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75551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打工勇者同人《被迫戀愛的勇者》

 《被迫戀愛的勇者》
作者:蒼葵
繪者:夜風
屬性:打工勇者同人/R18女性向
CP:亞爾卡斯X桃樂絲(莫浩然)
規格:星星膜封面(首刷限定)/A5小說、黑白插圖
頁數:100P
價格:250元
國家未來的主人翁需要良好的身心發展,未滿十八歲的幼苗請勿購買此書

收錄內容:
特休日-不可說之秘
特休日-襯衫與水手服(校園師生PARO)

 


▼通販預購特典▼
「情難自禁」明信片


試閱

【特休日—不可說之秘】試閱

 

普列尼斯城外的樹林在這一天彷彿遭到無數的砲彈轟炸,地面化作焦土,樹木像是被巨大的利器所斬切,斷面平滑得不可思議。

如果有人可以從空中窺探,就會發現這座森林的中間已是一片焦黑,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造成這副慘況的元凶有四人。

鬼面少女與獸耳女孩已陷入昏迷。

現在只剩下呈現對峙狀態的兩人。

壁壘之型擋住數以百計光彈的莫浩然。

手持水晶劍、身穿天藍色甲冑的亞爾卡斯。

在飛揚的塵埃遮掩下,誰也沒有注意到瑩綠色的光點正飄飄灑灑的落在他們身上。

莫浩然雙手交叉,在臉前做出了防護的姿勢,白色長髮被殘存的風拉扯出一道又一道弧度,他甚至還沒有從方才有如漫天流星砸落的攻擊中回過神來。

也因此,他並沒有看見對邊的亞爾卡斯正震驚的盯著他,但是下一秒,那張俊雅的臉孔無預警扭曲,眼裡湧現出不敢置信。

直到砰的一聲傳來,像是重物落在地上的聲音讓莫浩然驚疑不定的放下雙手,卻發現亞爾卡斯竟然跌坐在地,魔操兵裝就像遭到高溫融解似的,一點一點的消失掉,露出裹在黑色斗篷中的修長身影。

「……怎麼回事?他體力透支了嗎?」

莫浩然一臉茫然的看著對方。

「雖然方才的絕招會消磨掉那個男人大部分的精神力,但他的狀態看起來不像是要進入靈魂安眠,更像是……」

傑諾有些遲疑。

「更像是什麼?」

莫浩然的追問才剛剛出口,一股脫力感猝不及防的襲來,讓他的身子如同驟然斷線的木偶,膝蓋一軟,重重的磕在地面。

心跳加快,呼吸開始變得燙熱起來,整個人彷彿被暖呼呼的溫水包覆住,竟是連抬起手指的動作都覺得慵懶,腦子也有點暈沉沉的。

「喂,傑諾,你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

莫浩然並不覺得自己此時的狀態是耗盡體力所帶來的後遺症,而唯一可以對他動手腳的人,不作他想。

「我說浩然啊。」

面對莫浩然的質疑,傑諾並不生氣,反倒親切的喊了一聲。

「突然喊得這麼親密,很噁心啊。」

莫浩然心生警戒。

「勇者總是需要犧牲一些東西的。」

傑諾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一個諄諄教誨的老師,語調溫和又寬容。

「我連小弟弟都犧牲掉了,這還不夠犧牲嗎?」

莫浩然咬牙切齒,有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他心中的痛嗎?

