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基地

關於部落格
  • 6727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八仙城隍本《GAME START》人生遊戲21

         眼前的這一幕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了,一時間竟誰也說不出話,只能怔怔地看著那名碧眼的黑衣男人。

男人的手指終於停止顫抖,他慢慢地放下雙手,露出一張輪廓和朱利安相似的成熟臉孔,那些刻附在他眼角、唇角邊的細紋,只是加深了穩重和優雅的氣息。

他看起來簡直就像是成人版的朱利安。

「不好意思……居然讓各位貴賓見到敝人如此失態的模樣……」就連語氣措辭,也和朱利安一模一樣。

「你……你是朱利安?」藍采和愕然地瞪著對方,「但是你的外表……」

黑衣男人咳了咳,再緩慢地站起來。他的模樣透著虛弱,可他依舊是向眾人欠身行了一個禮,揚起蒼白優雅的笑。

「敝人是朱利安……很抱歉冒犯各位,但這一切,都是為了『公主』……為了我家大小姐。」

「你家大小姐?」川芎看看朱利安,又看看床鋪上的銀髮少女,「慢著、等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見鬼的是怎麼回事?」

「真的相當抱歉,但能否……達成敝人的願望?」朱利安的聲音力持平穩,卻仍然洩露出一絲激動,「各位通過了人生遊戲的考驗,也打敗了我。現在,現在只剩最後一項步驟……求求你們,請親吻我家小姐,將她從長久的沉眠中解救出來!」

這古怪的請求登時讓所有人面面相覷。

「啊啊?誰要做這種事?」於沙第一個嫌惡地擰起眉,「老子對張薔蜜以外的女人一律沒興趣。」

「無聊。」鬼針冷冷地哼了一聲,彷彿是再也受不了這宛如鬧劇的一幕,身形瞬間化為黑霧,鑽進藍采和的外套口袋裡。

「這要求聽起來有點變態,我可是要做我家小莓花的榜樣。」川芎緊緊的皺著眉頭,「更不用說我也有伴了……幹!那什麼懷疑的眼神?老子被旁邊這一身白的傢伙掰彎不行嗎?」

眼見朱利安渴望的目光是鎖定住還未表態的自己,藍采和刮刮臉頰,有些苦惱地露出了笑,「呃……那位姑娘不是我的菜耶,如果她的體型能再健壯個三倍的話,要我幫她人工呼吸都沒問題,我說真的!」

朱利安眼中的渴望馬上熄滅,甚至還用最快的速度將眼神移開藍采和身上。

「希望我不是推測錯誤。」這時候,唯一的女性開口了。

薔蜜輕推了一下眼鏡,目光犀利地盯在朱利安的身上,「朱利安先生,你舉辦這活動的用意,是要挑選『王子』,來使你家小姐甦醒過來。而我們碰到的那些考驗,包括你讓自己成為了所謂的『魔王』,其實是為了確定『王子』具備著勇氣、膽量、力量,隨便用什麼形容詞都行。總之,是要確保『王子』不同於常人,才有可能解救公主,是嗎?」

朱利安的臉上露出吃驚,像是沒想到自己的心思會讓一名女性說了破,隨後他微微地苦笑了。

「是的,正如您所說……」他垂下眼,就像再也沒有更多的體力支撐,他靠上了身後的牆,讓自己能夠慢慢地滑坐下去,「一切都是我所策劃,為的就是讓她……讓白銀小姐清醒過來。可是,似乎白費工夫了……」

在場的男性不會不明白朱利安口中說的「白費工夫」是指什麼──沒人願意親吻那名躺在床鋪上的銀髮少女。

或許就連朱利安自己也沒想到,他當初設想了那麼多,偏偏就是漏想了最重要的一點。

萬一他選出來的「王子」,不肯親吻「公主」該怎麼辦?

