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75551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八仙城隍本《GAME START》人生遊戲06

         幸好人不在現場,卻無故中槍的韓湘,還真的不用將名字倒過來寫。

當朱利安領著藍采和與張果來到迎賓室的瞬間,原先坐在沙發上喝水的黑髮青年登時將還沒嚥下的水一口氣噴了出來。

「林川芎同學,你這樣很髒。」坐在和川芎有一段安全距離的長髮女子則是一派冷靜,即使看見了熟悉的兩抹人影,也沒有露出吃驚之色,最多是姣好的眉毛微微地挑了起來,唇角也彎起微笑,「你們好,藍小弟,沒想到你們會是另一組參加者呢。」

「咳!噗咳咳咳……」川芎可沒有自家青梅竹馬那種閒情逸致和人打招呼,他略顯狼狽地用手背抹去唇邊的水,在直接破口大罵還是先找張衛生紙之間做著掙扎。

這時候,有一隻手適時地從旁遞上了紙巾。

「謝謝了。」川芎連看也沒看對方是誰,抓過紙巾就先將水擦乾,緊接著那雙眼睛像是猛然發現什麼,飛也似地瞪向那隻手的主人。

一名個子小小的小男孩,白皙俊俏的臉蛋沒有表情,但烏黑的眼瞳裡是怎樣也掩飾不住的喜悅。

──看到自家戀人的喜悅。

「張、果。」川芎的臉色確實就像藍采和猜測的那樣,鐵青到幾乎發黑的地步。他「砰」地放下水杯,一時間也忘記那是別人家的杯子,眼裡像要噴火,咬牙切齒的說,「見鬼了,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個地方?還有你,藍采和,別以為你躲到薔蜜身邊就沒你的事了!」

初時的震驚過後,川芎一半的理智也跟著回來了──另一半還是怒火充斥──憑張果路癡、外表又是孩童的模樣,沒有人帶著他,他怎麼可能一路找到這幢位於深山中的建築物?

而所有的線索,就是指向同時也出現在此地的另一人。

他出門前還信心滿滿的保證,說一切都交給他的藍采和!

靠!結果後一步那小子居然就帶著張果一塊到這來了!

「慢著,哥哥,我是冤枉的,我是真的有抽到……唔,說是我抽到好像也有點不對。」藍采和自知躲不過,老老實實地起身面對。反正有張果在,川芎大部分的怒火還是會針對張果,「嗯,其實是阿蘿抽到……然後,咳,你知道嘛……」

川芎翻了一記白眼,還真想說自己什麼也不知道,偏偏他該死的還真的猜得出來。

抽到票的阿蘿根本不可能獨自來參加,一定要藍采和帶著它才行。至於張果,恐怕就是不客氣地將另一張票搶過,宣告自己也要同行。

要是能夠讀到川芎的想法,藍采和一定會拍手稱讚:「哥哥你真厲害,完全猜對了耶!」

給了藍采和一記「之後老子再來處理你」的兇惡眼神後,川芎的眼刀又射向了張果。但是在他準備開罵之前,薔蜜先行一步地出聲了。

「川芎同學,我猜你現在想做的事,可以等我們大家都回去後再做。」薔蜜朝他輕抬了一下下巴,做為暗示。

川芎猛地想起來,這地方還有別人在場,到舌尖的話當下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原來兩組貴賓都是認識的嗎?」被人忽視的朱利安維持一貫的有禮儀態,宛如什麼奇特的場面都沒見到般,「四位可以坐在這裡小聊一會,迎賓室的隔音相當好,所以毋須擔心四位的談話會被陌生人聽見。敝人先去吩咐其他人進行準備晚餐的事,還請容敝人先行告退了。」

行雲流水般地彎身行了一個禮,朱利安無聲無息地退出了這個房間,將門帶上。

確定朱利安一離開,川芎不客氣地當場發飆了。

「張果!為什麼你這傢伙沒事也跑到這來?老子是來工作的,你是來這做什麼的?啊?」

「做什麼……」藍采和刮刮臉頰,小小聲地說,「大家都知道,果果會來這……」

「不就是為了林大人嗎嗎嗎嗎嗎?」一抹白影霍地從藍采和的背包內蹦跳出來,終於能夠現身的阿蘿渾然沒發覺川芎鐵青的臉色,興高采烈地大聲宣佈,「這種簡單不過的小事,俺不用腳毛想就知道的啦!」

