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流浪者基地(PIXNET)
關於部落格
蒼葵,別名酒月酒
出沒在流浪者基地的蝴蝶假面(?)
喜歡玩周公online
噗浪放置中,想要找我可至 草莓伏特加
  • 681775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八仙城隍本《GAME START》人生遊戲09

         中斷川芎思考的是一陣敲門聲,他納悶地下床開門,然而率先映入眼內的卻是空無一人。

川芎倒沒有以為自己見鬼了,而是反射性低下頭,果然見到一抹小個子的人影。

是抱著枕頭過來的張果。

「你怎麼跑來這了?」川芎嘆氣,裝做沒有理解那顆枕頭的用意,「小鬼就快回床上睡。」

「不是小鬼。一起睡。」也只有張果可以將不相關的句子放一起講。

「既然不是小鬼就一個人睡。」川芎板起了臉,「你偷偷跑來這的事,我可沒忘。」

「不一起睡?」張果直接裝做沒聽見川芎的斥責,他放下枕頭,雙手交握,仰起小臉,白皙的臉蛋還是沒有表情,然而一雙眸子黑閃黑閃的,就像是在散發冀求的光芒。

「嗚!」川芎最怕張果使出這種小狗眼神,彷彿一拒絕的話,就像犯下什麼十惡不赦的大罪一樣。

眼看川芎的理智要節節敗退,他的身後猛地竄出一隻大掌,將他一把推了出去。

然後「砰」的一聲,房間門關上。

「隨便去哪開房間,堵在門口看了礙眼。」那是於沙的聲音。

川芎在心裡默默詛咒了那隻鯊魚的祖宗十八代。那明明是他的房間,為什麼是他被趕出來?

「林先生?」一道疑問聲忽地響起。手持燭台的黑衣少年站在走廊與走廊的交岔口,正訝然地看著這時間還逗留在外的兩人,「兩位不回房休息嗎?」

「呃……」川芎可不想對一名陌生人解釋太多,他乾脆編造了一個理由,「這小鬼習慣和我一起睡,又嫌他那個哥哥會打呼,所以……不好意思,請問你們這還有別間房嗎?」

「我明白了。」朱利安善體人意地笑了笑,也沒有深入追問。

他帶領兩人繞過一條走廊,來到另一間門扇閉掩的房間前。從腰間的鑰匙串解下一把鑰匙,他用它打開了門,再將鑰匙交給川芎。

「為了半夜將展開的活動,還請兩位早點休息。」朱利安說,「晚安了,先生,請恕敝人先行告退。」

「啊,晚安……」川芎還是不太習慣朱利安那種恭恭敬敬的語氣,令他渾身都不自在起來。

鎖上門,川芎看著房內的兩張床,不由分說的下達第一道命令。

「你右邊、我左邊。我是說右邊的床,不是叫你把另一顆枕頭放到右邊。」

這次川芎像鐵了心要無視張果,自顧自地走向另一張空著的床,鞋子一脫,棉被一拉,擺明就是拒絕再受打擾。

張果也沒有說話。

原本以為對方會表達不滿的川芎也注意到這份奇異的安靜,他最後抗拒不了好奇心,睜開雙眼,翻身坐起,頓時就見到張果站在床角旁,黝黑的眸子直勾勾地望著他。

張果一言不發,但繼續直勾勾地望著川芎。

川芎最末挫敗地摀著臉,他就是抵抗不了戀人的小狗眼神,這可怕的必殺技真應該封印起來才是……

「可惡,我認輸了……我認輸了總行了吧!」川芎自暴自棄地掀開棉被,張開手,「你這混蛋小鬼快給我上來!」

張果就像獲得主人命令解禁的寵物,立即朝著川芎的懷抱衝來。

川芎懊惱的臉上忍不住也露出了笑,張果有時候真的很可……

下一秒,川芎的臉色就大變。

個子矮矮、手腳短短的小男孩居然在中途解除乙殼姿態。

白髮銀瞳的高大青年有如猛獸撲上獵物,猛地一把抱住了自己的戀人。

幹幹幹!他收回前言,這傢伙哪可能可愛?只有可恨!

「張果,放開老子……幹!舌頭不要趁機……」

中間又一段消音,只聽得到嘖嘖的曖昧水聲。

「……夠了,張果!」川芎總算又獲得說話的權利,他橫眉豎眼地怒吼道:「再亂來,回去後一個月都給我睡客廳!敢進我的房,老子就踹你下床!」

回復真身的白髮青年硬是停住還想有動作的手,他面無表情地哼了一聲,像是負氣般地背對川芎躺下。

川芎哭笑不得,他關了燈,也躺回床上。

而當他一沾到枕頭的時候,原本背對他的人迅速地轉過身,修長的手腳像八爪章魚地纏上,將他緊緊困在懷抱裡。

「我不睡客廳。」張果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

「是是是,快睡吧……」川芎打了一個哈欠,滿意地閉上眼睛。

總算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