「朱利安先生。」薔蜜還是一如往常的沉著冷靜,似乎就算經歷了那些事,也未曾撼動她鋼鐵般的神經,「既然我們這裡的男性派不上用場,不知道你會不會介意女性?」

「張薔蜜!」於沙鐵青了臉。

「張薔蜜,妳是撞到頭了嗎?」就連身為她青梅竹馬的川芎也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妳哪時候轉性接受百合了?妳最愛的明明不是……」

「當然是老子!」於沙奪過話尾,惱怒地咆哮。

薔蜜無視身後的那一片混亂,也像不在意朱利安呆傻住的表情──同樣的,朱利安估計也沒想到會有女性自願充當王子──她無預警地蹲下身,迅速又熱切地緊緊抓住了對方的手。

朱利安不知道眼前的這名女性為什麼眼中有種奇異恐怖的灼熱光采。

「只要你願意答應我一件事,」薔蜜說,「求做朋友、求留下手機號碼、求之後繼續聯繫!」

「哎?這樣好像不止一件事呢……」藍采和喃喃說道。

「重點不是這個吧?該死的,我看她都沒反應,還以為她自制力夠強……」川芎耙抓了一把頭髮,「我靠!她怎麼可能有辦法忍得住?她可是張薔蜜,那個最愛中年大叔的張薔蜜!朱利安完全就是她的好球帶啊!」

「張薔蜜!妳他媽的不准當著老子的面爬牆!」於沙整張臉都猙獰地扭曲了,碧眸像要噴出怒火。

身為漩渦中心之一的朱利安還是一臉錯愕茫然,「咦?這……我……」

然而還未等這名灰髮男人拼湊出一個完整的句子,一道拔高尖銳的嗓音已經快一步地蓋了過去。

「不行、不可以、我反對!」

就算那嗓音拔得尖銳,還是能夠聽出來是屬於年輕的女孩子所有。

同一瞬間,床鋪上有一抹銀影飛也似地跳竄起,像枚失速的炮彈,重重地撲撞上朱利安,並且將他的手臂大力地緊抱住。

「不行、不可以!朱利安是我的!是我的!」像是怕有誰聽不清楚,那抹人影用盡力氣地大叫著。

藍采和他們吃了一驚。

饒是朱利安自己也不敢置信。

抱住朱利安,像個孩童耍賴的,是那名之前無論這房裡發生何種動靜,都未曾睜開眼的銀髮少女。

如今她一頭銀髮垂散在地,淚眼汪汪,滿臉驚惶,就像是怕自己最心愛的東西被他人搶走一樣。

「白銀……小姐?」朱利安啞著聲音,喃喃的說,「真的是白銀小姐?妳終於醒來了?」

「我怎麼不醒來?我都睡飽了,誰知道一醒來就聽見有人要搶我的……朱利安!」被稱做白銀的銀髮少女頓了一下,雙眸瞠大,到這時才驚覺朱利安的模樣虛弱,「朱利安,你怎麼了?為什麼你……」

阻止這一切混亂的,是某種物體擊地的聲音。

那聲音不大,可是卻一清二楚地進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眾人下意識回過頭,映入眼中的是白髮青年手持著法杖,令人聯想到冰原的銀白眼瞳毫無情緒地迎視他們。

那漠然的聲線吐出了三個字,「吵死了。」

白銀的哭泣乍然而止,即使不知對方身分,可是那份與生俱來的威壓,頓時讓她畏懼地屏住氣,幾乎無法呼吸。

藍采和與薔蜜的視線於是再轉向川芎。

像是接受到無聲的訊息,川芎無力地吐出一口氣,走近自家戀人的身邊,認命地拖著對方到牆角,將那具比自己高的身子壓下,再跟著也坐下。

果然,一雙手臂立刻圈抱上來。

張果抱著他,閉上眼睛,直接表現出了誰都不准再煩、再吵的態度。

被人充當抱枕的林家長男朝天翻了一記白眼。他就知道張果這傢伙是沒睡飽,所以脾氣更差勁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