「幹!誰管你這根蘿蔔啊!去死吧!」川芎的回應是隨手抄起椅上的抱枕,狠狠地重擊了過去,也不管會砸到藍采和還是砸到阿蘿。

張果像是不在意川芎難看的表情,他走上前,伸出小手,拉住對方的袖子、

「你把我拋下了,不過沒關係,我不在意,我可以自己追過來。」稚氣的童聲卻溢滿著灼熱如鋼鐵般的情感,「因為我是成熟的大人。」

林家長男清楚無比地聽見了名為「理智」的神經斷裂的聲音。

成熟的大人……成熟的大人……

「好了,藍小弟、阿蘿,摀住耳朵吧。」薔蜜俐落地合起手上拿的書,冷靜提醒道:「雖然這裡隔音好,但那是對房間外的人而言,我們可是還在房間哪。」

沒有詢問為什麼薔蜜要他們摀住耳朵──薔蜜姐/薔蜜大人說的話絕對沒有錯──藍采和與阿蘿馬上依言照做。

下一秒──

「我靠!大你妹啊!」川芎大怒了,「最好成熟的大人他媽的會說這種話!你哪裡是活了幾千歲的傢伙?根本就是毛沒長齊的三歲死小鬼吧!」

「否定。」張果面無表情、義正辭嚴的說,「我毛有沒有長齊,川芎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才對。」

「你……!」川芎剩下的話一口氣被噎住,他的臉漲紅,像是想要反駁,但還真的找不出話來講。

「該冷靜點了,男孩們。」薔蜜拍下手,表示這段對話(爭執?)就到此為止,「川芎,要是你再和張先生說下去……嗯,話題恐怕會演變成限制級,我對這老實說一點興趣也沒有,完全沒有。」

「限你媽的……算了算了,搞得我跟白癡似的。」川芎放棄再罵下去,吐出一口大氣,就像疲累般地一屁股坐回沙發上,五指耙梳過頭髮,「你們隨便哪一個給我把事情解釋清楚,十個字內交待完畢。還有張果你閉嘴,你有說和沒說根本差不多。」

川芎太了解自己的戀人了。對方確實是說話簡潔的代表人物,然而有時候簡潔到旁人完全無法理解。

「哥哥,我來說吧。」藍采和馬上自告奮勇,「因為阿蘿抽獎抽中了!這樣有十個字以內嗎?一、二、三、四……很好,九個字呢!」

面對笑得愉悅又流露出一絲孩子氣的藍采和,川芎已經沒有力氣吐槽這個他之前就已經聽過了,最多是再扔出一句。

「沒帶你那籃子吧?」

「沒有、沒有,我沒帶大家出來。」藍采和連忙搖搖頭。

「藍小弟,換我來說吧。」接著開口的居然是薔蜜,她輕輕一推眼鏡,眸裡閃過犀利的光,「想必是阿蘿和我一樣也抽到了這個活動的參加資格,只是它沒辦法自己一根蘿蔔來,所以必須和藍小弟同行。而張先生,則是剛好也知道川芎同學和我來參加這活動的事,便要求另一張票給他,因為蘿蔔實際上是用不到票的。以上,都是我的猜測。」

「靠,張薔蜜妳說得簡直妳像在現場一樣……」川芎目瞪口呆。

「太、太厲害了啊!薔蜜大人,滿分!一百分!」阿蘿激動地鼓著掌,滿臉崇拜,「完美!全部都說對了!俺超級佩服妳的!請讓俺當妳的腦殘粉然後求抱妳的大腿!」

最後一句阿蘿是吶喊得沒有一絲停頓,如果沒有仔細聽的話,就會不小心忽略了它的後半段,然後讓它趁機得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