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者基地(PIXNET)
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8177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八仙城隍本《GAME START》人生遊戲12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蘿在瞬間發出了比它見到活屍時還要驚人的慘叫。

藍采和拿出的居然是一抹巴掌大的迷你身影。

漆黑的髮絲綁成一束,膚色蒼白,即使現在雙眼緊閉,也掩飾不了一身的陰戾之氣。

「鬼針針針針針針啊──」阿蘿的慘叫都跳針了。

「所以我才說,你那時候要是壓到我的外套,你一定會後悔的呢,阿蘿。」藍采和笑瞇瞇的說,「籃中界的大家我只帶了鬼針出來,不過條件是在我喊他醒來之前,都得乖乖的。但是,現在該是叫他起床的時間啦。」

就算沒有解除乙殼的姿態,回復真身,然而藍采和的聲音原本就是命令自己植物的「鍵」。

「以吾藍采和之名命令你,睜開你的雙眼,鬼針!」

話聲瞬落的同時,那雙閉起的眼也驟然睜開。

剎那間,藍采和手上的迷你身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蒼白、陰冷的黑髮男人浮立於半空。

阿蘿的慘叫戛然而止,它用最快速度摀住嘴巴,就怕鬼針嫌它吵,一腳狠狠踩了過來。

對於這名忽然出現的男人,活屍女僕們似乎也愣了一下。

鬼針的第一眼不是確認自己在哪裡,而是立即搜尋起藍采和的身影。而當他見到對方是靠牆坐在地上,渾身沾著血的時候,他只覺得一切的聲音都停止了。

「藍采和……藍采和!」鬼針的臉因為驚恐而扭曲了,但是藍采和卻伸手阻止他的靠近。

「拜託你了,鬼針,那些小姐們就交給你了。」藍采和拉出一抹疲倦的笑容,「這是主人的命令喔。」

鬼針猛地轉身,全身暴漲出駭人的殺氣,身周的景色似乎也跟著扭曲了。

不對,不是似乎,那名黑髮男人的身周的景色是真的發生變化了。本來平滑的畫面就像軟布扭曲變形,緊接著是一根又一根銳利的漆黑長針浮現出來。

只不過一眨眼的時間,整座大廳就被密密麻麻的黑針包圍住了。

鬼針的眼神森寒,「誰敢傷藍采和,誰就該死!」

隨著那聲憤怒至極的暴喝一響起,所有的黑針猝不及防地朝著活屍大軍飛射而出。

「哇!嗚!咿!」阿蘿半遮著眼睛,不時還發出驚叫。

在壓倒性的攻擊之下,那些面貌猙獰的活屍女僕們一下子就被黑針覆蓋,難以從那些密集的間隙中窺看她們的情況。

但是,想必也面目全非了吧。

「藍采和!」鬼針看也不看那些女僕的下場一眼,他心焦如焚地蹲跪下來,蒼白的手指幾乎是顫抖地握住藍采和的手。

藍采和比他快一步地將他的手握住。

「我沒事,鬼針,我真的沒事。」藍采和輕輕地笑了出來,「這些,可不是血哪。」

「不是血?」鬼針的眼中露出詫異,但是面前的少年確實沒有流露一絲虛弱。他極力穩住自己還在發顫的手,捉著對方,湊近那些血漬嗅了嗅。

沒有想像中的腥味。

相反的,是……甜甜的?

「小藍夥伴?」阿蘿也靠了過來,當然是挑離鬼針最遠的位置,「到底是……」

「這些血……是草莓醬啊。」藍采和再也忍耐不住,喘著氣笑道:「玉帝在上,我也是剛剛才終於注意到。我得說……弄出這些東西的人靠杯的太惡趣味了。噢,我猜那些小姐們說不定是什麼甜點做的。」

「俺得說,那甜點俺是絕對不吃的。」阿蘿苦著臉說。

一旦確認自己的主人沒有大礙,鬼針眼中的刻薄又回來了。

「起來,藍采和,別坐在這裡。」鬼針一把拉起了藍采和,「你站不起來我可以拎著你走。」

「啊啊?你這是在嘲笑我沒體力又沒男子氣概嗎?你信不信老子他媽的馬上將你埋起來,埋進水泥地裡。」藍采和笑瞇瞇地揮開了那隻手,再抹去臉上沾到的草莓醬,「你都醒了,我們也用不著多浪費時間了。鬼針,直接扭曲空間,帶我到最高樓的地方去。」

「做不到。」鬼針卻是乾脆俐落地回了這三個字。

「哎?為……」藍采和睜大眼,隨即突然間自己先想明白了,「這裡已經是別人的空間或者是其他什麼東西,所以你真正的力量無法使用嗎……那麼,只好這樣了。鬼針,跟我一起衝到最高樓。凡是阻礙的傢伙,就不要客氣的擊倒他!」

鬼針沒有口吐諷刺之語,而是露出了狠戾的笑。

低下頭,

「謹遵命令。」

純粹的服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