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基地
關於部落格
  • 6738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八仙城隍本《GAME START》人生遊戲18

         川芎自然不會知道自己的戀人在想什麼,要是他知道的話,恐怕會臉色鐵青,破口大罵說:老子才不要一堆活屍當電燈泡!

在發覺他們抵達的這層樓再也找不到向上的樓梯,放眼望去又只有走廊盡頭矗立著一扇門,川芎緊皺著眉,就算覺得他們這樣就像撲火的飛蛾,還是只能硬著頭皮走進去。

門沒上鎖,一打就開。

但是,裡面並沒有衝出川芎以為會有的活屍女僕、活屍杜賓犬或是其他的什麼東西。

相反的,這房間空無一物又大得驚人,四面牆壁一片雪白。

而就在川芎他們所站位置的正對面位置,那裡有著醒目的另外一扇門。

只是還沒等川芎他們踏出一步,寬廣的房間內突生異變。

轟隆轟隆的沉重音響迴盪著,緊接而來的竟是平坦的地面上隆起了高聳的灰色牆壁。

灰牆就像是某種活物,眨眼間蜿蜒、直行、橫轉,不到一會的工夫居然憑空形成一座大迷宮,如同高山地攔阻在川芎他們與盡頭的另一扇門之間。

「幹!這又是啥鬼?」川芎看得愕然,不敢相信繼活屍大軍之後,現在又來一座迷宮。

這遊戲未免也太整人了吧!

眉頭死死地皺著,川芎咒罵一聲,還是踏出了步伐,他可沒興趣就這樣止步不向前。

但是張果卻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等等。」張果只是簡潔的吐出這兩個字,便逕自越過川芎,來到那座看起來錯綜複雜的灰色迷宮之前。

川芎原本以為對方是要在前頭領路,沒想到那名白髮青年只是又再舉起他的法杖。

通體透白的白鳶直指灰牆,下一秒,純粹的白光自頂端散發出來,然後越擴越大。

當川芎不得不抬手遮著眼的時候,耳邊又聽到了那道冷澈的男聲說:

「解。」

彷彿像在呼應這道嗓音,白光乍然又隱沒,緊隨而來的竟是灰牆崩解的景象。

原先看似堅硬無比的灰牆,居然毫無來由的就像遇到熱源的奶油,迅速地融化垮下,很快就在川芎的眼前化成了大灘的灰泥。

接著灰泥滲入地面,消失得無影無蹤。

之前難攻不破的灰色迷宮,宛如是幻覺一般的存在。

川芎目瞪口呆。

「我用了『鎮靜』之力,使之回歸最初。」張果說。

川芎嚥下口水。靠夭,這「鎮靜」之力的外掛未免也開太強了……而且也太好用了吧!

將各種佩服吞回肚子裡,川芎大步就想直奔如今已沒有阻礙的那扇門。可是剛跑了幾步,他就發覺身後人沒有跟上。

「張果?」川芎訝異地回過頭,看見對方在原地不動,銀白的雙瞳瞬也不瞬地盯著他。

「怎麼了?」川芎走了回去,不懂對方怎麼忽然不行動。

高大的白髮青年還是一言不發地盯著他。

川芎皺著眉回視,接著似乎想到什麼,他咋了下舌,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好乖、好厲害,你做得真是太好了。」川芎伸高手,揉了揉對方的那頭白髮。

獲得稱讚的張果心滿意足地邁出腳步。

川芎追在一旁,內心是哭笑不得。

有時候自己這名年紀和個子都比他大的戀人,性情簡直和小孩沒兩樣。

當然,這話川芎是絕不會當著張果的面說出來的。

將這些心思先拋到一邊去,川芎和張果通過了那扇門,來到第二個房間。

「幹,別又來一個迷宮了。」川芎煞住腳步,嘴中咒罵,目光飛快地搜尋起這房間。

雖然此地也是空無一物,但牆壁上有兩扇門,一黑一白。

地面也有兩個人,都穿著黑衣服,外露的皮膚全部包著繃帶。只不過就算這樣,也掩飾不了他們兩人被揍成豬頭的慘樣。

似乎是注意到有第三人闖入這房間,倒在地上像是死屍的黑衣人們驀然有了動作。

他們艱辛無比地慢慢爬起,彼此互相攙扶,在川芎同情的目光中,終於成功地站了起來,雖然兩條腿都還有點微微發抖。

「站不起來其實也用不著勉強。」川芎憐憫的說,「揍你們的該不會是一個外表瘦弱,卻身懷怪力的小鬼吧?還是說,是一個戴著眼罩,一副反派臉的傢伙?應該不至於兩個一塊來吧?」

