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者基地(PIXNET)
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8177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八仙城隍本《GAME START》人生遊戲13

         於沙是被那怪異的叮咚聲給吵醒的。

最初他以為是誰在按門鈴,他一邊揉著額,一邊罵罵咧咧的坐起,下意識就想要去拿薔蜜的印章──有可能是快遞要簽收的。但是當他坐直身體,他驀地停下揉額的動作。

不對,他不是跟張薔蜜那女人一起來參加一個名稱莫名其妙的活動了嗎?他現在可不是在家裡!

思緒一回籠,於沙那本來還帶有睡意的碧瞳立即凌厲地瞇起。

叮咚聲還在繼續,彷彿極力的想吸引人的注意力。

於沙飛快地尋聲望過去,同時手裡抓住瞬間成型的三叉戟,然後他的臉上閃過錯愕。

──叮咚聲的來源居然是浮在半空的字。

沒錯,真的有字浮在空中,字體還是白色,一閃一閃的,好不醒目。

歡迎玩家張薔蜜進入人生遊戲,請選擇一武器做為防身用,門外將有許多敵人攻擊。

「媽的,就說這地方有問題!」於沙的錯愕一閃而逝。他畢竟是非人的存在,對於詭異事態的接受也相當的快。一確定事情不對勁,他馬上有所行動。

那些見鬼的字是指名張薔蜜……

「張薔蜜、張薔蜜,喂!醒醒!」於沙推晃著薔蜜的肩膀。

然而這名女編輯似乎習得了一種新技能,只要陷入深度睡眠的話,就不容易醒。

「張薔蜜,妳有沒有聽見?」偏偏於沙又捨不得太過粗暴地弄醒她。他能夠對敵人兇殘不留情,可是只要一碰上薔蜜,就通通沒轍。

別無他法之下,於沙只好照著川芎曾經教過的辦法,湊近薔蜜的耳邊,低聲說:

「張薔蜜,妳的作者天窗了。」

「那我就讓他的人生也窗掉!」

簡直是反射性動作,薔蜜的美眸睜開,裡中迸發出騰騰殺氣,哪看得出還有絲毫睡意

薔蜜瞪著前方好一會,意識終於回歸。她想起自己正在度假,這個月的稿子也都追到手了。

「做惡夢嗎?居然夢到有人窗了稿子……」薔蜜喃喃的說,伸手去拿擱在床頭櫃的眼鏡。

一戴上眼鏡,視野頓時回復清明,然後她也看到一名高壯男人像是無比鬱悶地蹲在她的床邊。

「於沙,你大半夜的不睡覺是在做什麼?」

「老子鬱悶不行嗎?」於沙粗聲地回答,拒絕解釋鬱悶的原因是因為薔蜜居然真的就這樣起床了。

可惡,他這不是受到情敵的幫助嗎?

薔蜜見狀也沒問,反正男人也會跟女人一樣,總有個幾天心情不順的。她推扶一下眼鏡,將目光轉向從剛剛她就一直很在意的聲音來源。

叮咚、叮咚!

聽上去就像是有人在按著門鈴。

但是,這房間是沒有門鈴的,對吧?

當空中發著光的白字映入眼裡,薔蜜結結實實地愣了一下,只是她很快就尋回冷靜,臉上也看不出異樣。

「於沙。」薔蜜問,「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啊啊?老子怎麼可能會知道?」於沙站起一彈指,他身上的服裝立即就化成戰袍。襯上那狂狷的氣勢,讓薔蜜不由得回憶起他們初次見面的時候。

「反正有敵人的話,一口氣宰掉就行了!」於沙咧出一口白牙,未被眼罩覆蓋的碧眸閃動著嗜血的光芒,使他看起來就像大型的兇猛肉食性生物。

「你這樣比誰都還像反派角色了。」薔蜜輕嘆一口氣,唇角卻是掛著微笑。她四下搜尋一圈,沒找到適合當武器的用品,最後她提起自己的公事包,掂了掂,覺得這重量加上揮擊的速度應該還可以。

「張薔蜜,妳拿那做什麼?」於沙大皺其眉,「我不是說我會保護妳了嗎?」

「這位先生,太小看女人你會後悔的。」薔蜜皮笑肉不笑地說,「而且我拒絕當花瓶。」

「老子又沒說妳是花瓶……啊,算了、算了,妳跟在老子後面就對了。」於沙暴躁地抓抓頭髮,他只是希望薔蜜放心地把安危交給他,卻又彆扭地沒辦法坦然說出口。

況且打從他們的初次見面後,他可就沒有再小看薔蜜的意思。畢竟那時候的薔蜜,可是對還是敵方的他使出一連串攻擊。踩腳趾、踢胯下、再來記過肩摔……

如果這也叫花瓶的話,根本就是最兇狠的花瓶了,不過他喜歡。

「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露出猙獰的笑容,但我想提醒一下,那些字又變了,於沙。」薔蜜語氣冷靜,可聲音比平常時候來得緊繃。

不管再怎麼說,他們都是處在一個未知的情況下。

於沙本來想抱怨他那才不是猙獰的笑容,而是想到心愛的女人,但是這些話聲在看見呈現新內容的字體後,頓時嚥了回去。

只要打敗魔王,喚醒高塔的公主,遊戲就宣告結束。請小心,門外有敵人,門內可能有不聽話的狗狗。

瞬間,房間裡的兩人都聽得清楚了。叮咚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野蠻的低吼聲,像是由喉嚨深處發出,充滿著不祥,以及危險!

「吼汪汪!汪汪汪汪!」

兇惡的犬吠聲剎那間隨著衝出浴室的黑影響起,那黑影的動作極快,幾個竄躍就撲到薔蜜的眼前。

鏡片後的眸子震驚瞠大,薔蜜看得清楚不過,那是一隻杜賓犬。

然而牠的嘴巴裂到下顎,直至脖頸;眼眶裡沒有眼珠,頭部的一部分殘缺,露出骨頭還有血肉。

那根本不是活著的狗!

「張薔蜜!」三叉戟快若黑電地掃來,登時將那隻欲攻擊的杜賓犬打飛出去,砸在牆壁上,再滑了下來,跟檯燈一同乒乒乓乓地摔在地面上。

這聲響驚回了薔蜜的神智,她不自覺地收緊抓著公事包的手指。

「我收回之前我說的話。」薔蜜沉著的說,「我沒自信能跑贏那些四隻腳的……狗。於沙,待會拜託你了。」

從敞開門的浴室內正步出越來越多的杜賓犬,每一隻都長得差不多,面目可憎。

威嚇似的低吼聲又從牠們的喉嚨中發出,然後化成了狂暴的吠叫。

所有的杜賓犬都邁開四肢,兇神惡煞地衝了過來。

「這些東西未免也醜到爆了!」於沙咋下舌,長臂一伸,攬過薔蜜,三叉戟重重地拄地,然而預想中的寒冰沒有出現。

那些杜賓犬還是爭先恐後地撲上。

「媽的,是別人的空間!」於沙咒罵一聲,當機立斷地踹開大門,帶著薔蜜奔出了房間,並且不忘將那扇門再重重甩上。

房內立刻傳來撞擊聲和憤怒的吠叫聲。

砰!砰!砰!門板隨著劇烈的撞擊一下一下地震動著,也不知道能夠撐得了多久。

「去找川芎他們!」薔蜜急促地喊著。

於沙點點頭,握緊薔蜜的手就快步往前衝,將那些撞擊聲拋在後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