淡開口。

「咦?」川芎愣住。

「哥哥、薔蜜姐,你們來時有聽過映月山、白銀湖的傳說嗎?」

傳說,這裡有一銀色大蛇,保護鎮民風調雨順,後雲遊遠去,留下一鱗片,化作湖泊……

藍采和轉過頭,瞇著眼,淺淺地笑了出來

而今,山之主人已歸來。

映月山的主人,白銀早就回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