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75551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八仙城隍本《GAME START》人生遊戲10

         才九點多的時間,這幢座落在映月山深處的仿古堡建築已經是一片寂靜。

無論是藍采和、薔蜜、川芎都在各自的房間裡好好休息。

誰也不會知道,走廊上還有一人緩緩且無聲地走著。

手持銀燭台,一身黑衣的碧眼少年忽地停下腳步。他站在走廊與走廊的交岔口,身邊的空間像是剎那間猛然放大,又像是什麼也沒改變。

朱利安靜靜地凝望前方,他頭頂上的燈光突然暗下,接著是下一盞燈、下下一盞燈……

只不過是短短的瞬間,整棟屋宅的燈光和燭火都熄滅了,唯獨朱利安手上的燭台還有火燄燃動。

「人生遊戲要開始了,誰能夠在最後打敗魔王,解救公主,讓公主從長眠中甦醒?」朱利安微笑,「哪,究竟……是誰呢?」

在最後一束燭火熄滅之前,可以見到朱利安的碧眸化為血紅,唇間更是露出了宛如新月的長長獠牙……

 

藍采和是第一個驚醒的人。

他第一時間就翻身坐起,迅速抄起還在旁邊呼呼大睡的阿蘿,當作防身武器。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會醒過來,也許是因為聽到某種像是「叮咚、叮咚」的聲音……

叮咚!叮咚!叮咚!

藍采和一愣,他慢慢地轉過頭,然後視線定格在一處。

不是他的錯覺,真的有聲音在響。而且,他好像還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景象……

「阿蘿、阿蘿。」藍采和輕聲的喊著自己植物的名字。

阿蘿猶在睡夢中,臉上還帶著正做著美夢的幸福笑容。

「阿蘿,嘿,阿蘿!快醒過來啊!」藍采和稍微加大了音量和手勁,但是阿蘿就像貪戀美夢,連眼睛也沒有睜開來。

藍采和並不想擾植物清夢,只是現在是非常時刻了。

「阿蘿你再不醒來,我只好不客氣了。」藍采和吸了一口氣,瞬間單手掐住自家蘿蔔,眼裡閃過凌厲的殺氣──

當阿蘿睜開眼睛時,只覺得自己的臉又燙又辣。

「肖……肖藍夥伴……」它口齒不清地喊著,「俺好像變龐一圈,俺腫麼了嗎?」

「嗯……阿蘿,你那只是錯覺吧?」黑髮少年笑得溫和無害,眼神真摯,任誰也猜不到他上一刻才如狂風驟雨般地連呼出十個巴掌,「好了,阿蘿,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面對。這裡,果然有問題。」

「咦?」阿蘿大吃一驚,連忙追隨藍采和的視線向上一看。這一看,它登時瞠大一雙細小的眼睛。

「夥伴在上!那是什麼玩意?!」或許是太震驚的緣故,阿蘿反倒口齒變得清晰了,「俺是不是眼花了?小藍夥伴,俺怎麼覺得俺看到有字浮在空中?」

「太好了,看樣子不是我一個人的錯覺。」藍采和還是保持微笑,可眼中有著凌厲。

就在一人一蘿蔔的正前端上方,竟是憑空出現了一排字。

那字還會發光,同時還不停地傳出「叮咚」的聲音。

歡迎玩家藍采和進入人生遊戲,請選擇一武器做為防身用,門外將有許多敵人攻擊。

「人生遊戲?這遊戲,可還真特別。」藍采和想到了他們參加的活動名稱。

驚慄、活屍、人生遊戲。

他笑得愈純良無害,伸手抓起了床頭旁的裝飾用檯燈,「再來該不會要輪到活屍出現了吧?」

空中的字沒有針對這問題做出回答,而是兀自地又改變了內容。

只要打敗魔王,喚醒高塔的公主,遊戲就宣告結束。請小心,門外有敵人,不代表門內就是安全的。

不代表門內安全?!

藍采和一驚,卻沒想到就在這同時間,原先閉好門扇的浴室以及衣櫃竟霍然間被撞開,數抹人影接連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

藍采和認得出對方的黑色制服,那是晚餐時候還見過的女僕們。

然而那些女僕此刻卻是行動怪異不協調,手和腳令人想起僵硬的木偶,該是貌美的臉龐有的浮現斑塊或是血漬瘀青,有的更是慘不忍睹,直接少了某個部位;也有的人是眼珠掉了出來,僅剩幾條絲線連繫,彷彿隨時會墜落下來。

阿蘿的臉色登時刷得比白色還要慘白。

「咿咿咿啊啊啊啊啊啊!」阿蘿慘叫,「活活活活活屍啊──」

這聲慘叫如同是催化劑,剎那間,使得所有走出衣櫃或浴室的女僕們齊唰唰地抬起頭。

然後,

張開嘴,發出嚇人的嘶吼!

活屍女僕朝著中央的藍采和與阿蘿衝過來了。

「幹!這也太靠杯了!阿蘿,抓好我!」藍采和抓著檯燈,迅雷不及掩耳向著離他最近的一名女僕揮出,無視那顆頭顱被他的怪力一擊打飛出去,他用最快的速度抓起還在床上的外套,拔腿就奔往房間外。

「小藍夥伴,俺是不是在做夢?活屍!活生生的活屍!不對,好像也不能用活生生的……」阿蘿激動的語氣頓地化成困惑,它緊巴著藍采和的背不放,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世界。

藍采和現下可沒空閒多搭理阿蘿的問題,面前可是有更大的麻煩要面對。

就像是房間裡的那些字所顯示的一樣,門內不安全,門外則是有許多的敵人。

跑至走廊上的藍采和忍不住吹了聲口哨。

走廊前後兩端正搖搖晃晃地走出了更多的活屍女僕。

「這遊戲未免也太刺激了,不過以為這樣就難得倒我嗎?」藍采和彎起微笑,將外套披上。他選定了薔蜜他們房間所在的前方,毫不猶豫地拔腿再衝。

一路上,那些不成人形的女僕們伸出手,試圖抓住身手靈活的少年。

「閃開、閃開,敢礙事的人我會將她嗶──掉,然再嗶──嗶──喔!」藍采和笑吟吟地吐出了完全該打上馬賽克的限制級髒話,他快速揮動著手中的檯燈,向著左右開弓,不是將人打飛出去,就是又打掉了誰的腦袋或是誰的手臂。

現場成為可怕的血腥畫面。

前方又是一名女僕大吼著衝過來,張大的嘴巴像是要狠狠咬上藍采和。

藍采和猛地扔出檯燈,砸上了對方的臉面。趁那顆腦袋似乎要離開脖子的一瞬間,他下壓身體,手支地,再利用反作用力踢高腿,筆直的踹向了那剛好昂得高高的下巴。

沒有多看那顆腦袋會飛到哪裡,藍采和伸手探入口袋,抽出自己的乙太之卡。

「吾之名為藍采和,現在要求解除乙殼封印!應許.承認!」

乙太之卡上瞬間有水色光芒流轉,接著又消失。

「咦咦咦咦?!」就算見到活屍女僕也還是一派沉著的藍采和,這下終於變了臉色,「為什麼沒有反應?不是應該……靠!老子忘記被鎖卡了啊!」

哀嚎一聲,藍采和現在後悔自己把檯燈扔出去了。看著從後方湧上的眾多活屍,他嚥嚥口水,毫不遲疑地馬上就逃。

別開玩笑了,用跟人類沒兩樣的身體和一堆活屍打?他又不是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