「那並不是犧牲,只是沒有必要的存在。」

傑諾糾正,但下一句話,他的語氣卻轉為凝重。

「你現在要做的事可能會造成你之後的心理陰影,但,就像我先前說過的,為了生存、為了完成偉大目標,勇者總是需要犧牲一些東西。」

「所以你要我犧牲什麼?」

莫浩然晃了晃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眼角餘光可以瞥見另一端的亞爾卡斯低著頭,指甲扎入焦土裡,肩膀緊繃的弧度使人心驚。

「在這之前,我想我有必要先跟你介紹一下莉莉雅之花。」

「蛤?」

莫浩然完全無法理解話題為什麼會轉到十萬八千里之外的地方,如果不是傑諾待在自己的腦袋裡,他一定會狠狠揪住對方衣領,用力的搖一搖,要這個裝模作樣的傢伙不要再打什麼啞謎了。

「莉莉雅之花生長在森林裡,花白葉橢圓,在一般狀態下是無害的,但是如果遭到高溫灼燒,花藥內的花粉就會瞬間充盈毒素,被排放到空氣中。」

高溫?莫浩然立即聯想到亞爾卡斯先前所釋放的光彈,他反射性抬起頭,恰好看見瑩綠色光點正輕飄飄的落下來,沾到他的鼻尖還有臉頰。

「那些光點就是莉莉雅之花的花粉。」

「我靠!你為什麼不早講!」

莫浩然瞪大眼,忙不迭舉手揮擋,然而那些稀稀疏疏的光點還是滲進了他的皮膚裡。

「我也是剛剛才發現的。就算現在提醒你要小心也來不及了,你跟那個男人都已經中毒了。」

傑諾嘆氣。

「沾到花粉的人會怎樣?手腳無力、身體發熱?」

莫浩然嚥了嚥口水,戰戰兢兢的問道,心裡總有股不好的預感。

「如果是這麼簡單的事就好了。」

傑諾這口氣嘆得更大聲了。

「莉莉雅之花的花粉,可是被稱為『徘徊天堂與地獄的歡愉』的下品東西。」

莫浩然不是傻子,光從體內不正常的燥熱感,還有傑諾句中所提到的「歡愉」兩字,他頓時明瞭自己的處境是多麼糟糕了。

莉莉雅之花的花粉,簡而言之,就是類似春藥的毒藥。

想起昏迷中的鬼面少女與獸人小女孩,莫浩然心裡一驚,急忙追問。

「她們呢?」

「你都自顧不暇了,還有心情在意別人?」

「廢話,女孩子的清白可是很重要的。」

莫浩然一邊試著壓抑住紊亂的呼吸,一邊做了兩個魔力平臺,將兩人抬起,托到遠遠的另一端,讓殘存的樹木與石塊遮掩住她們的身影。

中了春藥的兩個男人(莫浩然一點也不想承認自己其實是不男不女),失去意識的兩位女性,直覺告訴他,待會的狀況一定會非常不妙。

安全起見,還是先將鬼面少女與獸人小女孩送走,以免發生不可挽回的悲劇。

「雖然我很想稱讚你的紳士舉動,但是,真正有危險的人其實是你。」

莫浩然一愣,像是無法理解傑諾話中的意思。

「為什麼會說莉莉雅之花的花粉是下品東西,就是因為中毒的人必須由第一眼所看見的人來解毒。」

傑諾語帶同情的說道。

「臥槽!這是什麼惡俗又狗血的設定!」

莫浩然不敢置信的倒抽一口涼氣,臉色青得不能再青,傑諾要他犧牲的原來是他的貞操。

莫浩然拖著軟如爛泥的雙腿想要爬走,然而全身的力氣就像被榨乾似的,連最簡單的移動都變得如此艱難。

就在這時,背上的寒毛猛然一根根豎起,他大力的扭過頭,看到亞爾卡斯不知何時已經撐起單膝,只是臉龐仍舊低垂,讓人看不清表情。

即使雙方隔著一段距離,但莫浩然還是可以感受到一股侵略的氣息正以那個金髮男子為圓心散發開來。

彷彿餓了許久的野獸即將清醒。

危險!很危險!警報器在大聲叫囂,冷汗一滴滴的滲出額際,強大的壓迫感讓莫浩然想逃離,但是傑諾的話卻制止了他的動作。

「沒辦法了,浩然,你就當作被小狗咬一口吧。」

傑諾響在腦海裡的聲音是那麼真誠,但是莫浩然的想法只有一個:尼瑪的,這是有多大的仇要他被男人上?