事實就是兩個一塊來沒錯。

彷彿被刺到心靈上的傷口,左邊的黑衣人顫抖著聲音,悲憤喊道:「你們是那兩組人的同伴吧?別以為我們會再次屈服於暴力之下!想要到達高塔解救公主,就必須照這房間的規矩來!」

「沒錯,這裡可是猜謎室!現在聽好了,這有兩道門,一道通往高塔,一道通往不知何方。」右邊的黑衣人像是懷著怨恨,咬牙切齒的說,「我們有兩個人,你們可以問我們一個問題,只能一個。但是接下來,我們其中一人會只說真話,另一人只會說謊話。現在指定人選,問出問題吧!」

「嗤。」川芎卻是不客氣地冷笑一聲,「當人是傻子,不知道怎麼問嗎?左邊的聽好了,我問你,如果我問右邊……」

「毋須浪費你的時間。」張果打斷川芎的話。他冷眸一瞥兩名黑衣人,隨後法杖一敲地,瞬間地面上就像遭受莫大的力量擠壓,以法杖為中心,冷不防地迸出裂縫,凹陷下去。

當法杖再次舉起,直指黑衣人,張果只是冷冷地吐出三個字:

「哪一道?」

黑衣人們毫不猶豫,立刻屈服暴力之下,跪下並指著黑色的門大叫:

「『那道!』」

看著這一幕的川芎不免有些心情複雜,他都快分不出誰才是反派角色了。

「川芎。」張果伸出了手。

「走吧。」川芎裝做沒看見那隻手,大步走向黑色的門,也裝做沒聽見身後人不滿地啐了一聲。

都要打魔王了,還手牽手幹麼?

無視從後方射來的視線,川芎三步併作兩步地衝上藏在黑門裡的樓梯,心中只想著和其他同伴儘早碰面。

既然藍采和跟於沙都通過了那個猜謎室,就表示他們人一定也在上面了!

然而等到川芎終於跑完那段彎彎曲曲的樓梯,一腳猛力踹開前方半掩的門,等候在他面前的,卻不是熟悉的同伴身影。

房間中央只有一張華麗的大床,半透明的紗帳從天花板垂下,但仍是能夠看見大床上正躺著一名彷彿陷入熟睡的少女。

她的眼眸緊閉,雙手交握置於胸前,一頭長得不可思議的銀色頭髮鋪散在床鋪上,有的甚至滑落床沿。臉龐雖然稚氣,卻已經像花苞綻放,讓人感受到她的美麗。

川芎一呆,不由得反射性脫口而出,「高塔的……公主?」

「恭喜您最快抵達這呢,林先生。」回應川芎這句話的,是一道年輕悅耳的男聲。

那是川芎曾經聽過的聲音。

下一剎那,銀髮少女沉睡的大床前,無預警地冒出一縷霧氣,轉眼又凝聚出人的型態。

黑髮碧眼、黑色燕尾服,還有那優雅有禮的笑容。

手持銀燭台的黑衣少年儀態良好地對著川芎和張果欠身行了一個禮,然後抬起頭。

「最後任務,就是要請你們打敗魔王,解救公主了。」朱利安微微一笑,碧綠的眼珠瞬間染成血紅,宛如新月的長長獠牙也從他唇間露出。

不單如此,那張白皙俊俏的臉龐上,竟是逐漸地滲爬出猙獰醜陋的黑色花紋。

「啊,對了,我想你們應該不會問我魔王是誰吧?」朱利安笑著說,背後猝然張開一對碩大的漆黑蝠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