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基地

關於部落格
  • 6727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八仙城隍本《GAME START》人生遊戲16

         不單是薔蜜,包括於沙都認為他們是被隔離在另一個空間,恐怕要遊戲結束才有辦法再見到其他人。

因此他們怎樣也沒想到,當他們跑到了某一樓卻找不到向上的樓梯,只能選擇闖進走廊盡頭的唯一一間房的剎那,那房內另一端的門也被打開了,衝出了兩抹人影。

「藍小弟?鬼針?」

「薔蜜姐?還有鯊魚?」

「喂,你是故意將老子名字喊顛倒的嗎?啊?」於沙惱火地將三叉戟直指前方的黑髮少年,也不管對方是比自己位階高的仙人。

「藍采和是你可以隨便用那把破銅爛鐵指的嗎?」鬼針瞇起冷戾的眼,擋在藍采和的身前,掌心上憑空浮現一把漆黑長針。

面對這場自己人要先掀起的內鬨,藍采和跟薔蜜都只是喊了一聲。

「鬼針。」

「於沙。」

原先還殺氣騰騰的兩名男人真的都收手了。

「唔喔喔喔喔!太厲害了啊!薔蜜大人、小藍夥伴,你們是俺見過最厲害的馴獸師了!」個子矮,容易第一眼被忽略的阿蘿熱烈地鼓著掌,只是它很快就嘗到什麼叫「禍從口出」。

幾乎是下一秒,兩道黑影一前一後地迅速來到。

三叉戟刺進地裡,剛好將阿蘿卡在間隙,使它動彈不得;接著黑針貼著它的臉邊斜斜插入。

阿蘿馬上噤了聲,緊閉嘴巴,表示自己只是一根不小心路過的普通蘿蔔。

「阿蘿、鬼針,別玩了,否則嗶掉你們唷。」藍采和笑容可掬地在脖子前一抹,再比了一個姆指向下的手勢,黑色的眸子裡則是完全沒有笑意。

「藍小弟,只有你們嗎?川芎和張先生呢?」薔蜜一問就直接切入重心。

「我找不到哥哥和果果。」藍采和搖搖頭,「我們那時候有去薔蜜姐的房間找,可是卻空無一人。而且奇怪的是,我們雙方明明是差不多時間到這房間,但之前不管怎麼喊、怎麼找,都沒有看見薔蜜姐和於沙。」

「我們這的情況也是同樣……」薔蜜低喃,「我們只是遇上一堆血是巧克力的活屍犬。」

「我們倒是遇上了血是草莓醬的活屍女僕。」藍采和亮了一雙眼,「薔蜜姐,那些『漂亮小姐們』可真是驚人呢!」

「那些東西難看又傷眼,覺得她們漂亮,藍采和你是眼睛瞎了嗎?」鬼針刻薄的說,「這房間是一個交會點,不同的空間在這又疊在一起,合成一個。如果你想浪費時間耗在這,直到它們分開,那就隨你的意。」

「我沒說要耗在這。」藍采和連忙安撫。他這植物脾氣一上來,實在是麻煩得不得了,「我只是……噢,我只是在想,出口在哪裡?」

這話一出,所有人登時都注意到了,他們來時的門不知何時消隱,前方卻又不見任何一個其他的出入口。

他們宛如被關在一間密室裡。

驀地。

「夥伴你看!」阿蘿震驚地指著一個方向大叫道。

在那裡,原先空無一物的牆壁上竟多出了兩扇顏色不同的門,一為黑、一為白。

而隨即在門前更是冒出兩股煙霧,轉眼就成為兩名黑衣人,但外露的皮膚全被繃帶纏住,只露出眼睛、鼻尖和嘴巴,模樣看起來有點嚇人。

不過和之前的活屍女僕、活屍犬相比,倒是顯得小巫見大巫了。

「歡迎來到猜謎室。」左邊的黑衣人開口,「這有兩道門,一道是通往公主所在的高塔,一道則沒人知道會通往哪裡。」

「你們可以問我們一個問題,只能一個問題。而我們兩個人,接下來,一人只會說真話,一人只會說謊話。」右邊的黑衣人說,「現在指定人選,問出你們的問題吧。」

「咿!不是吧?!在弄不清楚誰會說謊的情況下,只能問一個問題嗎?」阿蘿用力擠出三叉戟的空隙,不敢置信地大叫。

「『誰會說謊?這是你們的問題嗎?』」兩名黑衣人同時問。

「不是!」阿蘿趕緊遮住嘴巴,用力搖頭,就怕自己把一切都搞砸了。

「我來問吧。」薔蜜上前一步,輕推下眼鏡,臉上沒有慌張,看起來反倒胸有成竹。

「等一下,薔蜜姐。」藍采和按住了她的肩膀,微微一笑,「我相信妳一定知道該怎麼問。但是,能不能讓我用別的辦法,順便讓我外借一下於沙。」

薔蜜似乎是看出什麼,她點點頭,又退了回去。

「藍采和,你是在搞什麼鬼?」被外借的於沙不爽地抱胸怒視。

「先等我一下。鬼針,保護好薔蜜姐和阿蘿,這是我的命令。」特別強調最後兩個字,藍采和這才轉回頭,繼續和於沙說話,「哪,於沙,被人這樣惡整著玩,你不覺得火大嗎?」

「說那什麼蠢話?老子當然……」於沙在瞬間像是也明白什麼,他拉開了獰笑,眼底閃動著兇暴的光,「原來是這樣,這老子倒是可以奉陪。」

少年和男人同時轉頭面向黑衣人,他們一個笑得溫和如春風,一個猙獰如猛獸,但眼中卻都是相同的殺氣騰騰。

他們一步步逼近黑衣人,手指折得卡卡作響。

「等、等一下!你們想做什麼?」黑衣人也察覺不對勁,聲音流露緊張,「你們不想找正確的路出去了嗎?」

「啊啊?怎麼會不想?不過老子決定要揍到你們說出來!」於沙張狂大笑。

「住……住手!暴力不能解決問題!」黑衣人慌亂起來。

「我同意暴力不能解決問題,但是呢──卻能解決大部分的問題!」上一秒還笑得如鄰家少年無害的藍采和,下一秒卻是笑顏扭曲如惡鬼,「他X的敢這樣玩我們!老虎不發威還真當拎杯是病貓嗎?敢玩就敢承擔!我操你媽的!不將你們揍到哭出來,拎杯就不姓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