「你不是說這具身體沒有生殖功能嗎?」

他試圖替自己的窘態解套。

「雖說這是用次元飄流物製造出來的臨時肉體,但你仍舊是會受傷、會中毒,感官神經並沒有因此喪失功能。換句話說,在藥物刺激下,你也會產生快感。至於要如何發洩出來……呣,抱歉啊,浩然,這已經超出了我的所學領域。」

傑諾這次的倒歉異常的爽快,反而讓莫浩然不太爽了。

「混帳,這到底是誰的錯啊!」

他一邊緊盯亞爾卡斯的動靜,一邊恨恨的罵道。

「答案不是很明顯嗎?」

傑諾反問。

莫浩然一噎,無從反駁。

造成莉莉雅之花的花粉被催發的罪魁禍首,就是製造出漫天光雨的英格蘭姆.亞爾卡斯。

雖然傑諾要他當作是被小狗咬一口,但是看著借由撐住樹幹來穩住身體的金髮男子,莫浩然還是忍不住吐出了「靠夭」兩字。

亞爾卡斯外表俊俏、身形修長,比起軍人更像是吟遊詩人,但只要回想起對方剽悍的戰鬥力,莫浩然就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什麼被小狗咬一口,這根本是藏獒吧吧吧吧!

 

【特休日.襯衫與水手服】試閱

 

天空藍得不可思議,稀薄的白雲完全無法遮擋熾烈的陽光,籃球場的水泥地燙得像是要燒起來。

蟬聲唧唧,伴隨著老師的講課聲讓人昏昏欲睡,有幾個學生藉由豎起的課本擋住自己打瞌睡的模樣。

相比起同學們含蓄的舉動,莫浩然就顯得坦蕩許多,他直接站起來與國文老師說他身體不舒服,要去保健室一趟。

雖然莫浩然看起來不魁梧、不壯碩,外表也稱得上端正,完全符合一般人對高中男生的想像,然而他其實是被劃分在不良少年那一塊的。

他經常曠課打架,連幫派分子也槓上過,但是他的課業成績卻是出忽意料的好,因此對於莫浩然明顯就是要蹺課的藉口,有些老師大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就像現在。

國文老師的允許下,莫浩然光明正大的離開教室,踩著慢悠悠的腳步來到走廊底部的樓梯口。

他沒有選擇往下走,而是雙手插在口袋裡,拾階而上,目標是頂樓的天臺。

通往天臺的鐵門有些鏽蝕,內外都有一個鎖,只是內鎖因為多次被撬的關係,充其量就只是個裝飾品,只剩下外鎖還維持著它的功用。

如果有誰先進入天臺,再從外頭將門鎖上,那麼天臺就會成為一個不受人打擾的半封閉空間,非常廣受不良少年與校園情侶的歡迎。

莫浩然打的主意就是去天臺好好睡上一頓。

保健室雖然不錯,不過太靠近操場,在上體育課的學生們所發出的么喝聲清晰得就像是立體音響環繞。

希望天臺不要被人捷足先登。

莫浩然一邊想著,一邊試探性的推了推門。

拐咿…鐵門發出了刺耳的聲音,顯然是好久沒有上過油了。

刺眼的陽光迎面兜下,莫浩然反射性的瞇起眼,抬手遮在額前,熟門熟路的繞到後方,讓建築物的陰影將自己包覆住,熱氣頓時退了一大半。

隨意揀了一塊乾淨的地板,莫浩然側躺下來,手臂當作枕頭,眼睛一瞇,很快就沉入了黑甜鄉之中。

天臺安安靜靜,所有的聲音變得好遙遠,彷彿這是一個被遺忘的地方。

鐵門已經被莫浩然由外頭反鎖,就算有誰想要偷溜上來,但是沒有鑰匙的話,只剩下折返這個選擇。

莫浩然並不打算讓自己在睡覺的時候還要遭受一些莫名其妙的打擾。

即使鐘聲響起,他也只是掀了一下眼皮,確認天色亮度,接著又再次放任自己的意識在黑暗中隨波逐流。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也許是一個小時,也許是兩個小時,莫浩然枕在腦杓下的手臂開始發麻,他擰著眉換了個姿勢,從側睡變成仰躺,但眼睛仍舊闔得緊緊的,沒有睜開的跡象。

這只是人類無意識中做出的行為而已。

又過了一會兒,莫浩然的臉頰上傳來細細的搔弄,有點癢,讓他的眉頭不由得皺得更緊了。

蟲子嗎?他抬手揮了揮,五根手指卻反倒被人一把握住。

誰!莫浩然一個激靈,立即睜開眼彈坐而起,空著的另一隻手反射性緊捏成拳就要揮出去。

然而寬厚的大手輕而易舉的攔截下他的攻擊,與此同時,一張掛著微笑的俊俏臉孔映入了眼底,莫浩然鬆卸下警戒,懶洋洋的又重新躺回水泥地。

「你睡得可真久。」

彷彿吟唱般的悅耳嗓音透出笑意。

「是要讓我像睡美人故事裡的王子一樣將你吻醒嗎?」

「我吻你媽啊。」

莫浩然惡寒,想要將自己的右手抽出來。

「那可不行,就算是我母親,我也會吃醋的。」

亞爾卡斯沒有鬆手,以著一個適中的力道圈握住莫浩然,掰開他的手掌,指腹輕輕摩挲著少年光滑的掌心。

莫浩然實在難以判斷亞爾卡斯是真的聽不懂他在罵髒話,抑或是在開他玩笑,這種感覺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讓他放棄糾正的念頭。

算了算了,就當作這個男人誤會他的句中意思吧。莫浩然側過身看向坐在身邊的亞爾卡斯,對方即使坐姿隨性慵懶,卻仍舊不失優雅。

或者說,優雅這兩個字簡直就像為英格蘭姆.亞爾卡斯量身打造一樣。

身為莎碧娜校長看重的教師之一,亞爾卡斯的教學方式在學生們之間頗獲好評;就算是一開始看他俊俏外表不順眼的男高中生們,在親眼目睹他輕而易舉就制服幾個挑釁的學生之後,也紛紛噤聲。

雖然外表削瘦、文質彬彬,看起來沒有任何殺傷力,但是亞爾卡斯卻是全國擊劍冠軍,同時也是擊劍隊的指導老師。

說是允文允武也不為過。

也正是因為太受女學生喜愛的緣故,亞爾卡斯在面對她們的時候總會眼帶笑意、語調柔和,看似親切溫柔,實則維持了一個不遠不近的距離。

並且堂而皇之的宣告他已經有了一個可愛的戀人。

當然,莫浩然完全不認同自己可以與可愛兩個字劃上等號。

這個男人的審美觀其實有問題吧?

是的,亞爾卡斯口中的戀人,正是讓眾多老師無奈又惋惜的莫浩然。

 


因為內心小黑狂奔的關係,再加上一個人跳下海很寂寞,所以就拉了夜風大跟我一起跳了
看封面就知道,我們非常遵從內心渴望,從一而終的貫徹騎什麼乘的主題
內容當然就是元帥對桃樂絲(莫浩然)這樣那樣
,需要消音的事
如果想要購買打工本的話,請務必看完這篇【突發本相關公告】
沒有看完公告、卻提問公告裡已經說明過事項的人,就該打屁股了

看完公告之後,再繼續往下拉


由於新刊是交由草莓伏特加負責,想要知道它的寄賣場次或是通販資訊,請點選下方的連結,或是直接追蹤草莓伏特加的粉絲團

↓↓
↓↓
通販資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